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淫毒入体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要害,男人绝对的要害。

    张霈苦思着古往今来中华高手如过江之鲤,可是能够躲过这招的却寥寥无几。除了太监以外,可能就只有大清王朝,有满洲第一勇士之称的熬拜了,面对这样的攻击也只有练过“缩阳入腹”神功的熬少保能够抵抗得了。

    男人最脆弱的地方突逢大难,张霈体内原本已经平复的古怪力量再次洪水掘堤般以不可抵挡抗衡之势猛然爆发,强大的气劲在张霈脆弱的身体筋脉里左冲右突,而下身传来的剧烈疼痛更是几乎使他痛晕过去。

    这蛇难道上辈子和自己有什么深仇大狠,竟然使出如此狠毒的一招,难怪白素贞将许仙吃的死死的,对着小青这块嘴边的肥肉直咽口水却不敢下手,敢情白素贞还留了着一手。

    真是天妒英才,没想到张霈初来异“地”,还没有将众多美女收服在胯下,就要壮志未筹身先死。

    张霈的强大意志力使人不得不佩服,在如此情况下他居然还能胡思乱想,也难怪他在大学里被人戏称为蟑螂,生命力果然不是一般的旺盛,简直是旺盛之极。

    也正是因为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分散了他的思绪和注意力,张霈才没有在如此剧烈痛楚的折磨下昏迷过去,如果他真的不支陷入昏迷状态,那么结局将是永远也不会醒过来。

    楚素秋被发生在眼前的诡异一幕彻底震住了,她灵动的双眸流露出呆滞无措,惹人怜爱的软弱目光。

    在这样的惊变之下,楚素秋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做才能将张霈救离蛇口,而且那蛇咬住的地方又是如此羞人。

    就算是多看一眼,楚素秋都觉得脸红心跳,更不用指望她救人了。

    楚素秋瞥眼见鼓胀欲爆的蛇口,不禁倒抽了凉气。

    作为过来人的楚素秋还是首次见到如此“壮观”的画面,那被白蛇咬住的地方,足以令所有看见它的女人心颤不已。

    而张霈也是一筹莫展,面对自己下半生身幸性福的源泉,他同样没有壮士断腕的勇气,他可不想作东方不败。

    “开玩笑,老子又不想练葵花宝典,我还指望着将江湖上所有的美女全部娶进我张家的门,就算是痛死,老子也不会选择自宫的。”这是张霈脑中唯一的念头。

    好在蛇类除了毒牙以外并没有撕扯猎物身体的其他利齿,它们只能将猎物整个吞进肚里,再慢慢消化。不然张霈的命运可就真是惨无可惨了。

    白蛇由于被张霈吸食了大量的血液,身体早已经是强弩之末,灵性十足的白蛇知道自己的生命力正在不住流失,即使没有死也会退化成一条普通的蛇,再说它也明白贪婪的人类的是不会放过它的,所以在临死前它不顾一切的反扑也异常凌厉。

    张霈感到自己的身体如同正在岩浆里泡澡,全身滚烫,在他体内奔流的气劲为了抵抗白蛇霸道的毒性,被迫归于小腹处,被压缩凝聚形成一个了不断旋转的旋涡。

    其实在张霈因为触电而来到这个时代的时候,他的身体里已经储存了大量的“电”,这些电能保护着他的身体在穿越时空隧道时没有被巨大的空间乱流撕碎,而且还不断潜移默化的改造着他的身体,只是这一切张霈并不知情。

    直到现在事情直转急下,发生一百八十度的转变,在白蛇的突然袭击下,张霈开始有意识的运转身上的力量,抵抗蛇毒。

    白蛇的毒性猛烈,除了同为洪荒异种的其他物种以外,没有任何生物能够抵抗它猛烈的毒性,即使是内功深厚的高手,同样敌不可这种瞬间麻痹神经,破坏大脑和心脏代谢功能的剧毒。不过张霈却是个异类,他身上虽然没有丝毫内力,但是却拥有比内力更加强大霸道的异种能量电能。

    现在的张霈想象不到的是,当他身上这种全新的力量成长壮大以后,他将成为无人可敌的超级高手,彻底颠覆整个江湖,同时张霈的名字将在江湖成为一段武林神话。

    体内气旋越转越快,最后竟然溢射出丝丝爆炽的蓝色电茫,一股强大到无可抵御的吸力如同黑洞一般,将白蛇体内的血肉精华尽数抽离。

    那条死死咬住张霈下体的莹白异蛇,色泽正逐渐暗淡下去,一股赤灼的洪流疯狂的从它身体涌出,顺着张霈肿胀的分身传往他的体内。

    一条洪荒淫蛇,吸收天地精华,历经千辛万苦修成内丹,眼看就要突破最后一步,却被福缘深厚的张霈照单全收了,不过它一身毒性淫性同样不可避免的流入张霈体内。

    楚素秋看着张霈身体不住抖动,白蛇的脑袋渐渐被挑了起来,悬在半空中。

    这一幕看的楚素秋俏面赤红,心底涌起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奇异感觉。

    滚烫的洪流在身体里奔涌不息,张霈的神智渐渐到了崩溃的边缘,他终于支撑不住昏了过去。

    “弟弟,你怎么样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张霈终于悠悠的转醒过来,耳边立刻传来楚素秋关切的声音。

    此时山洞外面仍然传来暴雨狂风肆虐的声响,张霈昏迷的时间看来并不长。

    楚素秋的弟弟没事,不过张霈的弟弟却很有事。

    “恩。”张霈的脑袋似乎还没有完全清醒,只是轻声低吟一声算是回答。

    在眼前这种尴尬的情况下,楚素秋心中有种难言的羞腩感觉,可是张霈是为了救她才会被白蛇咬的,所有她忍住羞涩,将他扶到用草穗堆积平铺而成的简易软榻上面。

    虽然楚素秋此时已经将她自己的衣物穿戴整齐,可是张霈闻着她身上的传来的醉人体香,仍然感觉全身一振,精神也好了许多。

    不过邪念刚起,下体便立刻涌来一股巨痛。

    身体躺好之后,张霈呆呆的看着那条虽然已经失去生命气息,却仍然咬住他下体不肯松口的白蛇,一时间陷入了两难的地步。

    这条淫蛇全身都是宝贝,毒牙蕴藏着世间少有的奇毒,更何况它身上的淫性,那可是世间最厉害的春药,什么阴阳合欢散,贞女荡,烈女春等媚药在它面前简直不值一提。

    张霈没有任何内功底子,可是却一口气吸光了白蛇强横的丹元内气,如果不是他的身体被电能改造过,他脆弱的身体构造根本没有办法对抗这霸炽气劲的冲击,只会落得筋脉爆裂而亡的下场。

    而且白蛇身上那股淫性也随着血肉精华被张霈整个吸收,虽然不需要男女阴阳调合,共傅巫山,但也必须将旺盛的阳气及时排出体外,否则后果同样是欲火焚身而亡。

    但是摆在眼前的事实却是,那条白蛇死死咬住张霈的要害,让他根本没有办法宣泄自己的**。

    白蛇坚韧的身体,刀剑难伤,再说山洞里也没有利器。

    张霈的身体因为全身欲念得不到发泄,全身的皮肤被染成了红色,仿佛一只熟透了的鲜娇白煮虾。

    在他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一个个记忆深刻的女人,从高中纯纯的暗恋对象,大学交往的女朋友,美艳的电台主持人,性感的电影明星

    最后所有人的模样重叠起来,变成楚素秋的样子,不久前山洞里香艳的一幕在张霈脑海中挥之不去。

    楚素秋身体向后微仰,双手支撑着自己身体,高耸的胸脯高高挺起,纤细的腰身盈盈一握,仿佛稍一用力就要折断,修长白皙的**有着惊人的弹性

    越是想到这些,张霈的下体越是肿胀的难受,可是那蛇头却限制了他进一步的动作,只能任由熊熊欲火在身体内腾烧。

    张霈双目赤红,他突然忆起自己的手指曾经刺穿过白蛇坚硬的鳞片,于是他开始试着使用身体里蕴藏的惊人力量。

    体内的气旋疯狂的旋转起来,张霈终于第一次尝试使用自己身体里的力量。

    “啊”猛然一声爆吼,心神意念所到之处,一层淡淡的异彩流光迅速向着手掌汇集,手掌边缘处居然生出一寸长的刀茫。

    手起刀落,只见空中一道寒茫闪过,白蛇立刻尸首分家。

    张霈的要害在淫毒的刺激下,受伤变形得很严重,所以他挥掌的时候,刻意留出了大概一尺的长度,他可不想自己的宝贝也被削短一截。

    直到此时,张霈才劲灌双手,十指再次深深刺入白蛇头部,把紧咬住下体的蛇头拔掉。

    在被袭的要害部位,映入张霈和楚素秋眼帘的是无比骇人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