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金龙的力量

九月阳光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金光,云彩,雷正阳就像是浮在半空中,身体根本就借不到力,随着那股狂风,倒有点像是风雨交加的海面,比浮萍更不如。

    但是他已经习惯了,看着那云烟中看不清楚身形的某人,不,不应该叫某人,应该叫某物,因为它自我介绍是神龙分身,掌控着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龙的力量,也就是老人所说的关于金龙开发的主宰,在这里,一切由它说了算。

    或者说他才是决定开发程度多少的主人,这个程序,这个独特世界的主人。

    “看样子,你过得不错。”把他扯到这半空中,如风筝般的飘来飘去,连呼吸都有些困难,到现在,雷正阳却习惯了,嘴里甚至还哼着小曲:“飘啊,飘啊,飘到美女堆里享艳福啊------”

    那主人的声音响起,把惬意的雷正阳惊过神来,雷正阳大叫道:“喂,大哥,你有完没完,是不是该放我下去了,这不上不下的吊着,我其实很不好受的。”

    主人的声音带着喋喋的音质,似乎是兴奋,也似乎是疯狂。

    “不好受,不好受的还在后面呢?”

    雷正阳也算是经历风霜的人,被老头子折磨了一年,他的忍耐力,坚持力绝对是一等一的,但没有想到,这个所谓的主人,竟然用炉来烤他,用水来煮他。

    他哪里是人,分明就是拨了毛的鸡。

    空中浮云一下子不见了,他身形突然的下跌,正好落在一个熊熊的火炉里,一声惊叫:“啊!”便晕了过去,人在临死前,都不敢睁开眼睛面对现实,只能用昏迷来逃避这份承受不住的惊吓。

    但可惜,他的昏迷也没有作用,很快的雷正阳又醒了。

    身体处在一个没有火,但是温度奇高的地方,他心里想,这家伙应该不是想烧我,而是想烤我。

    “老家伙,本公子与你没完。”雷正阳左窜右跳的逃避着飞贱的火花,一刻也不得停留,稍稍一慢,那火花就是迎面扑到,不小心被烧了一次,那滋味,还真是他娘的不太好受。

    “嘿嘿嘿------如果不想被烤熟,成为我的食物,就跳起来吧,跳跳更健康!”那声音又响起,但是回应他的不是雷正阳的吼骂,而是他竖起的一个中指,骂人太费力了,这会儿,还是保持体力比较重要,多跑一步,就多活一秒,活命比较重要。

    头涨了,他在跑,腿酸了,他也在跑,全身都软了,他还在跑。

    绕着这个炉底,他几乎不得一刻的停留。

    衣服都没了,连最后一条小短裤也被气化,烧成了灰烬,他堂堂京城雷家三少,竟然也落得如此的下场,在这里裸奔。

    以前,可是让女人裸奔让他欣赏的,可真是此一时彼一时了。

    也不知道跑了跳了多久,反正意识开始迷糊了,雷正阳也想着干脆躺下来睡一觉,死了算了,不是说一死百了么,死其实也不是特别可怕的。

    但每当这个时候,那个让人很是讨厌的声音总会想起。

    有时会说:“咦,还没有烤熟,我肚子饿了。“

    有时会说:“人类,你胯下那玩意是干啥的,交配用的么,怎么这么小,比我指头还小呢?要不要先切了当点心?”

    有时还会说:“嗯,差不多了,估计明天就可以吃到香喷喷的人肉了?”

    当这个家伙说话,雷正阳回应它的只是竖起来的中指,然后用更有力的跑与跳来鄙视它的话语,因为他不是不想骂人,只是没有骂人的力气了。

    曰复一曰,年复一年,雷正阳也不知道他究竟跑了多久,只知道自己已经流尽了最后一滴汗水,迷糊的失去了所有的感觉,也许这会儿正躺在盘里,被这个家伙当午餐吧,他临昏迷的时候,还如此的想。

    他醒了,很高兴的是他没有死,但悲哀的他在水里,几条鲨鱼正在向他打招呼,似乎在说:“我们已经饿了很久,让我吃了吧!”

    “x你妈的。”雷正阳只是在心里狠狠的吼了这么一句,立刻转身就跑,连吃奶的力气都使出来了,如果那个家伙在它的眼前,他一定打爆它的脑袋,但现在,他需要先保住自己的脑袋。

    就这样,从地狱训练营的狼窝出来,又进了虎穴,不断变幻着场景,对他进行着非人的虐待。

    雷正阳从初始的骂,到最后懒得再说话,连骂人的兴趣也没有了,看着兴奋朝他游来的鲨鱼,他裂着嘴笑了,笑得有几分残忍,就如那躲在云雾后的家伙所讲,害怕是人类最恐惧的心魔,只要打破恐惧,其实世上是没有什么不可以征服的。

    眼前的鲨鱼就是。

    上次一见到鲨鱼就跑,但是这一次,一看到鲨鱼就想到吃,雷正阳想到:我已经很久没有吃过鱼刺了,你来了正好,美味送上门来了。

    你的牙齿很锋利,老子打断它,你的尾巴很有力,老子刺伤它,你的嘴很大,老子把它缝起来。

    这一天,他煮了一大锅很鲜美的鱼刺,躺在阳光温暖的沙滩上,看着海水里哀嚎的鲨鱼,却是在享受着难得的幸福生活。

    一种从来没有听到过的叹息声却突然的响起,那个朦胧的身影似乎又说话了:“人类,你该离开了,我不得不说一句,你得到了我的认可,现在,我就给你需要的力量。”

    一道金光,比太阳光更盛,如满天的彩虹一般,纷扬而下,然后在雷正阳的身体四周,形成了环绕的花环,慢慢的,这些金光都被融入了他的身体中,消失不见了,一种暖暖的气息,慢慢的开始在身体各处游动,那种感觉,真是太爽快了。

    “你拥有强者的体质,但临别前,我还是想送你一句,真正的强者来自人的内心,而不是从外界获得的力量,年青人,我祝福你。”

    雷正阳真是有些不太习惯,那个嗫了半天,也没有说出半个字来,一直以来,他都习惯骂这个家伙了,没有想到这会儿竟然变温柔了,突然之间让他觉得有些不太好意思。

    下一刻,他的身体,他的灵魂,他的意识,就像是突然间被磁铁吸附了一般,化成一阵风,消失不见了。

    耳边传来了惊讶的声音:“他醒了,快,将军,001醒了。”

    雷正阳觉得很亲切,因为那是二号教官的声音,很快的,耳边传来了轮椅的声音,睁开眼睛一看,老人与二号教官就在他的面前。

    老人也是一脸的激动,眼角似乎溢出了湿润的雾气。

    “你醒了,我还以为我们会灰飞烟灭的,看你的样子,一定得到了很多,时间正好,你还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准备,我送你离开这里。”见雷正阳醒来,老人就已经知道,他所计划的一切,都成功了,只要时间机开启,把眼前的人送离,他的人生就会彻底的随之改变。

    “你要离开,你真的要离开么,能不能不要走,在这个时空,你依然会过得很开心的。”一听到老人的话,二号教官有些失态的握住了雷正阳的手。

    老人没有说话,只是看了这两人一眼,转身离开了。

    二号教官只知道001来自不同的时空,是地狱训练营的训练人体,但她绝对不会想到,雷正阳与她口中的将军,是一个人,只不过他们之间相距了四十年。

    “教官,对不起,我不属于这里,我必须回到属于我的世界。”这就是雷正阳的回答。

    泪终于落下,二号教官轻轻的点头,然后玉手拭去了脸颊的泪痕,回头轻轻一笑,万种风情妩媚生香,说道:“我知道,这就是命运对么,我答应过你的,临别前,我把这个当礼物送给你。”

    雷正阳伸出手,但没有拦住她,一身紧凑的军服被脱下,一件又一件,**的身体,呈现在雷正阳的面前,配着她伤透的脸,那湿润的眼,雷正阳没有痛苦,只有深深的遗撼。

    他知道,二号教官说的没有错,这就是命运。

    他们注定要分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