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娇艳母女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两人刚一走近,看似心神不属的单婉儿却微抬臻首,眉宇间愁意一扫而空。

    单疏影行走款款若不沾尘,张霈玉树临风仪态万方,简直是天公作美、郎才女貌、金童玉女,碧人一对。

    单婉儿美眸深深的注视着徐步接近的两人,笑道:“你们跑去干什么了,害为娘等了半晌”

    真正的高手不管什么时候都能保持最佳的警觉性,张霈现在武功已经超过超单婉儿,在江湖上也是一等一的好手,但若论其他方面,不足之处,仍是不胜枚举,有些事情光学习是远远不够的,最重要的是亲身经历。

    读万卷书不如行去万里路,很多事情不吃亏是不长记性记不牢的,但是很多有时候往往只是很小的一个疏漏,回过神来已天翻地覆,沧海桑田。

    天下风云出我辈,一入江湖岁月催。皇朝霸业谈笑间,不胜人间一场醉。江湖并不是一个说来就就来,说走就走的地方。一入江湖便生不由己,想要全身而退实是千难万难。

    许多人只看到这花花世界,武林豪客,大口吃肉,大碗喝酒,遍地黄金,美女如云,却看不见隐藏在这些浮华背后的刀光剑影,尸山血海。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若问张霈刚才在干什么,嘿嘿,他正准备“干”东溟派小公主。

    张霈跟在单疏影身后,只见她步态优雅,摇曳生姿,纤腰盈盈一握,美臀浑圆挺翘,不由心中暗道:“这老婆还是早些娶回家比较好。”

    单疏影脸上飞过一抹红霞,模样娇不胜羞,微埋臻首急走两步,俏生生的站在单婉儿身前。

    即使是身为母亲的单婉儿在女儿长大之后懂事之后也难得见她露出如此妩媚娇羞的神色,单婉儿清楚的记得上一次见女儿露出如此神情,还是五年前母女两人一起沐浴,自己夸赞她身材绝佳,不知道天下哪家男儿有此福气能够娶她宝贝女儿为妻。

    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去五年,当初的小姑娘已是亭亭玉立,全身上下都已经长得成熟透了,丰腴起伏的玲珑曲线,玲珑浮凸的雪玉**,天下男子谁不心动。

    走完鹅卵石铺就的林荫小道,顺着石质阶梯,步入天香亭,张霈收精敛神,黑衣黑发,落落大方。

    因为刚才张霈和单疏影夫妻双双把水落,衣衫尽湿,所以来之前都各回居所沐浴、束发、整装。

    张霈心知女人换个衣服洗个澡总是费时良久,于是在半路候着单疏影,两人一并前来。

    毕竟自己的准未婚妻就在眼前,张霈向端坐石椅上的单婉儿施礼后,恭身道:“弟子刚才正和师妹切磋武艺,不知姑姑传唤,所为何事”

    说完张霈定睛一看,不由愣于当场,眼前这对母女花,使他完全忘记了身在何处。

    女儿杏眼桃腮,粉妆玉砌的脸蛋上凤目迷人,闪烁着星星般的光彩,羞中带媚,脸上虽然春潮已退,但鲜红的绛唇嘴角却仍让某位不良男子心中一荡。

    换过湿衣的单疏影穿着一袭锦质浅红色衣裙,加上她如玉般雪白的肌肤,使她整个人仿佛一多娇艳盛开的花,艳光四射,一频一笑,举手投足,都使人产生强烈到不可抗拒的冲动。见惯了她平日白衣素服的打扮,乍一看去,立生惊艳之感,浅红衣裙外披着一层纱丝披肩,纤细的腰间横系着一条滚金边锦带,分外突显出她纤腰上至酥胸,下达腰臀的傲人曲线。

    张霈看着那修长曼妙的绝美身姿,直想把这软玉温香,抱在怀里温存,继续刚才未完成的事业。

    母亲一张标准的鹅蛋脸,身材颇为高挑,绝对是美艳绝世,动人心魄,给人一种不忍亵渎,宛如白瑕美玉,空谷幽兰的感觉。

    她的美丽是如此的素柔淡雅,她的性情是如此的温柔体贴。

    她的神韵是如此的令人魂牵梦萦,她的气质是如此的令人一见倾心。

    单婉儿正是这样一位完美的女性,张霈第一次见她的时候已被她绝世丰姿所惑,忍不住想将她轻拥入怀,呵护疼惜,用尽一生一世,不让她受到半点委屈。

    眼中掠过一道奇异的光彩,单婉儿微微一笑,不答反问:“你们两人在一起”

    单疏影担心张霈胡言乱语于是她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示意他小心说话。

    从风仪无双的二女带给他的震惊中回过神来,张霈对于美人投来的威胁目光视而不见,迎着单婉儿的美眸轻轻点头,眼中闪烁着只有对方才明白的光芒。

    单婉儿读出了张霈眼中传递的情,传递的爱,传递的思念与不舍。

    这个冤家怎么能这样,见张霈用那种坏坏的眼神看自己,单婉儿立时心乱如麻,不知所措。

    这当着未来老婆的面调戏岳母还真是刺激,光是想一想,已经使人心痒难当,欲血沸腾了。

    “你们站着干什么”单婉儿眼眸一转,强压下烦碎思绪,对着两人轻轻一笑:“这里又没有外人,快坐下。”

    没有外人那就表示这里都是,张霈入门较晚,该叫单疏影师姐才是,但是他的武功之高连单婉儿都不是对手,将来又是疏影的丈夫,师兄这个称呼也就顺理成章的定了下来。

    “谁跟他是冤家。”单疏影不依了,她怎么也没想到母亲会站在张霈一边,美目不能置信的瞧着单婉儿,瞧着她看张霈的眼神,那完全是是丈母娘看女婿,越看越欢喜。

    完了,完了,母亲完全被这个无赖给骗了,自己应该怎么办,单疏影思绪不清,芳心不争气的怦怦直跳,粉脸绯红,简直可爱极了。

    单婉儿伸手握住女儿柔夷,眼中满是笑意,转而向张霈问道:“霈儿,你说疏影美吗”

    “娘”乍听单婉儿之言,单疏影羞不可仰,以袖掩住绝世姿容。

    闻言,张霈微微一怔,他的眼神再次落在单疏影身上,眼前佳人正值双十年华,曲线妙曼,姿态婀娜,清秀绝俗,容光明艳,实乃人间绝色。

    放下手中糕点,张霈认真的点头答道:“当然美,跟姑姑一样,春兰秋菊,不遑多让。”

    单婉儿瞟了张霈一眼,似笑非笑道:“疏影可没说错,你这小滑头现在油嘴滑舌的功夫可是越来越厉害了。”

    同样的问题,但是张霈却不知如何接口了,若是没有旁人在场,那他发挥的空间可是无限广大,但是限于单疏影的存在,他只能尴尬的笑笑,闭口不言。

    意识到自己言语中的不妥,单婉儿光洁嫩滑的粉脸飞上烧起醉人的红霞,旋又恢复正常,同时暗中横了张霈一眼,怪他让自己在女儿面前失态。

    不理女儿的撒娇,单婉儿正色道:“霈儿,若我将疏影许配于你,你可愿意”

    张霈当然是千肯万肯,面对飞来艳福,天上掉下个林妹妹,哪里有不欢喜的道理。

    “蒙姑姑不弃,愿意将师妹许配于弟子,从现在开始我会好好疼她,宠她,不会骗她,答应她的每一件事都会为她做到,对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心,她开心的时候我会陪她一起开心,她不开心的时候我会想办法让她开心。”

    若论甜言蜜语张霈简直可说是随手拈来,虽然自是谈不上文才风流但是河东狮吼那广为流传的经典台词绝对能够成为千古绝唱。

    张霈对眼前两个不分轩轾的娇俏女子真是爱到骨子里去了,眼中神光暴闪,浑身透着凛然霸气,仿佛天地万物都在脚下,世间一切俱已俯首低头。

    运起修至大圆满的**玄心功,在体内神秘力量的摧逼下,瞬间提升至最高的第十层之境,在两女的心中同时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深深印刻在灵魂上的永恒印记。

    单婉儿美目秋波流转,宛似活物般传递着妩媚春意,绛唇俏然地翘起,声音清脆动人:“好,霈儿才思敏捷,武功过人,实为疏影良配。”

    她柔媚的语音幽幽转为飘渺,似乎正在回忆一件逝去很久的往事,继续说道:“自疏影她父亲去世以后,她就是姑姑唯一的亲人了,她就是我的一切。如今姑姑将她许配给你,你要好好对她;你若是对她不好,姑姑可不答应。”

    张霈心道:“我不但好好对她,还会好好对你。”,他还来不及开口说话,单疏影却已抢先说道:“娘,我才不要嫁给这个无赖,她是坏蛋,只懂欺负女儿。”

    单婉儿微微而笑,知女莫若母,似是早就对疏影这样的反应预估在心,饶有兴趣的看着异常激动,坐立难安的女儿,不紧不慢地说道:“怎么疏影不愿意嫁给霈儿,娘亲可是从来没有见过比他更聪慧,更厉害的武学奇才了。”

    “襄王有梦,神女无心。姑姑,既然这件事师妹不愿意,我看就算了吧霈儿虽然很爱她,但是强扭的瓜不甜,就不要勉强她了。”张霈脸山看不出任何表情,声音柔情款款道:“霈儿相信师妹会找到真爱,我也能找到自己的幸福。”

    没有想到张霈这样就打退堂鼓了,单疏影傻傻地愣在那里,以单婉儿的沉着冷静,一时间也失了方寸,不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

    “你说什么”单疏影听的怒火狂飙,看张霈的样子竟然心中还有别人,他明明在船上想对自己做那羞人之事,现在竟然想不负责任。

    单疏影已经乱了,她初闻单婉儿要将自己嫁给张霈的时候,本能的反应是拒绝,但是拒绝之后又有觉有些不妥,连她自己都糊涂了。

    跟我斗少爷那两百多部台湾肥皂剧可不是白看的,张霈再次掌握主动,眼中精茫暴闪,气势袭天卷地,霸道的说道:“师妹,你不愿意嫁给我,我娶别人你也要干预”

    “你我”单疏影语不成声,她若真不愿意,单婉儿自是不会强逼于她,但是张霈的话到底是真假是假

    单婉儿终于坐不住了,急声问道:“难道霈儿已有心怡之人”

    张霈对着单婉儿飞快的眨了眨眼睛,笑而不答。

    有些话不用说出来,单婉儿俏脸一热,难道说他这怎么可以,不行的这想法太荒唐了,她是疏影的母亲,难道说这怎么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