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迷情之夜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时间是深夜,无事可“干”的好色男人将桌上价值连城的一众事物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接着张霈简单的穿衣着裤之后便打开房门,抬头瞄了一眼逐渐暗淡下去的月色,认准方向身体化作一道清烟腾跃而去。

    房舍阁楼斗拱飞檐,亭台楼阁,错落有致,张霈却高起高落,踏空无痕。

    眨眼工夫,张霈已经潜到属于陈芳的小屋,虽然尚毅和她这便宜表妹关系“暧昧”,但在外人眼里他们仍是表亲关系,并未成婚,住在一起显然于礼不合。

    张霈明显不想惊动旁人,这好象也没有一个采花贼是敲锣打鼓,大声吆喝着办事的。他伸出手掌紧贴木窗,天魔气可柔可刚,气运丹田,暗柔劲力倏放即收,隔着窗户将插栓轻轻震碎。

    张霈嘿嘿一笑,特推窗、腾身、落地、关窗,一连串动作有条不紊,迅捷而悄无声息,光看手法还以为他是罪行滔滔,劣迹斑斑的采花大盗,江湖惯偷。

    室里光线阴暗,但对张霈却没有任何影响。

    轻轻走到陈芳的床前,张霈低头审视着熟睡的猎物,不知道睡美人在做什么好梦,脸色绯红,甚至连大片雪白的乳肌都泛着红霞,丰润性感,微厚湿滑的香唇微微启合,让人想扑上去咬上一口。

    由于睡觉的关系,陈芳身上穿的并不多,废话,谁睡觉把自己裹的像粽子一样。

    锦被不知何时滑落地面,一袭柔软单薄的白色纱衣掩盖着陈芳成熟妩媚,性感妖娆的**。

    那玲珑的曲线,乳凸臀翘,盈盈一握的纤腰,还有那丰满高耸的玉峰顶端挺出两粒明显的凸痕,随着她绵长的呼吸微微地颤动,张霈用猎人巡曳猎物的贪婪目光上下打量着陈芳美妙的身体,心中欲念大动。

    张霈坐在陈芳床边,很有技巧的解开她的纱衣却又没有将她惊醒,他的动作熟练而迅速,熟睡的佳人微觉胸口一凉,纱衣已经向着两边分开。

    一对丰满坚挺的雪白**完全地显露在空气中,两颗诱人的宝石色泽微深,小腹光洁白皙,贴身短裤下探出一双性感撩人的修长**。

    张霈伸手轻轻抚摸着这一对白嫩的**,感受到美妙处软中带硬的刺激,低声道:“真是个敏感的荡妇。”

    “啊”陈芳的**柔软而弹性极佳,仍在睡梦中的她难耐的轻轻扭动着纤腰,嘴里发出模糊不清的喃喃呓语。

    张霈试着将一道暗含天魔气的催情内力送入对方体内,陈芳立刻俏脸绯红如血,仿佛缺氧般呼吸急促起来。

    陈芳只觉浑身酸软如麻,微颤不休,张霈趁机不着痕迹的褪下她的短裤,探手一摸,入手一片湿软滑腻。敏感的体质并非实验的好对象,因为这样并不容易区分是秘术在起作用还是女子天性淫荡。

    睡梦中的陈芳秀眉微蹙,红艳艳的小嘴发出“嗯嗯”的呻吟,在**的煎熬与天魔气的刺激下,肌肤浮现一片醉人的嫣红。

    “啊给我快给人家”陈芳呼吸越来越急,轻轻的呻吟变成了淫词荡语,柔软的腰蛇般扭动起来,但她本人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只觉自己正在梦中,既然是做梦还有什么好顾及的梦中的她与人疯狂的**,一刻也不愿意停下来。

    突然,陈芳感觉仿佛真有什么东西在自己下身羞人的私秘处着,惊恐之下的猎物本能的想要反抗挣扎,虽然不是什么刻守妇道的好女人,但也并不意味着谁都能碰。

    陈芳猛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名坐在自己床榻边的青年男子,身形纤长,长发披肩,他的面容带着三分英气、三分邪气、三分霸气、但加上那微翘的薄唇却平添了一分柔美,最特别的是他的眼睛,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睛,是那种最纯粹的黑,就是光线照在里面也不会反光,仿若通望无尽深渊的黄泉幽径。

    “一段时日不见你就不认识我了。”张霈抽回沾满春露的手指,凑到陈芳耳边,戏虐道:“好在你的身体似乎还记得。”

    “是你”陈芳似想到了什么,娇躯倏然一软,绯红的粉首低垂,不敢看他,也没有遮掩大泄的春光。

    身体已经是她最大且最后的本钱了,面对完全掌握着自己生死的男人,陈芳没有做任何无谓的抵抗。

    张霈饶有“性”致的将湿碌碌手指拿到鼻端嗅闻着,发现微微有些腥味,微笑着问道:“我让你查的事情查的怎么样了”

    “属下无能,没有完成主子交代的任务。”陈芳自称下属,声音微微颤抖的回答张霈的问题,对他的称呼也改成了主子。

    张霈当然知道陈芳不可能查出什么,连萧雅兰都不知道的事情,她一个小小花奴怎么可能查的到。

    脸上露出一个邪邪的表情,好色男人将沾在手指上湿滑**涂抹在陈芳玲珑饱满的**上,调笑道:“你刚才叫我什么我很喜欢,你再多叫几声。”

    “主人、主人”陈芳在张霈面前没有半分反抗的余力,只能乖乖的选择顺从他,屈服于他。

    美女娇柔无助,楚楚可依的模样看的张霈血脉贲张,一股热气腾地从小腹升起,今天被挑起压下,挑起又压下的**猛的爆发出来。

    张霈是典型的用下半身思考的动物,听到陈芳温声软语的哀求,精虫上脑,哪里还管得了那么多。

    粗暴的男人赤红着双眼,一把将陈芳娇嫩的身躯紧紧抱在怀中,胯下瞬间膨胀的巨物,硬硬的抵住她的香臀上。

    “啊”一声娇呼,陈芳先是一惊,身体一阵筛糠般的轻颤,随又全身软了下来,倒在张霈怀中,不愿意也不敢乱动。

    张霈将火热的嘴唇对着她性感的唇瓣狠狠吻了下去,舌头肆意挑动,强允猛吸,两只手“嘶”的一声将陈芳身上的纱衣撕裂,迫不及待的游走在她柔软的身体上。

    在天魔气的刺激下,陈芳身体的爱欲终于被整个催发出来,强烈的快感自下身羞处迅速袭卷全身,体温灼人,小嘴发出忘情的呻吟。

    张霈迅速地褪尽全身衣物,将陈芳瘫软的娇躯压在身下,发动强猛的攻势。

    陈芳脸上满是性感迷人的酡红,燃烧着爱欲的眼睛迷离地看着张霈,一对丰满鼓胀的**骄傲地挺耸在极度升温的空气中,充血硬挺,乳晕肿胀扩散

    没有任何前奏,但是张霈的进入却没有丝毫阻碍,暗骂一声荡妇,张霈怒挺的分身顺着玉液的润滑,一下子捅进了陈芳春液如滔的**。

    “啊”陈芳发出一声似痛似爽的轻呼,张霈此时毫无怜惜之心,兴奋如狂,双手抓着她高耸震颤的**,一阵狂抽猛插,顿时室内响起一阵有如鼓点般急促的撞击声。

    张霈欲念如潮,心中燃起熊熊的欲火,永动机般运动起来。

    “不行了啊饶了我吧主人奴不行了”陈芳这哪里是他对手,很快就不堪鞑伐,败下阵来。

    “叫啊,给我叫大声一点”张霈不依不饶,完全不理会陈芳的哀求,走火入魔般不顾一切的将她送上一个又个高氵朝

    尚毅为了方便自己偷香,刻意将陈芳的住所安置在一处僻静的所在,但是即使这样,以她如此忘情的声也会传遍整个东溟山庄。

    张霈当然不会允许发生这种事情,玄奥神妙的天魔场猛的张开,将整个房间罩住,没有一丝一毫的声音能够外泄出去。

    陈芳哀婉的讨饶声越来越低,张霈在她浑身无力的身体内狂猛抽动,同时那天魔策中学来的双修功法随意念而动,只觉一股让他浑身舒坦之极的暖流自交合之处流入自己体内,沿七经八脉游走全身各处,贯通天地之桥,仿如夏阳融雪,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都通泰舒畅。

    舒服,太舒服了,合体双修还真是奇妙,张霈这样只顾自己哪里是双修之道,这完全是采捕,虽然没有“天魔四噬”霸道,但若是控制不好同样会搞出人命。

    爽则爽已,不过对于张霈武功的提高并没有什么帮助,不过陈芳可就惨了,每泄一次身她的功力就减弱一分,现在体内功力已去了七七八八,张霈若再不肯停,她的武功就全废了。

    陈芳现在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精神仿佛脱离了身体,整个灵魂都被如潮的快感淹没,什么事情也不愿想,只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过去。

    张霈沉浸在第一次双修,不,采捕的快感中,而陈芳已功力尽失,昏厥过去

    夜风习习,树叶发出沙沙的摩挲声,床上两人的“肉搏”已经结束。

    陈芳全身无力的软瘫在床上,一双秀眸无神地凝望着屋顶,微卷的睫毛兀自轻轻颤动,一串热泪顺着脸庞自眼角溢出。

    张霈从陈芳下身的甬道抽出仍然硬挺的巨物,虽然他的动作并不大,但女人的娇躯却轻轻颤抖起来。

    “为什么”陈芳抬起无神的双目,望着刚才带给她至美享受的男人。

    “从今以后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流球王我自会对付。”声音顿了一下,张霈继续道:“我会帮你脱离秘营的控制,等一切事情结束以后,你找个人嫁了,从此过普通人的生活吧”

    这并不是张霈最初的打算,但是由于他的操作不当,造成如今这种局面也不在他的预料之中。

    虽然第一次难免操作不当,但这理由张霈却说不出口,他总不能说:“对不起,因为我以前从来没做过,今日是大闺女上花轿头一遭,所以刚才一时没控制好,爽过头了。”

    在陈芳幽怨难明的目光中,张霈轻轻穿好衣服,越窗而出,只剩下恍如春梦的女人痴痴地看着他消失的地方,那目光中竟有一丝不舍。

    天,晴。

    日,丽。

    碧空万里,艳阳高照,绚丽柔和的阳光唤醒沉睡的大地。

    萧雅兰扭动纤细腰身,摇着莲步,向一个清幽的院落行去,而林荫深处一座简易香舍之外侍立着几名白衣女子,腰悬佩剑,眼神锐利,面如寒霜。

    萧雅兰顺着小路前行,秀雅的玉容古井不波,一副淡然自若的模样。

    走到造型别致的香舍之前,萧雅兰裣衽施礼,轻声请示道:“弟子萧雅兰有事求见宗主。”

    “是兰儿吗进来吧。”香舍内传来一个如珠玉一般圆润的清冷声音。

    萧雅兰推门走了进去,香舍内陈设十分清素古雅,地上铺着中原最大贾商韩府从波丝贩运而来的极品毡毯,四周墙壁雪白光亮,一道珠帘不着痕迹的将房间巧妙的一分为二,帘内隐约可见一张做工精细的软床,一个女子斜在精巧的软床之上,珠帘隔绝了目光视线,女子容貌隐约可见却是雾里看花。

    萧雅兰在跪在珠帘之前,恭声行礼道:“弟子叩见师尊。”

    “你传信说有要事要见我”只听清冷的声音再次自那个女子口中响起,声音清冽如泉却带着淡淡的威严。

    萧雅兰仍然跪在地上,低声回答道:“是。”

    那个女子幽幽叹息一声,摆手道:“起身吧,进来说话。”声音中的肃杀被温柔取代。

    萧雅兰掀帘走入内室,只见侧卧在软床上的女子一身白衣胜雪,青丝如瀑,用一根素色锦带随意束在身后,神情冷漠高傲,凤目含威。

    女子年纪不到三十,柳眉弯弯如月,双眸深如秋水,灿若星辰,耳垂玲珑圆润,琼鼻高挑,香唇性感丰润,下颌圆滑,五官简直美到了极点,当真是沉鱼落燕之色,闭月羞花之容。

    她的肌肤细嫩柔滑,成熟的躯体充满丰润魅人的诱惑力,修长匀称的**隐在白衣之下,同样被掩住的还有耸翘丰挺的白嫩美臀。

    面容端庄秀丽中却又蕴藏着妩媚风情,傲然挺立的丰乳更是充满成熟的韵味,此女容色之美比之尤物萧雅兰更甚。

    只是萧雅兰秀色照人,令人男人一见之下便想和她上床,共傅巫山行**之事,而对于眼前这个女子则不敢造次,美色虽好,但还是要留得性命才能享受。

    秋波流转,女子抬起头来,冰刀雪剑似的目光在萧雅兰身上一掠而过,后者惊觉满眼寒光凛凛,竟似隐隐有剑气逼来。

    女子目光满是恼怒之意,半晌后方才轻轻叹了口气,语气淡然道:“你竟然已”

    萧雅兰再次跪在地上,神色黯然道:“回宗主,弟子已被人破了身子。”

    “是谁”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却使整个香舍都充斥着冰寒之意,女子秀眉微蹙即舒,室内一切如常。

    眼中愤怒之色逐渐消退,女子轻轻道:“起来说话,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你慢慢把事情告诉我,不得有一丝隐瞒。”

    萧雅兰盈盈起身,将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把所有的一切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女子。

    “这人到底是谁”那女子听了萧雅兰的话,心中升起一丝异样,疑惑道:“我离开了一段时间,流球竟然出了这么一位少年好手。”

    萧雅兰乖乖女侍立在一旁,说的多,错的多,虽然早与张霈串好了口供,但是她并没有十足把握能够骗过神通广大的宗主,所以她没有主动答话。

    女子坐起身来,伸手掠了掠瀑布般的长发,举手投足间风情毕现,无论形态动作均齐集天下至美的妙态,简单一个动作竟是说不出的好看,仿佛有种天然的魅惑。

    “天意,事已至此,追究下去也没有任何意义了,只可惜了一身好根骨。”女子恢复淡然神情,不过言语中却有着掩饰不住的失望,淡淡道:“这次流球王对付东溟派你就不要插手了。”

    萧雅兰心中不解,肃容道:“这是为什么”不过当娇音脱口而出后她才下意识的掩住小嘴,宗主并不喜人发问。

    “我总感觉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明哲保身,我们还是不要去趟这浑水的好。”女子看了萧雅兰一眼,没有怪她,声音轻轻道:“你只要留心为师让你找的东西,其他一切都不用管了。”

    萧雅兰恭声道:“弟子明白。”

    女子站起身来,莲步轻移间,纤细的柳腰轻轻扭摆,走到萧雅兰身边,轻抚着她黑亮柔顺的秀发,露出一个动人之极的笑容,柔声道:“师傅马上又要离开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脸上同样绽开一个甜甜的笑容,萧雅兰轻轻挽着女子如玉的纤臂,娇声道:“师傅才回来又要离开吗”

    “最近传闻有黑榜高手在附近出现,为师想去会他一会。”女子眼中满是宠怜之意,露齿一笑,仿佛冰容解冻,春回大地,声音中竟有一丝喜悦的成分。

    “黑榜高手”萧雅兰心中一动,目中闪过一道古怪的光芒,神态娇憨道:“是流球王请来的黑榜高手吗”

    女子冷冷一晒,神情不屑,声音沉冷道:“莫意闲和谈应手若非一并前来,为师就叫他们再也回不去中原。”

    原来流球王请来的黑榜高手是“逍遥门主”莫意闲和“十恶庄主”谈应手,萧雅兰心中默默想道,脸上却玉容如水,轻声问道:“师傅不是去见他们,那是见谁”

    “浪翻云。”女人沉默了片刻,轻轻说一个人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