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香艳的惩罚(上)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三天的时间转眼即过,该做的准备工作也做的差不多了,商议了几套危难时的应急方案,东溟夫人便带着派中高手,一行人浩浩荡荡的上路了。

    炎热的夏季刚过去不久,虽说秋大已至,气温仍然非常高,只有每天早晚的时候,才有清爽的秋风带来一丝凉意。

    每天中午,天上那燃烧的火球就好像要为他曾被后羿干掉的九个兄弟报仇一样,热浪腾腾,照射得世间万物都抬不起头来。

    此时正是晌午时分,阳光火辣辣地照晒着,大地仿佛放在一个蒸笼上面,不断的腾起一阵阵白烟,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生活的农人也纷纷回到家中休憩。

    路上连个鬼影都形没有,若非事情紧急,没人愿意顶着这么大的太阳走动,甚而连觅食的野狗,此刻也趴在高树屋檐的阴凉下,搭耸着脑袋,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空气干燥,没有一丝风讯,流云凉风仿佛被禁锢了一般,一切都屈服在炎炎烈阳之下。

    蓦然,一阵轻快的铁蹄敲击声由远及近,金属与地面亲密接触发出的声响破坏了大地的寂静,随着蹄声渐近,三十六匹马儿缓驰而来。

    那三十六匹骏马无一不是大漠良驹,生得隆颡麹蹄,又高又壮,昼行一百里夜奔八十里那是一点问题没有,不过此刻它们长长的鬃毛被汗水所湿,紧紧覆粘在身上,鼻孔里也喷窜着两股白色的烟气,显然以它们这么好的身体素质在如此高温下赶路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可是奇怪的是健马累的够戗,而那骑马的三十六名骑士却是丝毫不见疲态,难道他们是钢铸铁打的不成

    他们头上戴着宽大的竹笠,面容刚毅似铁,眼神锐利如刀,呼吸平稳绵长,明眼人一看就知道他们全是内家高手,众骑士紧紧抿闭的嘴唇略显干燥,身上却没有丝毫汗渍,仿佛他们是刚刚跨上马一样。

    这些人即使普通人也能一眼看出他们的不凡之处,身上一袭雪白长衫,背负样式华美的长剑,脊椎骨挺得笔直,傲然昂首的护侍着两辆精致华美的马车。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我笑看红尘人不老”一首语言直白但曲意欢欣的歌谣自后面那一辆被两匹蒙古种良驹拉乘的精雅车驾中逸出,准确来说是自马车中的一个男人口中逸出。

    张霈“费尽心力”,“吃尽苦头”习得驭马之术,当然一同提升的还有御女之术,到头来却硬要赖在单疏影的车驾里,而他的解释更让人啼笑皆非:你老公长的那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天上没有,地上唯一,怎么能随便招摇过市,抛头露面,以我这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载的无限魅力,若是被那些大家闺秀、小家碧玉、名媛贵女、贞洁少妇瞧见了还不一哭二闹三上吊,以死相逼,非我不嫁

    美人儿对自己大耍无赖的未来老公完全没辙,连东溟夫人都默口不言,旁人更是不敢有半句闲言碎语,不单因为张霈是东溟夫人的徒弟,更重要的是他如今的身份是东溟派的“监院”,手中握着能够掌管东溟派上下杀生大权的东溟令。

    “我得意的笑,我得意的笑,我笑看红尘乐逍遥”张霈枕着单疏影的大腿手中抓着一卷泛黄的书册,放声而歌。

    “相公,这歌我从来没有听过,是你家乡的曲子吗”单疏影边替张霈按摩着肩膀边娇笑着说道:“那次在湖边上你唱的那首歌我至今还记得,真是意境优美的曲子。”

    “这歌是我编着瞎唱的。”张霈脸也不红的笑道:“纯属业余爱好,娘子不要见怪。”

    在这个时代,一没有人控告他剽窃要求赔偿,二没人起诉他要他接法院传票,从他张某人口中唱出来的,当然是属于他的。

    再说,唱唱首歌念念诗泡泡小女生又不是什么天理不容的事情,比起那些利用掌握的历史知识,篡改历史的同乡们,张霈觉得自己纯洁的就像处女一样。

    明媚的阳光透过天边的薄翳和远远近近高大茂密的防护林带照在车驾的纱帘上,车厢内温度虽然比外面要凉爽些,但仍是不低。

    单疏影并未着外裳,身上一袭单薄的白丝短衫,从她略微敞开的领口正好看到裸露在外的半截酥胸以及那道若隐若现的迷人乳沟,肌肤如雪,白若凝脂,令人眩目。

    张霈的注意力难得的没有停在单疏影丰满高耸的所在,他的眼睛望着握在手里的书册,脑中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一件有可能关系到此次王宫之行成败的事情。

    这次东溟派进宫给流球王妃祝寿的人并不多,去的人多了,东溟山庄的防御必定有所松懈,若是被人趁机把老窝给端了,那才真是欲哭无泪,连个喊冤诉苦的地方都没有。再说,武功稀疏平常的人去再多也是白搭,只是白白送死而已,按张霈的解释去的人多了,最后若是闹翻了,打起架来,连溜都不好溜。

    这种事情电视里经常有演,主人公明明有机会突出重围,偏偏有配角人拖累,既要救那个,又舍不得丢下那个,即使最后好容易冲了出去,也是身受重伤,张霈可没那么傻。

    这话说的虽是难听了点,单婉儿却笑意盈盈的看着张霈说的口沫横飞,而一众长老面面相觑,最终也没人站出来反驳他的话。

    张霈最后更是宣布了一条近乎疯狂的命令,他轻描淡写的要求东溟派的长老,此次进宫给王妃贺寿,若是一切顺利也就罢了,但是如果他和单疏影母女二人有什么不测,那就是大家缘分尽了,其他人一律不准为他们报仇,该退隐的退隐,该投降的投降,不要做“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糊涂事。

    那些杀生成仁的傻鸟历史见得多了,虽然横看竖看这些人也不像愿意为自己报仇那种人,但张霈仍害怕自己魅力太强,这些人在他的感召下会牺牲自己,为防万一给所以给他们下了一个死命令。

    疯子这是听见张霈下令的所有长老第一个反应,但是当他们冷静下来以后,这些长老看向张霈的眼睛里仿佛都多了一点什么。

    张霈只要一想到那些长老肉麻兮兮的眼神就忍不住想笑,这到并非他假仁假义不想让人替自己报仇,只是他们根本没这个实力,何必让这些半只脚都踏进棺材,也没几天好蹦了的人提前去阎王爷那里报道呢就当做好事吧僵尸医生里的应宽怀做好事抵消天劫,张霈也从善如流的仿效一下,争取博各长命百岁。

    再说,他又不是打不赢还要硬上的傻b,若是打不过他逃跑绝对能跑第一,脱身的问题不大不过若是带着一大一小两个美女想要全身而退他就有些没把握了,至少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这也是张霈不让韩宁芷那丫头跟来的原因,也是他第一次对她发脾气,只希望不要是最后一次才好。

    当然对于自己的小老婆张霈可不敢大意,临行前他特意将四大护法仙子调回东溟山庄保护她的安全,若是张霈真的有个什么意外,她们唯一要做的就是将她安全的送回中原韩府。

    尚毅这已经暴露身份的间谍已经是没有任何威胁,但那个潜伏在东溟派里仍没被揪出来的内奸却是一个隐患,张霈费了一通功夫下来,仍是没有半点头绪。

    不过四大护法仙子的忠诚是可以保证的,因为她们都是东溟夫人收养的弃婴,间谍可以有小孩,但绝对不可能有婴儿。

    东溟派里除了张霈和单婉儿以外没人知道内奸的事,不算尚毅,张霈隐隐的感觉到内奸一定就在这次一起进宫的包括护派四将在内的三十五人当中。

    “想什么呢”面色恬静的单疏影举起放在张霈肩膀上按摩的藕臂玉手,在发神的男人面前轻轻晃了晃,神态娇憨,芳唇轻吐妙音,“可是又在想哪家的小妖精”

    那甜甜的清脆,就如一股清冽的山泉,温柔的淌过张霈的心田,涤洗他的灵魂,回过神来的男人嘿嘿一笑,道:“哥哥想的还不是你这个迷死人的小妖精。”

    单疏影的小手轻轻的抚弄着张霈的耳朵,**裸的威胁道:“信你才怪,快老实交代。”

    “女侠饶命,女侠饶命。”张霈很配合的枯着脸,告饶道:“女侠明鉴,我我这不是在看书嘛”

    “看书那你刚才说的话就是骗我了真是个坏人。”单疏影媚媚一笑,面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弯成了一双美丽的月牙儿,伸出修长白皙的纤纤玉指在张霈额头轻轻一点,轻声嗔道:“你明明连书都拿反了还说看书呢”

    啥张霈尴尬的将书反过来,哪知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原来并未拿反,不过这一换到是真的反了。

    “反了,反了,娘子要造相公的反了,你这小妮子竟敢戏弄你家相公”张霈第一个反应就是头脑发懵,自己被耍了,然后身体比脑筋更快做出反应。

    张霈撑起身来,伸手滑入单疏影短衫之中,在她腰间的嫩肉轻轻摩挲起来,美人娇躯一颤,秀美的娇颜顿时升起一抹红霞,伸手欲阻。

    眼中闪过一丝奸猾之意,张霈来了一个太级推手,拉着美人的小手,直接按在了自己跨下。

    “大坏蛋,你想要干什么快放开人家”单疏影臻首低垂,俏脸绯红如绣锦,胸前那对微颤颤的肉丘随着急促的呼吸快速的膨胀,芳心羞怯,身子一动也不敢动,连张霈已经放开了她的手也似并未察觉。

    “坏蛋”张霈在她腰间软肉上捏了一把,旋又不舍释手的揉抚起来,轻笑道:“影儿,你不是正摸着相公那里吗我是好是坏你还不知道”

    “你”单疏影猛的缩手,脸儿红彤彤的,勾人得很,让人想冲上去咬一口。

    “有功就赏,有错就罚。按照张家的家法,既然做错了事,当然要有所惩戒了。”张霈轻轻嗅吸了两下,单疏影身上那似有似无的淡淡幽香使他心摇神荡。

    张霈忍不住将手探上她的短衫内,隔着亵衣揉搓她丰满秀挺的**,那两点嫣红也在高耸跌荡的硕**球上傲然抬头。

    单疏影贝齿轻咬下唇,不让嘴里发出羞人的声音,低声道:“哥哥,不要逗人家了”

    “好了,我的好影儿,准备受罚吧”张霈脸上露出一个邪意十足的笑容,一把将她抱在怀中,单疏影娇羞道:“哥哥,你你要干什么”

    张霈眼中闪动着兴奋的光芒,怀坏的笑道:“出嫁从夫,好影儿,你是自己乖乖地脱下裙子让老公打你的小屁屁,还是要我帮你脱”

    “啊”单疏影惊呼一声,旋又以袖掩口,在男人怀中哪里有她反抗的余地,或者说,在张霈怀中她越反抗男人越有兴致。

    “哥哥,影儿知道做了我真的错了哥哥,你就放过人家一次嘛”

    在单疏影半推半,欲拒还迎之中,张霈将她身体翻转过来,压在自己膝上,粉脊玉椎朝上,秀容朝下,强迫美人摆出一个美臀高高撅起的样子

    张霈伸手隔着罗裙抚摸着单疏影滚圆硕挺的肥臀,接着连罗裙和贴身短裤一并褪下,单疏影只觉得下身一阵凉飕飕的,如白玉般圆润的美丽屁股,已经诱人地暴露在空气中了。

    她的后庭菊花小小的,不但没有丝毫异味,甚至还有淡淡的香气,张霈不禁伸出手指轻轻在她菊门一触,那娇艳的花儿立刻如同受惊的海蜇般向内收缩。

    一股难以忍受的酥麻快感自下身荡漾开来,瞬间袭遍全身,单疏影竟然不顾一切的大声呻吟起来,这到把张霈吓了一跳,气随心转,天魔场整个张开,笼罩着整个车驾。

    “好影儿,真没想到你的这处妙穴竟然如此敏感,嘿嘿,相公不作弄你了,我们开始执行家法吧”张霈轻轻地拍了拍那两团粉嫩的软肉,接着出其不意的重重拍下。

    “啪”的一声,泛着微红的丰隆美臀微颤颤的一阵轻晃,荡出一道肉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