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大结局 下 9

天下归元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行到紫藤花架下。

    不知何时,那里站了小小的一团,黑色礼服缀满红色南珠,乌溜溜眼珠子比珍珠还大还亮。

    它庄重而滑稽地站在司仪的位置,高高捧起一对指环。

    样式简单而高贵的指环,各自镂上彼此的名字——昭诩,扶摇。

    当年刻于树叶耳环上的名字,今日终于在彼此与心最近的地方,凝定成永恒。

    孟扶摇含笑捧起元宝大人,那只相伴他们走过一路艰难的宝贝宠儿,难得那么严肃慎重,将自己的爱交给了她。

    指环躺在她洁白掌心,熠熠金光。

    互相为彼此戴起,彼此的呼吸近在耳侧,都觉得对方的手指那般柔软,气息那般美好,无声里密密交缠,千丝万缕,不愿挣脱。

    我愿一生抛弃一切为你禁锢,于你的心上。

    他执了她的手,千言万语只化为默默凝视,忽然含笑靠了她额头,轻轻一吻。

    如春雨拂过娇嫩如锦缎的花瓣,十二万分珍重,十二万分欣喜。

    安意润哗的落下泪来。

    她没有见过这样的婚礼,世间一切规矩礼法皇族礼仪,在此地尽抛却干净,唯因如此,这是世间最好的婚礼,真切、美好,晶莹璀璨如梦境,符合世间女子所有不敢触及的梦想。

    之前,之后,永不能有人能有此幸福。

    她如此快乐,为自己的不曾错过,却也如此寂寞,为自己的永不能拥有,她仰起泪眼模糊的脸,看见那对人儿深情携手,放开了伊藤拱门上的孔明灯,粉色的小灯曳着锦囊悠悠飞起,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跟随。

    那灯飘到高处,锦囊突然落下,皇后亲手写下的愿望,落入所有相伴她一路走过的知己手中。

    宗越执了那小小深红锦囊,久久没有打开。

    安意润没有去探问,那是属于她的帝君的心意和秘密,她不能去惊扰。

    不过她想,她知道写了什么。

    “愿花常开,人长在,一生知己,永不相负。”

    ※※※

    回程的路春光依旧,正如洛水永远流淌不休。

    宗越闭目坐在车里,比来时更沉默。

    轩辕一行在无极盘桓了半个月,然后决然拒绝无极帝后的再三挽留,启程回国。安意润知道,这是帝君害怕自己身体不支露出破绽——皇后太精明太热情了。

    出了城门,礼部官员送出百里外回转,宗越立即命安意润帮他洗掉那些胭脂。

    安意润亲自动手,去溪边取了极干净的溪水,卸去那些胭脂,看着清逸男子苍白的容颜在自己指下一点点显现,她手指抖了抖。

    在宗越睁开疑惑的眼光之前,她掩饰地掉头,哑声道:“今早胭脂有些不舒服,臣妾想去溪边洗洗。”

    宗越垂了目,应了,她觉得他那遥远而浮凉的目光,再次掠过了她面容之后的影子。

    她端了盆出去,在溪边蹲下,木木对着溪水。

    四面起了暮霭,烟光溟溟,溪水中景物有种动荡的摇晃,她突然想起无极皇后那张明艳的,隐约间令她觉得有些熟悉的脸。

    怔然良久,她缓缓掬水,清凉的水洗去眉石,胭脂,香粉,口脂……还原一张素净本真的脸。

    那容颜明丽,秀眉飞扬流逸,眉宇间有几分开阔之气,正是那点开阔之气,恍似一人。

    进宫后诸般种种,如孤帆远影自碧空直流而下,渐渐清晰。

    她短促地啊了一声。

    她回望中州皇宫方向,终于,怔怔流下泪来。

    END

    最新全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