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二章:抱歉,有后台就是可以为所欲为的 二

倦鸟归0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蓝银皇在地底缓缓生长。

    在禁止使用魂力和魂技的杀戮之都里,蓝银皇的生长速度自然不如外界那么快。但它毕竟是品阶顶尖的武魂,还可以自行吸收杀戮之都的杀伐气息壮大自己。

    没过多久,蓝银皇的体型就开始飞速膨胀。在无声无息之间,就以唐银为中心,扩散并占据了方圆数百米的土地。

    甚至一些地质较为薄弱的地带都轻轻隆起,地表裂开,露出不少血色嫩芽的同时,蓝银皇的主干依然潜伏在地下,只待唐银一声令下,随时就可以破土而出。

    要知道,唐银的蓝银皇武魂经过了多次变异,拥有极致锋锐嗜血这样极少出现在植物类武魂身上的特性。

    虽然看起来就像普通的植物类武魂一样,坚韧但不坚硬,柔软又极易被斩断。

    但蓝银皇要是真的硬起来,简直比刀枪还要狞厉。

    在杀戮之都里,这些杀戮者的感知都受到了严重的限制,哪怕有少数人察觉到了地底的异状,也来不及做出反应。更不会有人想到,这样的场面会是这个如同“瓮中之鳖”一般的小孩子搞的鬼。

    这些人猝不及防之下,这么多根坚逾钢铁,狞胜刀枪的蓝银皇突然从地下突然冲出。

    那画面多美,简直难以想象。

    “不行,不能这样。”

    唐银的手微微颤抖,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放弃这势在必得的一击。

    杀戮之都禁止魂力和魂技,他想要控制此刻在地下疯狂扩张的蓝银皇武魂,只能凭借精神力。

    精神力控制的优点在于随心所欲,能如臂使指的操纵武魂,做出一些单凭魂力无法做到的事情。但缺点是极容易受到冲击和感受到一些武魂感受到的画面。

    别的还好,万一有一根蓝银皇从地下窜出的位置不对,唐银又恰好感受到了这种画面。

    那他怕是要恶心的三五天吃不下饭了。

    “唐银少爷。。。”

    黑纱少女发完了求援信息,就一直警惕的关注着唐银的动向。

    一方面是担心杀戮者趁机偷袭,自己失职受到责罚。

    另一方面也未尝没有关心唐银,担心他的安全的意思。

    毕竟她从没记事的时候就作为奴隶被家人卖到杀戮之都,经过重重选拔后被悉心培养成指引者。

    在过去十六年的生涯里,她见过的人要么是身份远高于她,只能远远参拜的杀戮之都大人物,要么是各种沉溺于杀戮无法自拔,人生已经接近毁灭的杀戮者。

    甚至连同龄的指引者都很少见。

    那就更别提唐银这样身份高贵,背景雄厚,模样好看,而且还没沾染杀戮之都戾气的单纯孩子了。

    看着唐银手掌颤抖,却又竭力忍耐,不想让自己为他担心的样子,黑纱少女没由头的心中一痛,暗自感叹到底是谁家的父母这么狠心,为了历练子女,居然把这么小这么单纯的孩子丢到杀戮之都这样的地方里。

    同时,她心中对于血枭和周围这些杀戮者的愤怒又多了一重,全然不知就在唐银的一念之间,这群杀戮者就逃得了一条性命。

    “指引者大人。”

    血枭再度上前一步,皮笑肉不笑的开口道。

    “您总不至于要在这小子身上,耗费十二个时辰吧。正好这小子刚刚闹出了不小的动静,您就做个主,给我个面子,判定他主动挑衅,直接把事情给了结了多好。”

    血枭的一袭黑袍虽然看起来干净,但却充斥着一股杀戮之都常见的血腥味。

    作为在杀戮之都生活了十几年的人,黑纱少女本来是闻惯了这种味道的,但唐银就在身边,她竟没由头的有些排斥。

    见血枭一副吃定了唐银的模样,黑纱少女更是恼怒,正准备开口呵斥。

    恰在此时,地面的震动声愈加剧烈,可却不是来自地下,而是来自远方。

    转眼之间,在所有杀戮者惊恐无比,如同见了鬼一般的目光注视下,一队浑身披着黑甲,气势凌冽森然的铁骑便从远处奔袭过来。

    烟尘滚滚,大地隆隆,甚至有好几位来不及闪避的杀戮者直接被骑兵给一鞭抽飞,在地上翻滚了好几圈后都不敢反抗,只能痛苦地躺在地上呻吟。

    “吁!”

    这些战马明显有魂兽血统,奔袭的速度极快,上一秒仿佛还在远处,转眼之间就到了众人面前。

    为首的那位骑在高大战马上的黑甲骑士,意气风发的挥舞了一下长枪,长吁一口,便勒紧了缰绳,挟裹着滚滚烟尘停在了众人面前。

    与此同时,那位骑士的冷哼声也随之响起。

    “给你个面子?血枭,我怎么不知道你有这么大的面子呢?”

    骑士这话一出,那原本还信心满满,仿佛掌控了局势的血枭就脸色一变,身形一个颤抖,明显变得有些惊惶。

    如果论实力的话,他实际上跟这位恐怖骑士厄加特差不多,甚至如果是在外界,他还比厄加特要强上一线。

    可问题是,这里是杀戮之都啊。

    先不说不能使用魂技的自己,打不打得过能使用魂技的恐怖骑士。

    就算打得过,对方可是杀戮之都的执法者,

    他怎么可能敢招惹啊!

    这可是杀戮之都,执法者代表的是杀戮之主大人。

    这谁顶的住啊!

    众所周知,每个人物出场或者使用技能的时候,周围都会多出一群如同捧哏一般的解说。

    果不其然,为首的那位黑甲骑士刚一出现。

    那群前脚还在帮血枭捧哏的杀戮者,转眼之间就改换了山头,倒吸一口凉气,开始惊呼并议论了起来。

    “不好,是恐怖骑士,终止交易!”

    “是厄加特大人,快跑快跑!”

    “厄加特?”

    唐银先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搞得一愣,随后看到那位为首的那位正“威严满满”的出现在众人面前的骑士时,顿时就乐了。。

    还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不是冤家不聚头。

    这货不就是在杀戮之都试炼的时候,被自己用蓝银草捆地上,爬都爬不起来的那个二货骑士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