第九百一十章 再见白航 番外3 大结局

天蚕雪灵芝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满满六周岁的WwΔW.kgege.La

    一发出宴请宾客的消息。

    就有云城跟港城的宾客不请自来。

    而在满满周岁生日的时候,来过的那几个世交家,这次自然也是无一缺席。

    六岁的满满在穿上漂亮的浅粉色小裙子之后,便跟在母亲的身后,见过各位世伯跟夫人。

    臧灵儿跟邵雪一看见满满,就各个喜得想要过去一把将孩子抱在怀里面。

    只是邵雪碍于自己的孩子还在旁边牵着,不好冲着别人家的孩子下手抱。

    就眼睁睁的看着臧灵儿走过去,把满满从宋云萱的身边给拉过去,抱了起来。

    臧灵儿穿衣是一贯的典雅随行。

    这一次过来,选了一件丝绸旗袍。

    不过是改良之后的,浅浅的水绿色丝绸旗袍罩在臧灵儿的身上,让臧灵儿有种贵气横生的感觉。

    满满跟臧灵儿也是相熟的很,看见臧灵儿把她给一把抱了起来,就嘴巴甜甜的开口:“灵儿阿姨今天好漂亮。”

    “只有今天吗?”

    被这么可爱的孩子夸了,臧灵儿自然是喜在心里面的,不过,嘴上还是要再讨几句更夸她的话。

    小满满也是一个上道的,听见臧灵儿这样说。

    就笑着开口:“灵儿阿姨是个大美人,每天都好漂亮的。”

    “小满满这个会说话,阿姨就直接把礼物给你了。”

    说着,臧灵儿从手上摘下了一个手链,给小满满戴在细细的手腕上。

    因为孩子的手腕比较细,而臧灵儿所带的这个手链本来又是稍微大一点的,所以,给满满缠在手腕上面的时候,刚好缠了两圈。

    满满的手腕上面被戴上了一条手链,便举起手腕来好奇的看。

    而邵雪跟宋云萱看见臧灵儿送给满满礼物,也跟着看了过来。

    只见在满满的手腕上面,戴着一条铜钱手链。

    三枚铜钱被红线穿起来,每一个铜钱的颜色都不一样。

    有青铜色,有金色,还有黄铜色。

    但是这三没铜钱看起来,一看就是非常有年代感的东西。

    “这是什么?”邵雪问臧灵儿,“怎么我之前都没有见你带出来过?”

    “古董,之前不带出来是因为太贵重了,不过,今天满满六周岁的生日,我就把它带出来送人了。”

    臧灵儿既然把这条铜钱手链送给满满,自然这三枚铜钱不会是普通的铜钱。

    “这古董是有什么秘密吗?”

    “听说是有点秘密,不过,究竟是什么样的秘密,我还没有研究出来,所以,就给了你女儿,你女儿这么聪明,将来让她来研究就好了。”

    臧灵儿抱着满满,然后看她手腕上面的手链,问她:“满满喜欢吗?”

    “喜欢。”满满抱着臧灵儿的脖子,在臧灵儿的脸上亲了一下,“谢谢灵儿阿姨。”

    “乖。”

    臧灵儿抱着她,感觉就像是抱着自己的孩子一样开心。

    宋云萱不知道臧灵儿之前经历过什么,却很清楚,臧灵儿这辈子都不可能结婚生子。

    而自己的女儿,她如果喜欢。

    她也愿意让女儿跟她的关系更亲近一些。

    毕竟,臧灵儿帮过她很多。

    也是她为数不多的,可以交心的朋友之一。

    臧灵儿给满满送了礼物之后。

    邵雪身边一直乖巧看着的孩子,才看着陶陶,害羞的邀请:“我可以跟满满妹妹去玩吗?”

    听见邵雪的儿子这样说。

    臧灵儿便看向宋云萱。

    宋云萱微笑:“当然可以,她也是你的妹妹,司薄。”

    “那我带妹妹去玩的时候,会保护好妹妹的。”

    七岁的洛司薄有些高兴的冲满满伸出手。

    洛司薄是邵雪个人洛羲的儿子,从小也是洛家捧在手心里面照顾大的宝贝。

    加之邵雪跟宋云萱之间的交情。

    连带着这个孩子,也跟楚宋两家觉得非常亲切。

    而每次跟着母亲过来的时候,都少不了要给满满带些港城的好吃的跟好玩的东西过来。

    这一次,也不例外。

    满满被臧灵儿放在地上。

    洛司薄看着满满有些懵懂害羞的将手放在他的手上,就露出了一个温柔的笑容,牵住满满的手,往外面走:“猜猜我这次从港城给你带了什么东西来?”

    “是不是小发卡?”

    洛司薄给满满带礼物都是忽然灵机一动,想到满满的时候从外面买回来的东西。

    有时候是一直可爱的小玩偶。

    有时候是一个漂亮的小发卡。

    还有的时候,只是一个开爱的小玩意儿。

    或者是,一只漂亮的小猫咪,一件漂亮的小裙子。

    只不过,这些礼物虽然不是非常的贵重,在孩子的眼中却都是值得珍惜的。

    而且满满也觉得很喜欢。

    满满被洛司薄牵着往前面走。

    经过旁边的花坛的时候,繁花后面,忽然露出来一个少年。

    少年十三四岁的模样,身形修长。

    面容清隽贵气,身上是一件一尘不染的白色小西装。

    漂亮的眼瞳里面没有小孩子的纯真,相反的是一种过于早熟的从容跟狡黠。

    满满被洛司薄牵着小手往前走。

    好像察觉到身后有人在看她一样,疑惑的往后看了一眼。

    一下子就看见了花坛旁边走出来的那个少年。

    少年远远的看着她,在与她目光相交的时候,唇角露出来一个浅浅的笑意。

    自认为很友好。

    但是在满满看起来,却有点危险。

    她紧走了两步,跟紧了握着她小手的洛司薄。

    洛司薄也感觉到了满满的反常,便转过头,问她:“怎么了?”

    “看见一个好奇怪的人。”

    满满对着洛司薄说完,洛司薄就朝着满满所看的那个方向看过去。

    花坛旁边有宾客来往。

    而满满却发现,刚才那个在花坛边上出现的陌生少年却像是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瞬间就消失了。

    洛司薄跟满满一块儿停下脚步往后看。

    身后,忽然有个少年人的声音响起:“满满?”

    满满听见这个声音,瞬间就眼睛一亮:“奕哥哥。”

    顾奕这几年也是身高猛蹿,如今十三四岁,便已经是一米七左右的个头。

    满满扑过去,他轻轻松松便把满满给抱了起来,宠溺异常。

    洛司薄看见满满被顾奕抱起来,也冲着这个面容英俊秀美的少年乖巧的喊了一声:“顾奕哥哥。”

    “嗯,来这边吧,梅七想你们了。”

    顾奕抱着满满往喷泉旁边走。

    洛司薄跟在他的身后。

    三个人从花坛旁边的少年眼前离开,让少年忍不住眯了眯眼睛。

    已经严重发福的白晓看见儿子在花坛边站着,就皱眉:“白航,看什么呢?”

    “没什么。”

    白航嘴角勾起,面容更显得邪气了几分。

    “没什么就过来,我带你见见楚太太。”

    “好。”

    他微笑着收回视线。

    随着父亲离开。

    反正,以后还会跟这个千金小姐见面的。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