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风雨欲来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流球皇宫,书房之中。

    尚仁德端坐一张雕花龙椅之上,一动不动。最近他的身体每况愈下,服药的剂量越来越大,精神很不稳定。

    静坐不动的尚仁德仿佛一尊雕塑,没人知道他是想问题还是在发呆,也没人敢打扰他。

    前日一位当值的小太监在尚仁德“沉思”的时候冒然送上茶点,结果被惊过神来的尚仁德活活撕成碎片,那时候他的眼里闪动凶残而可怕的光芒,仿佛一只被踩了尾巴的野兽。

    片刻之后,脚步老声响起。

    一位肥头大耳的官员都到书房外,他整了整衣衫,向当值太监笑道:“劳烦公公带传,下臣萧南天求见大王。”

    尚家,萧家和单家是流球中山三大世家,自尚家推翻前朝,开朝建国后,尚家便归入皇家一脉,从此流球便只得萧家和单家两大世家分廷抗衡。

    东溟派单家以武起家,打造兵器,富可敌国;萧家却是垄断了中山地界一半的生活必须品,而像茶叶,丝绸等中原运来的紧俏物资更是获利无数。

    萧家单家可谓一文一武,一内一外,支撑着尚家王朝。

    而萧家当代家主正是萧南天,年约五旬却不见丝毫老态,顶着个大肚子,好似怀胎六月的孕妇一般,膝下育有一子一女。

    萧南天平日总是一脸和气,不与人争,但偏偏这个貌不惊人的胖子乃尚仁德最宠信的大臣,“仙药”便是他“千辛万苦”从海外寻来献给大王,借此他得到一种特殊的荣誉,爵位由世袭荣升世袭罔替。

    从魏晋时代开始,世袭被进一步区分为罔替和世袭世袭。前者的意思是世袭次数有限、而且每承袭一次,承袭者只能承袭较被承袭者的原有爵位低一级的爵位;后者的意思是世袭次数无限、而且承袭者承袭被承袭者的原有爵位。

    萧南天眯着眼睛,看着脸色苍白的小太监,在他和善笑容的背后却隐藏着令人恐惧的东西。

    小太监牙关打颤,全身都在晃,尖细嗓音响起:“萧萧大人到。”

    “萧卿来了,快进来。”尚仁德的声音自书房内响起,微微一笑,萧南天好整以暇向房里走去,小太监打颤的腿却已支撑不住他瘦弱的身体,软软的瘫在地上。

    模样狼狈不堪,但小太监却心中欢喜,因为他的命算是保住了,不过明天又如何呢小人物的悲哀仍将继续。

    绕过垂帘与屏风,书房中只有两个人,闭着眼睛的尚仁德还有宦官头子李顺,脸上堆着肥肉的萧南天向尚仁德走去。

    “见过大王。”萧南天躬身行礼,他两百五十多斤的体重使他的动作显得滑稽而可笑。

    “尚卿与寡人何需多礼。”尚仁德睁开眼睛,笑道:“坐。”

    “礼不可废。”萧南天“挣扎”着直起身来,坐在与他体积极不合比例的木椅上,发出“咯吱”的抗议声。

    “萧爱卿,寡人吩咐的事情已经有眉目了吧”面对自己最宠信的侍臣,尚仁德的声音少了一丝往昔的冷漠。

    “大王,臣幸不辱命。”萧南天从身上掏出一份书函,恭敬道:“请皇上过目。”

    一直垂首闭目候在一旁的李顺微笑着走上前来,接过书函,转呈尚仁德。

    “萧爱卿果然不负众望,寡人重重有赏,重重有赏。”尚仁德展开书函,边阅读边狂笑起来。

    “东溟世家高手众多,但若论少年高手臣却从未听闻,有消息称东溟夫人最近新收了一名入室弟子,此人名叫张霈,来历神秘,并非我流球中人。”在尚仁德阅览书函的时候,萧南天禀奏道:“据花营密报,袭杀我秘营分舵之人是一相貌平庸之人,但这张霈确是玉树临风,风流倜傥,乃世间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据闻中原武林有一种易容之术能够改变人的容貌,使人变成另外一个人。”尚仁德微笑着放下手中书函,道:“此人在这个时候出现,我们一定不能掉以轻心,全力追查此人来历。”

    萧南天心中冷笑,这易容术的传闻虽然由来以久,但并未有人真个见过,即使是改变容貌也不过是化妆局部改变人的气质,怎么可能变成另外一个人

    “大王高见。”不露心中想法,萧南天恭声道:“臣定当尽力。”

    “尚卿飞鸽传书,路上顺风顺水,不日即到。”尚仁德眼中凶光陡然暴闪,“到时候你全力配合他们,事成之后,孤重重有赏。”

    重重有赏仿佛是说顺了的口头禅一样,萧南天心中冷笑,面上却不迭谢恩。

    “这些中原人也不是什么好东西。”尚仁德脸上露出一丝阴晦神色,狞笑道:“最好是和东溟派两败俱伤,嘿嘿”

    萧南天当然知道尚仁德是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才请得黑榜高手相助,但是他的如意算盘却是打错了,黑榜高手威名动天下,这岂是浪得虚名,在流球区区弹丸之地,谁能与之争锋即使出动军队,对方要走要留也由不得他流球王说了算。

    “大王英明。”萧南天应声道:“同归于尽当是最好的结果了。”

    不管尚仁德说的是对是错,只要他一开口,即使是狗屁不通也是金玉良言,一通马屁拍过去,准没错

    一路坦途,十里路没有花费多少时间。

    东溟山庄的正门外是被高墙围起的广阔空地,这到并非为了显摆阔绰和威势,空旷的环境能够获得更佳的视觉空间范围,有利防御。

    此时空地一旁的马桩上栓着十几匹骏马,所配马具均属上品,而且不管马鞍马股都烙上不同印记,显示他们独特的身份。

    而最显眼的是一亮装饰奢华的车驾,拉车的马儿通体没有一丝杂色,装配华美,将一旁的马儿又全部比了下去。

    一位年轻男子悠悠向东溟山庄大厅走去,带路的一脸笑容的尚毅,他的笑怎么看也有点谄媚的意思。

    年轻人衣着华美,眉目清秀,顾盼举步间显出一股阴柔之态,给人一种说不出的古怪感觉。

    跟在两人身后除了一名枯瘦老者,三名妖冶女子外尚有数十名身型彪悍,神情狠辣的锦衣大汉。

    一行人来到会客大厅,得到消息的单婉儿已坐在太师椅上,与来人见礼后,大家分宾主坐下。

    年轻人客气道:“年前一别,今日再见,夫人风采更甚往昔。”

    “萧贤侄真会说话,有你帮衬着,难怪萧家生意越做越大。”单婉儿盈盈一笑,神情秀丽端庄,脆声道:“令尊身体可好”

    “小侄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萧峰端起香茗沾唇即止,随后放下茶杯,恭声道:“家父一切安好,劳夫人挂念了。”

    一阵寒暄后,单婉儿转入正题,道:“不知萧贤侄今日前来所谓何事”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对方前来当然不是为了叙叙旧,拉拉家常这么简单,其他的倒是不怕,只恐萧家是为了那件事而来

    萧峰背长椅,身姿端正,完全是一副世家公子模样,脸上带着和煦的微笑,答道:“不瞒夫人,其实今日前来是为了”

    “啊”一声惨叫从厅外传来。

    “敌袭”单婉儿几乎是瞬间就将这个可笑的想法抛诸脑后,起身向着厅外走去,其他人紧跟其后。

    只见十多名锦衣刀客,长刀出鞘,其中一人刀上染血,地上躺着一名东溟山庄的护卫。

    单婉儿凤目含威,冷声道:“怎么回事”

    立时有人上前,将事情来龙去脉俱实交代,自古文无第一武无第二,原本只是小小的口舌之辩,但意气之争,最后演变成兵戎相见。

    远处仍有大批护卫不断赶来,而偌大的花园早已被围的水泄不通,单婉儿皱眉叱道:“还不快给我退下去。”

    大多数护卫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情况下就被骂了回去,虽然莫名其妙,但却没有人违抗命令。

    “混帐东西,还不把刀手起来。”萧峰走到单婉儿身旁,与她并肩而立,骂道:“真是给萧家丢脸。”

    单婉儿弯月柳眉微微紧蹙,脸上一丝不快一闪而逝。

    锦衣大汉收倒回鞘,地上的伤者已经被人抬走,但是那滩血渍却是异常显眼刺目。

    萧峰眼中闪过一道凶光,脸上露出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声音阴:“夫人,既然是我御下不严,手下失手伤了人,那就让他留下些东西算是赔礼。”

    看了伤人的大汉一眼,眼中隐藏的残酷光芒越来越炽,萧峰狞笑道:“你哪只手伤的人,就把那只手赔给他。”

    大汉的身子随即晃动了一下,脸色变的很难看,眼中满是隐藏不住的恐惧。

    “夫人,这样的处理你满意吗”凝视着身旁翩然若仙的单婉儿,萧峰嘴角逸出一个动人的笑容,仿佛是在商讨一件无官紧要的小事,人命在他眼中与蝼蚁无异,的确是小事。

    “铮”长刀再次出鞘,豆大的汉珠顺着脸颊流下,大汉颤抖着嘴唇,咬牙抬起左臂,握刀的右手高高扬起。

    周围很安静,没有人说话,除了沉重的呼吸和心脏剧烈跳动声音四下没有任何声响。

    萧峰看向单婉儿的时候眼神很温柔,一副浊世佳公子的模样,笑问道:“若是夫人觉得不够,那就让他把命留在这里好了。”

    暗叹一声,单婉儿终是不忍,淡淡道:“既然是无心之过,我看就算了吧”

    “夫人真是宽宏大量。”萧峰转头看了大汉一眼,眼中温柔之色再次被凶暴取代,冷冷道:“怎么做你自己知道。”

    大汉神情终于放松下来,就在大家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突然寒光隐血光现,大汉手起刀落,一根小拇指落在地上。

    大汉身子站的笔直,冷汗已湿透着衣衫,脸上的肌肉隐隐抽搐,他咬紧牙关,硬是一声不吭。

    断指的大汉反手将长刀插回鞘中,跪倒在地,磕头道:“谢公子。”

    萧峰连看都没有看他一眼,口中应道:“你应该谢夫人。”

    众人重回大厅,但闲谈间气氛已是迥然不同

    巫山**之后,张霈搂着单疏影亲亲喔喔,哄的小妮子心都不知飞哪儿去了。

    突然,耳边传来轻微的脚步声,正抱在一起缠绵温存的两人吓了一跳。

    由于慌乱和羞怯,单疏影并没有在意自己为何能听见几十丈之外传来的脚步声,小妮子急喘着道:“霈郎,求求你,快截着她,不要被她看到人家这样子。”

    张霈在她丰挺的**上重重捏了一把,惹来一声娇叱,坏笑着用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走出树海花房。

    “有什么事”张霈走上前去,拦住奔来的美婢。

    美婢似乎不敢看张霈,她低垂着俏脸,敛身施礼道:“有客人来了,夫人唤公子和公主过去。”

    日哪里来的鸟人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坏老子好事。

    心里将未见面的对方骂了个狗血喷头,张霈笑道:“姐姐请夫人稍等片刻,我们马上就来。”

    张霈这逢人便叫姐姐的习惯还是改不了,美婢俏脸一红,腼腆道:“公子叫我夏荷吧”送了他一个甜笑,赧然去了。

    张霈转回树海花房,单疏影盈盈而立,美人如玉,而方才体会过**滋味的美人,仿佛一遵刚刚雕琢完成,宝光乍现的绝世宝玉。

    看着地上一片比花瓣还娇艳的嫣红色彩,张霈一言不发,横抱着单疏影向外走去。

    单疏影羞涩的说道:“快放我下来,被别人看见怎么办”

    张霈傲然自信道:“好老婆,我不想让人看见谁能发现得了”

    霸气十足男人使单疏影感受一种前所未有的安全感,她轻轻将头在他肩膀,问道:“娘唤我们有什么事吗”

    张霈边走边柔声道:“我送你回房休息,有天大的事也有你老公顶着。”

    单疏影甜蜜一笑,她相信张霈会为自己撑起一片宁静的天空。

    张霈笑道:“扶好了。”说完,他就飞一般向前奔去。

    单疏影的身体在张霈怀中,腾闪挪移间,好色男人不时能碰到她的胸部,感受那饱满的弹球那份惊心动魄的弹性。

    后院的守卫被单婉儿借故调开了,加上张霈鬼魅般的身法,一路上并没有人发现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