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宽衣解带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萧影惊耸**急剧起伏,眼中寒茫一闪,轻声笑道:“妾身蒲柳之姿,公子说笑了。”

    “你的意思是说你长的并不好看”张霈低头想了一阵,然后认真道:“也有道理,我这人只爱美女,若你长的真不好看,那我可不敢保证什么时候将九阴真经教给你了。”

    张霈直言不讳,表明自己只爱美女的立场,但是被他这么主动一说,萧影反而没有话说了。

    没有说话,风姿绰约的萧影向着张霈一步步走去,修长**交替之间带出诱人的浪涛,高耸酥乳随着莲步微颤颤的晃动,圆硕香臀缓摆,散发着异样的诱惑。

    步伐醉人,臻首嘴微颔,萧影不时望向张霈的美眸透着熠熠闪烁的光华。

    张霈已经没了刚才要走的势子,他定定的站在原地,望着身体丰腴有致,娇躯浮凸的萧影慢慢走向自己,眼中一点也不掩饰自己对她兴趣,那种男人对女人**裸的兴趣。

    此时太阳已被浮云掩住,在这修罗地狱般的院落中,如此美人,却更显妖冶艳丽。

    萧影走到张霈身前,樱唇微分,香气四溢,道:“吾公子真要看妾身的样子”

    不知为何,张霈在近处听那萧影说话,声音却仿佛来自很遥远的天外,飘飘渺渺,娇柔冰脆,字正腔圆,妩媚间给人春意绵绵之感。

    张霈暗忖自己对美女还真是一点抵抗力都没有,怎么脑袋晕呼呼的

    “如果你说的真话,你的确张的破坏社会的安定繁荣,那我就不看了。不如这样,你既然是花营总管,顾名思义,你旗下一定有许多“花”,你回去随便为我找十来个美女。”张霈脸上带着坏坏的微笑,继续道:“等她们把我伺候好了,在我享受够了以后,你自然能得到你想要的东西。”

    萧影微微一愣,从来没有人向张霈这样和自己说话,他实在被张霈的反复无常搞的有些不知所措了。

    陈长老站在一旁,浑身不能抑制的轻轻颤抖起来,他被张霈的话哽的说不出话来,暴喝一声,双手五指微分,院落之中阴风阵阵,温度骤降。

    脸上异色一闪而逝,萧影微微一笑,眼神再次恢复波澜不惊,淡柔如水,轻声笑道:“吾公子看好了。”

    说完,萧影便伸手摘掉了面纱,露出隐藏在面纱下的清秀容颜。

    自己果然有远见,张霈看的心中一荡,好个倾国倾城的小美人,绝世尤物。

    萧影与单疏影年岁相若,在二十岁左右,黑亮的秀发顺着玲珑身段垂在身后,细腻嫩滑的脸颊上,眉若春山,凤眼勾魂夺目,哀伤中带着轻愁,惹人怜惜,瑶鼻微挺,香唇丰润,性感迷人。

    怒突的双峰对张霈,让他顿感“压力”不小,香臀浑圆,**修长。

    萧影看着张霈,美眸中闪过一道异茫,笑道:“妾身长的好看吗”

    这世间到底还有多少美女,张霈暗忖自己将来到底要打下多大一个后宫

    美人一笑,张霈顿觉春意暖暖,脑袋一沉,整个天地仿佛都暗淡下去,只有那张艳绝人寰的娇魇散发着异样的光彩。

    腹下某物正在飞速发生惊人的变化,张霈心中微惊,在萧影这种级别的美女面前,寻常人只会暗觉惭愧,难以兴起亵渎之心,张霈这种色中达人,虽然希望和对方发生一段男女间最亲密的接触,但是却不是在这个强敌环绕的时候。

    不过张霈的体质奇异,身体对春药和媚术可以说是百分之百的免疫,蒙汗药对他来说比鹤顶红管用。

    张霈看着萧影的眼睛,失去思考的能力大脑瞬间便清醒过来,整个暗了下去的世界再次恢复光彩,双眼神光尽敛装成一副茫然无神的样子,声音机械的回答道:“好看。”

    见张霈着了道,陈长老破不及待的冲上前来,沉声问道:“快把九阴真经的口诀告诉我。”

    “你是耳朵有问题还是脑袋有问题,刚才我不是已经传你了吗”张霈突然向陈长老眨了眨眼睛,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表情丰富道:“九阴真经的口诀我只会那么一句。”

    陈长老一时间傻愣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

    “你看着我干什么,你的眼神好凶,是肚子疼还是肚子饿,好象要吃人的样子。难道说你对我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我的天啊少爷我可不好这个。”张霈话音一转,淫笑道:“不过如果你有什么熟悉的妙龄美女要介绍给我的话,那我到是不介意。”

    “竖子而敢”

    已经顾不得到张霈是如何从萧影的媚术中脱身的,陈长老大吼一声,狮子搏兔般朝着张霈冲去,身若矫龙箭矢,四周落叶被激荡的杀气惊飞。

    陈长老双爪变化莫定,爪影重重,鬼气森森。

    “我可没有骗你,我早说过是将自己知道的九阴真经传授给你,是你自己笨,没有问清楚,现在却又喊打喊杀的。”张霈聚气凝神,抱圆守一,功聚双目,瞪视着陈长老的双手,嘴里却肆意的开着玩笑。

    萧影静静的站在一旁,心中惊诧张霈的心志武功,没有绝强毅力是不可能从她魔门秘术中清醒过来的。

    这可真是高估抬举了张霈,若说他武功高绝还勉强说的过去,这心志坚定用在他的身上,就搞不清楚是褒奖还是贬损了。

    张霈凝神之际,井中月心法全力展开,一个,两个,三个陈长老前后一共露出十三处破绽。

    这个死老头武功也太差劲了,难道是诱我上当但是诱敌也不用全身都是破绽罢在张霈看来,对方根本不是诱敌,而是找死。

    张霈的武功虽然还不是天下无敌,但是这份眼力已是少有人及,不过发现归发现,陈长老出手间露出的十三处破绽,他也只能击中五处。

    张霈一声长啸,啸声宛如潜龙升渊,平地惊雷,震得陈长老耳膜阵痛,双眼发晕。

    他卷起一道凛冽狂飙,井中月一展,黑色刀影化作钢铁洪流,滔滔无尽,连绵不绝,向着陈长老杀去。

    九阴白骨爪练到极处,双爪坚逾钢精,硬胜铁石,刀剑难伤,水火不侵,但是陈长老显然还没有达到这个级数,再说井中月可不是一般的宝刀,光是那震人心魄的黄茫就让人望而生怯。

    张霈一震井中月,倏然幻出一道犀利的刀茫,微黄的光芒仿佛一条金龙,张牙舞爪的冲向陈长老。

    一黑一白两道人影在空中交错,不时暴出金铁交鸣之声。

    黄茫越来越盛,可见张霈已经完全掌握战局的优势,但是陈长老的眼中却一点也看不见应有的慌张。

    张霈突然露出一个诡秘之极的笑容,道:“老家伙,你埋伏在周围的人也应该叫他们出来了,不然我可不再手下留情了。”

    “你”陈长老被张霈一口叫破心中玄机,微一分神,肩膀被井中月扫过。

    血光迸现,鲜血飞溅,断臂在陈长老撕心裂肺的惨呼声中坠地。

    张霈一直没有攻击陈长老身上的破绽,一是因为这些破绽太明显了,他并不清楚是不是对方的诱敌之计,二是高手难求,与他多过几招,正好磨合自己领悟的刀法,三是如他刚才所言,他老早就感觉到对方在四周埋伏了许多人。

    陈长老转瞬落败,这个结局谁都没有想到,在场的人包括萧影在内都不认为张霈是秘营客卿的对手。

    结果残酷的现实却是陈长老不但败了,而且还赔上了自己的手臂,若是现在告诉这些人张霈其实一直都没有用真功夫,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想法。

    一阵阵犀利的破空声四处响起,十名大汉疯狂的咆哮着,挥动手中长剑,向张霈杀去。

    这些人招式狠辣,出手绝不容情,看来也是双手沾满血腥之辈。

    张霈法随心动,双目神光暴闪,电光火石间,克敌制胜的方法已经了然于胸。

    只见他虎吼一声,井中月刀光暴涨,刀茫破剑幕,直取其中三人胸腹要害。

    这一刀天马行空,迅若流星赶月,后发先至,鲜血狂飙而出,三个人惨遭开膛破胸。

    这时,一个高瘦汉子狂嗥着舞动手中双刀,向张霈展开暴风骤雨般的进攻。

    此人应该是其他九人的头目,功夫比陈长老也差不了多少,但是张霈仍感意兴阑珊,若此时是个比堪比萧影的绝色美女,那结果就另当别论了。

    双刀看走,使双刀讲究两手用力均匀,刀式幻化莫测,跨越间步点灵活,全身动作协调,对方显然是侵淫刀道已久,功力深厚,出手不凡。

    张霈眼中闪过一道不屑之色,在对方双刀舞动的空隙中闲庭信步般轻松走动,六名黑衣大汉趁机慢慢向张霈拢,将他围在中间。

    “锵”金铁交鸣之声,双刀架住了井中月,同时六名围在四周的黑衣大汉也围杀上来。

    “来的好。”张霈冷笑一声,将一道霸裂气劲送入刀身,井中月黄茫暴涨,双刀立时被绞裂。

    在清脆的断裂声中,两柄长刀顿时寸寸纷折,刀身炸成无数钢屑四散飞溅,转瞬间,七名围杀张霈的人被他一举击溃,身体变成了漏水的筛子,不过他们漏的是殷红的鲜血罢了。

    陈长老看着张霈,眼中满是惧意,他现在终于知道田万钟没有向张霈出手是多么明智的选择了,但是此时后悔已经晚了。

    眼见杀红了眼的张霈再次看向自己,陈长老心中一慌,竟然反身向外逃去。

    “你以为你走的了吗”张霈的脸上再次露出邪邪的微笑,微微泛红的双眼中射出凛冽森寒的冷光。

    井中月再次挥动,张霈鬼魅般的身影快若奔雷,迅如闪电般向着陈长老冲去,黄茫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如清风柳絮般温柔的一刀。

    陈长老仍然在向前飞奔,只是眼前的景象已经渐渐模糊起来,他继续向前疾掠,当他的双脚跨出门槛的时候,整个身躯仿佛一个轰然爆炸的肉球,无数块残缺不全的肉块洒了一地,一蓬腾起的鲜血喷在被张霈击毁的朱漆大门之上。

    “锵”张霈井中月回鞘,但他本人仍像一把出鞘神兵,透着一种横扫千军的霸气。

    张霈看着萧影,微笑道:“为何萧姑娘不在这些人缠住我的时候离开这里,难道你也对在下有意思”

    萧影并非不想离开,自张霈斩落陈长的手臂时,她便心生退意,但是直到现在她仍然没有找到可以离开的时机,每当她有所动作,张霈的目光都会适时向她看来,那挑逗的眼神隐含威胁。

    若是她一定要走,张霈绝对会舍下其他人,毕竟他对萧影的兴趣是最大的。

    萧影猛一跺足,露出一副小女耳家的羞态,媚眼横了张霈一眼,嗔道:“明明是你留难人家,却还这般理直气壮”

    现在除了想尽办法和张霈周旋以外,萧影已经是黔驴技穷,无计可施了。

    萧影自问武功和陈长老只在伯仲之间,但张霈的武功却远远不是她能够想象的,特别是最后击杀陈长老那一招,她甚至连看都没有看清楚,即使是宗主也见得有此骇人武功。

    浪费时间就是浪费生命,所以张霈一点也不打算浪费时间了。

    张霈用清淡的口吻对萧影说道:“萧姑娘,既然你已经为我摘下了面纱,那你能不能把衣服也一并脱了”

    萧影心中挣扎不已,对方武功高强,若是她不肯依从,难保张霈不会兽性大发,强行侮辱自己。

    “那就如吾公子所愿,但是这里”萧影的话没有说完,但是张霈已经明白了。

    “既然萧姑娘害羞,那我们就进屋好了。”张霈努了努嘴,示意对方先进屋。

    宽大的卧居中,布置清雅,与外院屠场般的场景形成鲜明对比。

    张霈大马金刀的坐在绣榻之上,枕着香软的垫,井中月轻轻的放在身边,右手五指依次在刀鞘上敲击着,发出“啪啪”的声响。

    妩媚的横了张霈一眼,萧影娇声道:“吾公子趁人于危,非君子所为要知道”

    张霈冷冷一晒,不屑道:“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英雄,历史上那些英雄好汉有几个是有好下场的我只是一个小流氓,做事当然是流氓手段。”

    “你”萧影见张霈不受自己言语所激,反而被他一阵抢白弄的自己无法反驳,武功又不是他的对手,无奈下只能默默的开始宽衣。

    滑嫩纤细的手指轻轻的移向自己不堪一握的柳腰,玉指移到腰身的锦带上,轻轻的把打好的结解开,双手拉住胸口衣襟向两边分开,褪下外衣。

    此时萧影上身的衣料已是少得可怜,白色的绣花亵衣将她一对丰满雪白的肉弹掩住,饱满高耸的乳峰虽然还未暴露在空气中,但是那道深深的沟壑却是清晰可见。

    春光无限,大片雪白的乳肌裸露在外,腻滑如脂,温润如玉,张霈看的暗吞口水,呼吸渐粗。

    亵衣被萧影惊耸**高高撑起,露出下面光洁白暂的平坦小腹和迷人的玉脐。

    她下身长裙因为失了锦带,向下滑到浑圆挺翘的肥臀位置,魔鬼身材尽显。

    人都有两个自我,一个活在阳光下,另一个则潜伏在心底深处,而平时所有人都天真地忽略了理性世界之中暗藏的阴暗面自私、暴戾、嫉妒、伪善、邪恶

    “萧姑娘,请你将手举起来,摇动身体,不用手将裙子给我褪下来。”张霈虽然只是在脸上带了一张人皮面具,但是此时的他似乎已被心底的阴暗面所主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