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高潮杀机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陈菲一对圆滚滚的**随着高氵朝后急促的娇喘,好象两只白兔般调皮的跳动着,两颗可爱之极的红樱桃越发娇艳迷人。

    精虫上脑的张霈瞪着一双赤红如血的双眼,猛的扑了过去,床榻不堪重负的发出“嘎吱嘎吱”的呻吟,抗议直接被无视了,张霈重重的张口咬在陈菲丰满高耸的**顶端那粉红色的娇嫩处,没有丝毫怜惜之心。

    通过彼此毫无阻碍,零距离接触的肌肤,张霈感受着陈菲娇嫩肌肤散发的滚烫热量和柔软韧性,鼻中闻嗅着成熟女人特有的香味,一股邪火不可遏制的在男人心底燃烧起来。

    张霈全身颤栗,兴奋欲狂,舌头和牙齿并肩作战,在陈菲丰硕**上留下一串串湿痕和一个个清晰的牙印,当他的牙齿重重啃咬着陈菲粉红羞挺的蓓蕾时,更是让她痛呼不己,全身镀上一层妖艳的绯红。

    张霈每次和心爱呀女人欢好的时候都是有情有欲,内心不由自主会很怜惜对方,克制自己狂暴的黑暗**,在聚宝阁花大价钱买的乳环也不知道压在哪个箱子底去了。

    哎其实说穿了张霈就是有色心没色胆,离真正的极品色狼的境界还真差的远了,不过这也不能怪他。

    此时的张霈更多的是一个看客,仿佛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在生活,没有真正的融入古代的生活,这种情形就有点像无限恐怖中的男主角,不同的是这里没有恐怖丧尸和异种怪物。

    有时张霈真希望自己能像叶天龙一样,身体里面封印着黑暗魔神什么的,可是现实和理想是有差距滴,好比刚才大厅中那看似香艳到令人流口水的一幕,张霈能当着萧南天的面和陈菲和方晓彤两女拥吻缠绵,但若真要他当着对方的面和二女共赴巫山,翻云覆雨,他绝对做不来。

    前世的张霈是个生活在低层的小人物,那是的他常常寻找一些小幸福来压制自己的**,比如到街上看一看那些不属于自己的美女,去银行看一看那些不属于自己的钞票,到车展上看一看那些不属于自己的跑车,然后在街上找一个乞丐看,告诉自己:没关系,刚才的那些也不属于他

    来到强者为尊的大明朝,张霈的本性并没有发生什么大转变,即使决定猎艳天下,但也没能真正放开手脚,以他此时的武功,放眼天下还有所不及,而琉球却已不在话下,除了不知隐在何处的阴葵派“阴后”以外,可说无人能敌。

    若是换了别人,可能早和超过两位数的女人发生了关系,可张霈却没有这样做,而且在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女人后,张霈对待她们都是关怀疼惜,放在手里怕飞了,含在嘴里怕融了除了第一次在心魔的影响下对萧雅兰有些淫虐以外,当她正式成为张霈的女人后,他对萧雅兰也产生了感情,并没有只是单纯的把她视为泄欲的工具。

    天魔功霸猛无匹,但为何魔门修练此功的人却寥寥无几,这是为何一方面是因为没有记载天魔功的那卷天魔策,另一方面是因为若不是拥有大智慧大定力之人而强行修练此功,其结果并将轮入九幽魔道,成为**的奴隶。

    随着张霈开始修练天魔功,一切都在潜移默化的发生转变,不然张霈也不可能有设计得到斩冰云这种是男人都会有的“卑劣”想法,但这转变到底是好是坏却没人说的得清楚

    此时在陈菲和方晓彤面前,张霈明显没有那么多顾虑,完全是有欲无情的状态,征服、彻底征服,粉碎敢于抵抗的一切。

    张霈现在需要的只是在眼前这两具活色生香的**上发泄心底黑色的**,陈菲娇柔的**让他爱不释手,压在她软滑的娇躯上,灵活的舌头逐渐顺着陈菲滑腻的**吻遍她全身的每一处,从高耸的雪峰吻到了光洁的玉颈,从玲珑玉润的耳垂到绯红发烫的脸颊

    张霈的双手也没有闲着,十路大军向下一路攻城掠地,攻势猛烈,抚过平坦的小腹来到神秘的花园,由于刚才的颠凤倒凰,陈菲的已是溪流涓涓,红嫩裂缝在一开一合间散发着令人欲动的淫糜气息。

    口干舌燥,热血奔腾,张霈猛的吻上了陈菲丰润的香唇,伸出舌头与她的柔软香丁纠缠在一起,两根舌头在那里翻滚着。

    娇柔的嘴里分泌出丰富的津汁又甜又甘,张霈恣意吸吮,一双魔手双管齐下,分别把玩着陈菲高耸的美乳和淫湿的,陈菲呼吸越发急促,娇躯在张霈身下难耐的扭动着。

    敏感部位被男人肆意玩弄,陈菲这精通床榻之术的小妖精在张霈手中也不是对手,很快败下阵来,玉体不住对他磨蹭,任他予取予求,苦苦哀求自己空虚的身体被男人火热的**充满。

    陈菲四肢如八爪鱼般紧紧夹着他,“咿咿呀呀”**不止的樱桃小嘴由于被张霈火热的吻封住只能传出声声嗯嘤闷哼。

    在声色双重刺激之下,张霈感觉小腹仿佛烧着了一团火,膨胀欲炸,虎喉一声,双手粗暴的分开陈菲雪白修长的**,重重压了上去,兵临城下,冲破玉门关。

    虽然前期的预备工作做的很到位,陈菲本身又非雏儿,但润滑的花径对张霈来说仍显窄小,一阵撕裂般的剧痛猛烈地冲击着她的脑部神经,男人的象征已经进入她的身体。

    不过在火力全开的张霈一波接着一波的狂抽猛送之下,陈菲很快苦尽甘来,享受到**的甜蜜。

    “啊来了,嗯啊”受到巨大冲击的陈菲全身痉挛般轻颤不已,终于在张霈第三次将她送上快美的巅峰后昏迷过去

    夜沉如水,更深露重。

    一钩银月之下,春晓楼人字形铺开的琉璃瓦在清冷的月色下反射出淡淡的白光,后庭花园中各种奇花异树香气袭人,荡漾在“天香阁”这醉生梦死的男人乐园。

    男人有钱就变坏,男人没钱更坏,因为他“坏”完了,还不给钱。

    起早贪黑用在这位仁兄身上是再适合不过了,夜空中只见一个巨大、硕大、庞大的黑影倏然一闪,稳稳的落在一棵高树之巅,姿势之潇洒,比之握虎藏龙中李慕白也不逞多让。

    借着月光和居高临下的地理优势,黑影轻轻探身俯瞰,专业,真他妈太专业了,他的一举一动无不透着专业的味道。

    薛明玉虽被张霈所逼,不得不暂时退隐江湖,但采花这高挑战的行当却从不缺乏新鲜血液,只是不知道眼前这位身手比薛明玉有过之而无不及的“高手”到底是何方神圣

    大家大院的天香阁当然养了不少护院打手,这些负责看场子的职业混混,平日里呼呼喝喝,狐假虎威惯了的恶奴,吓唬吓唬醉酒的莽汉还行,却不是什么上的了台面的人物,话说回来,天香阁也不是什么龙潭虎穴,机要重地,它只是男人寻欢作乐的地方,若这里真是刀山剑海反倒是稀罕事了。

    然而此时春晓楼附近森严的戒备却明显有些反常,三队提着扑刀的玄衣武士来回巡逻,他们手中反射着幽幽冷光的长刀仿佛隐藏在暗夜中猛兽的森冷利齿。

    这些天香阁临时客串的护卫都是萧家的人,萧南天贵为萧家之主,他的安全工作当然不能马虎。

    蛰伏于树颠的黑影就像生活在黑暗世界的恶魔,一袭紧身黑衣,脸上带着黑色面巾,融合于黑夜之中,一双虚眯的眼睛不时爆出一道倏闪而逝的凛冽寒茫,缕缕寒芒穿透夜色,洞察着春晓楼附近一切的玄机。

    黑影小心谨慎地观察了大约一柱香时间,确定了三队武士巡逻的时间,足下陡然发力,树叶向下轻轻一沉,如风拂柳般轻飘飘的滑下几丈高的树颠,杳无声息落地落在地面,隐在一座假山的阴影之中,没有惊动任何巡逻的武士。

    轻巧而快捷的步伐与黑影硕大的身躯完全不成比例,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与“十恶庄主”谈应手称兄道弟的“逍遥门主”莫意闲。

    莫意闲所学颇杂,却又学而未精,不过在所有功夫中,他最擅长的便是轻功了,登上黑榜十大高手宝座的时候,轻功的造诣远远地超过了其他功夫,这一方面和他个人喜好有关,另一方面因为他和薛明玉有着某方面共同的爱好。

    黑榜代表了江湖人渴望的名誉和声望,能够成为黑榜高手的人,黑夜对他早已不能成为阻碍,何况头顶上还顶着老大一个月亮,虽然不像浪翻云般借着月光能够看穿隐在面纱下美女的真容,但是揪出黑暗中的暗哨名卡还是绰绰有余。

    莫意闲目锐如刀,略过波光粼粼的湖泊,落在春晓楼上,当巡逻的武士自身旁不远处经过的时候,一丝狰狞的笑意爬上满是赘肉的脸颊。

    避开两名隐在暗处的内家高手的视线,莫意闲也跟着不见了踪影,除了鸟虫蚊蚁外,均无所觉。

    莫意闲施展轻身功夫,整个人如夜鹰般滑过平滑如镜的小湖,其间脚在湖面点踏数次,荡起几圈无声的涟漪,接着悄无声息地来到春晓楼的偏角,身形陡然拔升,落到二层楼廊之上。

    收声敛气,窥准透着灯光的窗口向内望去,莫意闲看见帘幔高高挂起的床榻之上,张霈和陈菲的激战最接近尾声。

    扔下在高氵朝中昏厥的陈菲,张霈立刻转向新的战场,准备打响新的战斗。

    宽大床榻的另一头,一丝不挂的方晓彤羞滴滴的睁着美眸,娇躯呈大字形躺在那里,等待男人的宠幸。

    男人来青楼妓院,玩的就是风情,特别是那些家中有妻有妾,艳奴骚婢成群的男人,他们为什么肯在烟花之地大把大把的花银子,难道真是因为这里灯红酒绿或是钱多了没地方烧当然不是,他们还不是冲着窑子里姑娘的风情姿韵来的。

    细长的柳眉、明澈的双瞳、秀直的鼻樑、娇润的樱唇和光洁的香腮,恰到好处的集合在了同一张清纯脱俗的美靥上,还配合着一份让人无法抗拒的迷人气质;身材修长而健美,体态苗条而丰满,姿态婀娜而端庄;一头黑亮柔顺的青丝散发着与光滑柔润的肢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烘托出了肌肤的弹性和悦目的**,浑身上下绝没有一点瑕疵。

    娇嫩蓓蕾初绽,粉色蓬门轻开。

    诱惑,**裸的诱惑这是好色男人在家里感受不到,至少现在还感受不到的淫糜诱惑。

    欲血沸腾的张霈看着方晓彤此时诱惑力十足的poss,刚刚才放翻了陈菲的狰狞处越发狰狞,审视着近在咫尺的艳色,喉结无意识的滚动起伏,吞咽着口腔分泌的口水。

    莫意闲来这里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让张霈死在这里,此计不可谓不毒,尚野和谈应手带领一千精锐禁卫军偷袭东溟山庄,莫意闲刺杀张霈,东溟派必然大乱,而且若张霈真有个三长两短,东溟派和萧家必定势成水火,两虎相斗,对琉球王自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偷袭东溟山庄失败的消息还没有传回首里,然而不管这件事情成功与否,莫意闲刺杀的行动却不会改变

    莫意闲并不担心自己会失手,当他揽下刺杀的张霈的任务时,在他眼中,张霈就是一个死人了,尽管从各方面得到的情报来看,张霈是一个实力强大的对手,但高高在上的黑榜高手哪里会将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后辈放在眼中。

    莫意闲乃色中恶鬼,看着眼前香艳火辣的春宫真人秀,当然没有不动心的道理,暗忖等一下杀掉张霈以后,一定要将两女掳走,淫虐一番。

    江湖中人虽不齿莫意闲的为人,但却没人小觑他的功夫,曾抱着这种想法的人大多都趟在坟墓里去了。

    莫意闲没有冒然出手,而是小心翼翼的等待着,他在等一个最佳的出手机会,不知为何,一种挥之不去的不祥感觉袭上心头,他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是一种不能用语言描述的感觉,是一种连他自己也无法解释的直觉,有点近似于野兽面对危机时所表现出来的本能。

    这种灵锐的直觉曾一次次帮助他逃过杀劫,而自莫意闲成为黑榜十大高手之后从来没有出现过。

    方晓彤在张霈眼中完全是一只待宰的羔羊,他猛的扑了过去,双手紧抓着她一只高耸的玉峰,伸出舌头不住地舔着她鲜嫩无比的椒乳,双腿像巨大的钳子一样分开她的,神剑粗暴的进入剑鞘,方晓彤“嗯”的长哼了一声,雪白光洁的俏脸痛苦的扭向一旁。

    张霈不停地抚摸着她细腻的肌肤,双手不断揉捏那对娇嫩的玉女峰,减缓她痛楚的同时将她推向另一个欲仙欲死的高峰,方晓彤不由自主的摇动臻首,雪白的胸脯不停的起伏,臀部左右晃动

    在男人狂风骤雨般的冲击下,方晓彤全身抽搐起来,圆润的臀部产生痉挛,双腿用力向内夹紧,使劲收拢。

    “啊”方晓彤口中带着泣声,发出醉人的呢喃之音,娇躯一阵痉挛和颤抖,接着一股液体正顺着自己大腿流下。

    被方晓彤那紧凑泥泞的花径吞吐抽吸着,一种神秘的力量把张霈引到无垠的深渊,一股巨大的热流从脑后沿着脊椎向下滑行,令人惊悸的快感流遍全身

    机会稍纵即逝,没有任何犹豫,莫意闲眼中爆起一道璀璨的厉茫,狂飙而出,肥大的身躯却仿佛灵敏的狸猫般穿窗破户,重重一拳向着张霈没有任何防御的后背轰杀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