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美人小解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张霈听说自己多了这么一个诨号的时候,第一反应是不置可否的微笑,接着是放声大笑,最后是纵声狂笑。

    邪少够酷,够劲也够霸道。

    张霈已经开始幻想自己以后行走江湖报腕时那激动人心的场面了,正当张霈胡思乱想之际,身旁突然响起一声轻吟。

    那名昏迷的少女已经苏醒过来了,其实她只是受惊过度,所以才会昏厥过去,本身并没无大碍,休息一阵也就没事了。

    少女茫然地睁开意朦胧的双眸,长长的睫毛飞快地眨动,适应了房间完,赵大夫留下张霈和韩宁芷二人,独自离开了。

    “我叫张霈,你以后就叫我张大哥好了。”张霈端起药碗,脸上露出善意的微笑:“来,你把这些药喝下去,喝了药再好好睡一觉。”

    韩宁芷愣愣地看着清冷俊俏,浑身散发着慑人魅力的张霈,不禁生出依赖之感,轻轻的点了点头。

    张霈在韩宁芷最需要人救助的时候,适时出现救了她,而韩宁芷这个年纪的小女孩最爱做梦,总是幻想意中人会在自己最危险的时候出现在身边,保护自己,于是对模样俊朗的张霈生出好感是很正常的事情。

    端着药碗,没有任何男女之防观念的张霈大咧咧地坐在韩宁芷床边,柔声说道:“让我喂你。”

    “恩”韩宁芷俏脸羞红,垂下臻首,模样可爱之极。

    张霈将药放在自己方才坐的椅子上,轻轻把韩宁芷的身体扶起来让她依在自己怀中,同时左手揽着她娇俏的香肩,右手正要伸手取药时,韩宁芷却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呼。

    难道是自己弄痛她了,张霈奇道:“怎么了”

    韩宁芷声音发颤道:“我我的衣服呢”

    当韩宁芷被张霈扶着坐起身后,锦被顺着身子玲珑的曲线滑落,她看向自己身上,发现她穿着一件单薄之极蓝色丝绸外衫,而且敏感的身体告诉她,除了外衫以外她什么也没有穿,柔软纤薄的丝织物下面就是她娇嫩柔滑的****,芳心顿时娇羞不已。

    “你原来的衣裳已经全被撕碎了。”张霈此时才恍然大悟,立刻换上一脸愧色,低声道:“这里也没有女孩子的衣裙,你身上穿的是我的外衣。”

    韩宁芷粉脸涨红,低声问道:“那那我的你是不是什么都看见了”

    “事急从权,不过我是闭着眼睛的,什么都没有看见。”张霈面色肃然道:“冒犯之处,还望姑娘不要见责。”

    至于张霈是不是真的闭着眼睛的,这就只有老天才知道了。

    韩宁芷羞红的俏脸几乎要埋进自己娇巧的胸脯了,这种事情一个女子又怎好一再追问,她声音娇滴滴地说道:“张大哥是我救命恩人,我怎么会怪你呢你以后就叫我宁儿或是宁芷好了,我家里人都这样唤我的。”

    我现在可不是你家里人,张霈暗忖小妮子春心动了,也许韩宁芷并非自己想象中那样什么都不懂。

    “有话待会儿再说,你先把药吃了。”张霈搂紧韩宁芷香肩,把药碗送到唇边,轻声细语道:“宁儿,小心烫。”

    韩宁芷的唇刚挨着碗边沿,立刻将臻首转向一边,皱眉道:“这药好苦。”

    张霈微笑道:“良药苦口,乖乖听大哥话,把药喝了,这对你的身体有好处。”

    韩宁芷看了张霈一眼,终于张开樱唇,仰头将碗中的汤药一饮而尽,药虽然是苦的,但是韩宁芷心中却仿佛吃了蜜糖般香甜。

    张霈扶着韩宁芷躺好,柔声道:“你好好休息,等到了海岛我再叫你。”

    “你不要走,不要留下我一个人。”看见张霈转身就欲离去,韩宁芷忍不住张口娇呼,声音虽然又快又急,不过却清丽冰脆,悦耳怡人。

    张霈回过身,看着韩宁芷,她娇不胜羞的轻启芳唇,软言细语道:“我怕,你能不能等我睡着了再走”

    “你安心休息吧,我就在这里,哪里都不去。”张霈重新走回韩宁芷身边,伸手为了整了整盖在身上的锦被,微笑点头。

    想到刚才躺在张霈怀中喝药的情形,韩宁芷体心中生起了幼时在父母怀中那种安全的感觉,见他答应留下来,不禁芳心惬喜。

    暴风雨来的竟然比想象中还要猛烈,不过身在船舱中的张霈和韩宁芷却没有任何感觉,“水蛟”号不愧是巨舟战舰,非一般货船可比。

    张霈坐下来没有多久,身旁便传来韩宁芷难耐的呻吟。

    侧头一看,张霈发现韩宁芷俏脸透着红晕,在床上翻来覆去,双腿似乎要夹紧,不过却又没有力气。

    发现异状的张霈急道:“宁儿,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你忍一下,我去叫大夫。”

    看着韩宁芷娇柔的香躯瑟瑟颤抖,伸手一拭,额头竟然满是香汗,张霈转身欲寻赵大夫为她诊治。

    韩宁芷自被倭人劫持以后就没有入厕了,但是刚才服药睡下后,尿意却一股脑的涌了出来,甚至出了一身冷汗。

    听见张霈竟然要去叫大夫,韩宁芷急声道:“不要。”

    回过身来,张霈疑惑道:“那你”

    “我我想我想小解。”经过激烈的思想斗争,韩宁芷终于还是屈服了,因为她实在忍不住了,下身膨胀的感觉几乎使她快要失去理智了。

    服了安神的汤药之后,韩宁芷现在全身酸软无力,连站都站不稳,这还如何能够

    张霈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他可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情况。

    “啊不行了要要来了怎么办呜”韩宁芷语带哭腔,不过她的话也真够暧昧的。

    张霈咬牙道:“我我我抱你”

    “抱我”韩宁芷一愣之下,立刻点头,下身憋得实在难受,几乎就要忍不住了。

    张霈揭开锦被,伸手把韩宁芷拦腰抱在怀中。

    韩宁芷软软的在张霈怀中,娇声道:“快我忍不住了不行了”

    我的姑奶奶,你还要不要人活了这话若是让旁人听进了,张霈估计是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

    古人虽然倡导三妻四妾,可对于那些贪恋幼娈的人却不齿其行,好在船舱的隔音性能很好,韩宁埴的话没有其他人听见。

    张霈抱着韩宁芷,走到便盆前,接着用双肩顶住她,让她的后背能够在自己胸膛上,两手分别托住她的大腿,轻轻向外分开。

    韩宁芷大腿被分开的瞬间,一蓬淅沥的玉液喷射而出,释放的舒爽感觉使她忍不住轻轻地呻吟出声。

    想到自己被摆成这样羞人的姿势,还发出那样的声音,韩宁芷简直羞涩欲绝,她伸手捂住了脸。

    韩宁芷的娇躯软弱无力地在张霈的怀里,淡黄色的液体激射在木盆中,发出清晰的声响,韩宁芷粉红的俏再次涌起一片红潮,连耳根玉颈都红透了。

    “滴答滴答”地响声仿佛珠落玉盘,羞臊的韩宁芷越是希望这羞人事情赶快结束,可是却越是停不下来,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一直过了许久,韩宁芷终于低吟一声,下身喷泉般涌出的玉液渐渐减少,停止了。

    张霈把韩宁芷重新抱到床榻之上,小心翼翼的为她盖上锦被,一时间两人都没有说话,空气中充满了暧昧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