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偷情宝鉴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什么是缘分宁有人问隐士。隐士想了一会说:缘是命,命是缘。此人听的糊涂,去问高僧。高僧说:缘是前生的修炼。这人不解自己的前生如何,就问佛祖。佛不语,用手指天边的云。这人看去,云起云落,随风东西,于是顿悟:缘不可求的,缘如风,风不定。云聚是缘,云散也是缘。

    感情也如云,万千变化,云起时汹涌澎湃,云落时落寞舒缓。感情的事如云聚云散,缘分是可遇不可求的风。

    世上有很多事可以求,唯缘分难求。

    茫茫人海,浮华世界,多少人真正能寻觅到自己最完美的归属,又有多少人在擦肩而过中错失了最好的机缘。或者又有多少人有正确的选择却站在了错误的时间和地点。有时缘去缘留只在人一念之间。

    缘即如风,来也草是缘,去也是缘。己得是缘,未得亦是缘。

    或许在内心深处,单蜿儿将两人间所发生的一切都当成了既定的天意,三生的缘分。

    前世五百次的回眸,才换得今生的擦肩而过l所有的一切都有它出现的理由,不必为此而感到惊讶l挣拒其实只是基于女性本能的反抗,自身的矜持,单蜿儿自先夫亡故以来,端庄守礼,对任何男人都不假辞色,没想到却偏偏钟情于张需这个身份尴尬的徒弟兼女婿。

    天意难违莫逆,既然无法抗拒,又何必挣扎呢个想到此处,单蜿儿紧绷僵硬的身躯漫漫放柔放软,不再挣扎。

    单蜿儿身体轻轻在男人温暖的怀抱中,臻首微垂,想着女儿家的心事,神情一会儿羞涩,一会儿哀蜿。

    张需武功高强、内力深厚、虽非水火不浸、辟谷不食,但早过了不惧寒暑,心智坚定的境界,可如今他的心却璞通璞通狂跳不己,完全无法平静下来。

    他知道单蜿儿的心中有自己,可是并没想过彼此会在这样一个尴尬的时候见面,自己刚才不但看光了她的身子,更是

    张需感到怀中端庄秀美的单蜿儿娇躯己经放松下来,他只觉心欢若狂,惊喜万分,不禁偷偷松了口气,知道怀中这美丽的可人儿对自己的感情又增加了一分。

    他看了单蜿儿一眼,她玉颊闪动着诱人的粉晕艳霞,身上只穿了一件薄柔的外裳,曲线曼妙,一览无疑,尤其是她胸前两只丰挺,浑圆硕大宛如玉碗般巍巍挺立,又似两座精雕细琢的玉山,甚是柔软,随着她的呼吸而微微起伏。

    张需微微地括展胸肌,那美妙的触感差点让他发狂,单蜿儿那鼓涨涨,微颤颤的玉峰顺着他的胸膛摩擦,两点夹出的肉粒隔着薄薄的绣锦外衫怒然而绽,那是一种无比**的感觉。

    张需按在单蜿儿纤臂的大手徐徐向下滑落,紧紧环住了她柔弱无骨的柳腰,头着她滚烫发热的绝美俏颜,轻轻摩擎着,嘴里柔声道:“蜿儿真美,我会永远怜你爱你,相公答应你,我会生生世世守护你。”说话的时侯,张需偷偷在称呼上升级了。

    好色男人现在说甜言蜜语就和喝白开水一样轻松自然,不过张需在说话的时候还是偷偷分神注意着睡在床上单疏影的有无响动,心中有种做贼偷情的心虚感觉。

    在爱情面前,女人更勇敢更坚韧更有一种为爱痴狂的无畏,而男人,再好看的风景,看久了也会烦,再好的老婆,也不免审美疲劳。

    好华丽好充分的理由,好理直气壮的说法,换个地方,换个人,鼓起勇气,开始偷情吧l正如千古奇书偷情宝鉴记载,若是不打算长久战,期望取得最终抗战胜利的朋友请记住偷情的时候千万不要参杂任何私人感情,严格执行“清清白白做人,干干净净偷情”的原则和方针。

    为什么不干脆去青楼妓院找小姐个男人爱俏,裱子爱钞,大家明码实价,童矍无欺。

    青楼楚馆,妓院勾栏男的姑娘从不嫌弃顾客,只要你有银子,你就是上帝,即使你长的实在对不起观众,外加不举早泄,但素质很高的姑娘仍会发出很专业的叫声表示自己被你征服了,虽然她根本不痛不痒,但缥不如偷,那种与偷情对象之见暖昧难言的完美感觉只能意会不可言传。

    要把偷情列为绝对机密,绝对隐瞒,做到天知、地知、你偷情对象知、我知。

    在这关键的一点上,张需当然不会笨的大肆宣扬,这虽然是强权时代,但同时也是封建时代,为什么。07一拍二十多部,历时50多年仍长生不衰,令无数人对间谍职业崇拜向外全刺激啊l所以,若是公开了还叫偷么个偷情对象最好是陌生人,爱人的亲人是最忌讳的关系,张需偷情竟然偷到丈母娘身上,如此嚣张大胆,不得不让人竖起中指说一声:“l

    千万千万不要和长得比自已女人还丑的人偷情,她想不通,你想不通,我也想不通。

    追求高氵朝不是错,但偷情不是偷人,切莫搞出人命来,若是单蜿儿比单疏影先大肚子,张需这玩笑可就开大了,虽然现在两人还远远没到这一步。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出走,要随时做好事情败露的应对准备,做好最坏的打算,给自己留条后路。

    偷情是把双刃剑,高氵朝越爽,风险越大,想刺激就得付出代价,好的间谍随时都在身上暗藏一颗毒药以便被捕时为国捐躯,更何况平凡的你。

    单蜿儿轻轻的抬起臻首,灿若星辰的眸子深深地凝望进他炯炯生威的虎目,两人的眼神近距离交汇,时千可漫漫的流逝,牢牢拈在一起,不愿分开。

    美眸望着自己心爱的男子,单蜿儿从他眼神中看到了真诚与怜惜,看到了令人心碎的悸动。

    一丝渴望漫漫在单蜿儿心中升起,张需深情的看着她那双宝石美丽的眼瞳,他的心渐渐被吸入那无边无底的情海汪洋,粉艳檀口轻启微分,一丝似赓非赓的芳香飘入鼻端,催人欲醉。

    如云秀发柔柔的好像春风般轻轻拂过张需的脸庞,弄得他脸上痒痒的,就像一只刚刚睡醒的墉懒小猫一样拔弄着他本就不堪撩拨的心弦,弄得他口干舌燥心潇谎。

    张需的唇贴着单蜿儿光润的脸颊轻轻滑向她和气如兰的檀口,准确而迅速的吻上了她香甜诱人的红唇。

    单蜿儿心中羞涩,美眸中闪过一丝慌乱,香唇失守,好色男人得尝所愿。

    张需心中激颤,自己又再次吻上了那娇艳柔软的绛唇,湿滑温润,甜美芬芳。

    他将两瓣丰润软腻的香唇轻轻含住,态意添允、尽情品尝,接着撬开单蜿儿皓齿把守的唇关,灵舌长驱直入,肆意追逐挑逗美人儿那软柔滑湿的香舌。

    单蜿儿芳心羞急,这冤家怎这般大胆,女儿就睡在边上,若是她被吵醒了怎么办个张需紧紧封住了单蜿儿的檀口,她娇躯微颤,却害怕吵到疏影而不敢用力挣扎,只得任他“胡闹”,予取予求,大开方便之门。

    张需患意的品尝着怀中伊人的甜美,吸吸着她的娇艳红唇之内的清冽、甜美的津液,霸道的舌头扫荡着她口中的每一个角落之后与它的主人纠缠在一起。

    单蜿儿的俏脸上增添了几许动人的红霞,美目紧闭,而长长的睫毛却是上下的煽动着,显示出它的主人内心的激动,随着时间的消逝,她放开了身心,脑中什么也不想,激情澎湃的回应着张需火样的热情。

    张需明显的感受到了单蜿儿身理和心理的微妙变化,一边肆意的与她的丁香软舌缠绵交织,不断允吸着她香甜的津液;另一边,张需抱着她的双手不由地在她娇美的身躯上探索。

    脑中幻想着单蜿儿高耸滑腻的酥胸**,张需搂着她纤细蛇腰的双手向上攀去,猛的握住了那饱满沉甸的双峰。

    双手有节律的温柔的爱抚搓压着,浑圆娇挺弹绵滑嫩,手感光滑细腻,张需用心体会着那醉人的美妙感觉。

    呀l这冤家要要羞死人家么他怎这般这般会弄

    单蜿儿芳心纷乱,娇躯轻颤,娇嫩的玉丘被张需占据,称王称霸,想要说话,奈何檀口沦陷,自己敏感的身体更是让他魔手摸的全身酸软,羞急不堪,偏又毫无办法。

    两人不远处的秀床锦榻之上,疏影脸蛋红彤彤的安睡不醒,丝毫不知道近在眼前发生的香艳情事。

    另一边,战事正酣,张需占据雪山玉峰的五指大军轻柔地搓揉着柔嫩丰润的**,更不时地用温热的掌心摩擎着单蜿儿圣洁玉峰,口中则态意吸允着甜美的玉液。

    单蜿儿粉颊如霞,媚光四射,娇躯无力的瘫依在张需怀中,任他轻薄使坏。

    直到单蜿儿感觉自己快被他炽热的吻融化了,张需才轻轻松开她微微红肿的唇瓣,轻轻添了添涎在唇上的香液,柔声道:“蜿儿的唇好甜好美,相公真是怎么吻也吻不够。

    说完,张需坏坏一笑,双手托起单蜿儿圣洁的玉峰,头埋了下去.重重吻在她天鹅般优美的脖颈上,在那细腻娇嫩的雪白肌肤下,流徜着她温热的血液,甜涩挟带着丝丝如兰似赓的馨香从里面透入他的鼻端,萦绕在他心头。

    嘴唇贴着单蜿儿娇嫩的雪肤缓缓下移,舌唇口鼻喷出灼灼热气,下一刻,单蜿儿“轰”的一声震响,只觉耳畔传来一阵霹雳雷霆,思绪和意识都烟消云散,化尘而逝,唯一剩下的就是心底烧起的无穷欲火,无边无际的熊熊情火欲念仿佛要将她的整个身体和灵魂都燃成灰烬.

    单蜿儿柔若无骨的娇躯逐渐升温,直至滚烫,好似被星火点着的干材,不过即便如此,痴昵的美人儿依然紧紧抱着张需,不愿意分开稍许此时,张需的手悄然滑入了单蜿儿单薄的外裳,攀上她高耸的**,准确捻住那早己夹起的粉色蓓蕾,轻轻转拧,单疏影美眸中窜起一道炽热的情火,全身曼妙的曲线也随之微微颤起来。

    “嗯缨”一声轻吟自身后响起,激情缠绵到浑然忘我的两人却倏然分开,半晌后才敢漫漫转身,查看动静。

    单蜿儿粉脸红透,娇媚无双,将身体躲在张需身后,臻首几乎要埋进高耸的酥胸。

    这种情性就是偷情宝鉴所描述的最最最可怕的事情了一一装破奸情,捉奸在床。

    到了这一步,谁都不希望看到,谁叫你偷情偷的被老婆“人赃并获”这么失败个但是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从容面对吧l捉奸在床还细分为几种情况,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不过切记这个时候一定要镇定。

    如果你们还没有脱衣服,那恭喜你,机会大大的有,这时你就一口死死咬定是在嬉笑打闹,咬住,别松口,认死理l脱了衣服,还未办事的,就胡扯是在进行人体美学研究,或者身体按摩,绝不承认还会发生进一步的事情,好歹让她有点疑惑在心那些脱了衣服,而且正处在战斗进行中的,注意了,别慌,千万别慌,一慌说不定就阳痪了,后半生和下半身可是整个都毁了,马上拿出来对于这个时候还继续做完的兄弟请允许我说声佩服,穿好衣服掩护偷情伴侣先闪,此种情况的辩解要点一一第一次,真的,真是第一次。

    若是好死不死的在高氵朝的时候被人逮住,嗯,算了,这个就不说了

    张需偷偷向床上瞥了一眼,发现疏影刚才只是翻了个身子,他长长舒了口气,一脸正色的欲言又止道:“蜿儿,我们这样是不对的,,

    单蜿儿愕然的抬起美目,不能置信的看着张需,只听他继续道:“下次我们一定要找个没人的地方,嗯,若是这点难度太大,最低限度也要找个疏影不在的地方。

    单蜿儿“扑味”一声笑出声来,旋又掩住檀口,握着粉拳捶了张需一下,低声慎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心思开玩笑,需儿,我们的事千万不能让疏影知道,不然,我姑姑就没脸见人了”

    拜托.我们现在还没有那么啥,怎么你说的我们好似偷情的奸夫淫妇一样,张需知道单蜿儿仍是心中有愧,觉得自己和女儿“抢”相公,对女儿有所亏欠,也不说破,只是顺着她的意思,表示自己绝对会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