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窥浴美人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当晚。首理城。

    萧南天在自己的府邸清净幽雅的书房里,闷闷不乐喝着闷酒,想尚仁德何德何能宁若不是投了个好胎,中山皇座哪里轮得到他坐,想自己踌躇满志,卧薪尝胆,如今正缝乱局,磨刀霍霍,斩尚仁德于马下,登上金殿龙椅,指日可待,却未曾料到近日诸事万般不顺,屡屡受挫。

    “咕噜i”萧南天仰头饮尽杯中物,酒入愁肠,心中烦厌丝毫未曾消去半分,反有更甚之势,他越喝越闷,只觉无名心火仿佛一条吐信的毒蛇噬咬着自己的心,先是爱女险些受辱,之后那逆子更是失了踪信,烦郁之中不由重重将手中酒杯掷于地下,沉声喝道:“来人

    书房门开,一名管家模样打扮的下人闻声赶来,飞快扫了一眼孤独沉寂坐在堆满书籍书桌后面萧南天,束手垂眉,语声恭敬道:“主人有何吩咐”

    “为我挑选两名像姿色上等的女子。”此时的萧南天急需宣泄心中集聚的郁闷火气,而女人,特别是柔柔弱弱的女人无疑是最佳的选随着年纪越来越大,**野心也跟着膨胀到一个极度不稳定的危险状态,萧南天的精力日益消退,再不似从前那般龙精虎猛,夜战十女,某方面功能更是不如从前,大打折扣,根本不能满足正值虎狼之年,**强盛的娇妻美妾。

    每次使尽全力换来的却是妻妾幽怨的眼神,从此萧南天开始变得贪恋欢场,乐而忘返,最后更是渐渐迷上了处子。

    在萧南天眼中,处子不但是贞洁的象征,更是他征服蹂yo的上佳对象。

    虽然随着年龄和压力的同步率达到一个惊人的高度,萧南天的肉搏能力大大缩水,但对付未经人事的处子却是绰绰有余,威风犹在。

    “是。”管家神色不变,躬身答应一声,声音没有丝毫异样,看来这差事他己不是第一次办了。

    这个时候,萧南天脸色微动,沉凝片刻,轻轻挥手道:“算了,这里没你的事了,你下去吧l没有我的吩咐,不准任何人打扰进书房。

    “萧大人,什么事情在这里喝闷酒啊l”一个黑影突然无声无息的出现在萧南天身后。

    “李公公,请坐。”萧南天当然不会告诉他自己儿子丢了,油光烁烁的脸上露出硬挤出一丝令人敬而远之的笑意,轻声道:“希望公公给我带来的是好梢息。

    “萧大人,事情己经办妥了,高丽使节团无一活口,那些忍者也己返回东赢o”李顺见萧南天仍在关心大局,心中一宽,笑道:“只要我们顺利取了虎符,大将军就能掌控卫城兵马,到时候外有大军围城,杂家内应,攻陷首理皇宫易如反掌。

    李顺的话听的萧南天心中一宽,这是近段时日他听到最好的消息了,眼中闪过欣喜之色,笑道:“我们的两位朋友还好吧”

    李顺在萧南天身旁坐定,端起酒盏为自己斟了杯酒,一饮而尽,微笑道:“他们对尚仁德招呼可是赞不绝口呢l两人对视一眼,一狼一狈,同时大笑起来,奸那无比。

    “什么人宁”李顺倏然一声尖啸,手中酒被化成摩粉,刚才他感觉到屋外有人呼气的声音,虽然非常微弱,但却满不过他的耳朵,那的的确确是呼吸声。

    对方察觉到自己身形败露,好不犹豫的选择了远遁撤离,一只见团黑影自一n低矮花灌中高高跃起,提气向外墙奔去。

    “想逃个役那么容易。”李顺冷哼一声,脚下猛一发力,身下价值不菲的雕龙背长椅像是承受了千斤重力一般倏然崩毁,化成一堆废材只听“吱”的一声,李顺身形一闪而逝,化成一个淡淡虚影穿窗而出,单脚在地上一点,身子拔地而起,整个消瘦的身躯像是脱离了地心引力似的飘在空中。

    夜黑如墨,月光清冷。

    李顺在虚空之中犹如一只展翅的苍鹰,俯冲而下,同时扭转身体,快速且带起风雷之势朝那前方那奔逃的黑衣人冲过去,五指成爪,拉出五道耀眼的白色亮线,直直袭向对方背心。

    耳中传来衣衫被劲风撕扯的“呼啦”声,但那人却没有回头看,也没有停下奔行的脚步,反而加速朝高墙跃去。

    当他感觉死亡之神降临的时候,一切都己经晚了,李顺纤细白哲的手指深深刺入他没有任何防备的后背,硬生生插出五个血淋淋的洞九阴白骨爪练到极处,别说裂体挫骨,就算碎石分金也不是难事。

    黑衣人死鱼一般的小眼睛不甘的看着近在咫尺的高墙,下领无奈颤动两下,便永远保持那个半张半合的诡异的状态,失去了活力。

    李顺蹲下身子,在那人身上小心仔细搜索起来,结果找到了一块卫城发放的通行腰牌和一把淬了毒的匕首,他单薄的唇角泛起一丝轻蔑的冷意,扔下尸体,拿着腰牌匕首快步走回书房。

    他看着面色如常的萧南天,将适才从对方身上搜出的腰牌和匕首轻轻放在桌上,声音阴柔道:“萧大人,是东a那些忍者。

    说话的时候,李顺表情白的骇人,声音有丝狠辣和异样,想到刚才自己还说那批忍者己经返回东a了,现在这话不是自打耳光是什么,心中气煞}这人是东f忍者不假,却不是和他们勾结的“柳生门”忍者,而是今日死在张a手中的那些和东楼寇一起棍入琉球的依贺忍者。

    “事情有边,看来我们要提前行动了。”萧南天眼中凶光闪烁,不怒自威,沉声道:“不管如何,三夭内一定要取到虎符。

    单疏影白日里与母亲全裸缠绵,巫山**,心中并未生隙,反而越渐亲密,当晚便腻缠着要和单蜿儿同床而睡,这可是多年来从未有过的亲密举动,俩人亲昵的说着有女人间私房话。

    好色男人睡在单疏影的闺房里,丝被柔软,就好似疏影细嫩的肌肤一般滑腻如脂,只是张a搂着美女睡习r了,如今独守空闺,心中懊恼难过可想而知。

    张a辗转反侧,实在见不着周公他老人家,叹息一声,披衣下床。

    拉开房门,走了出去,夜深人静,四下无人。

    张a漫步于上林宛中,静悄悄的只闻鸟语蝉鸣,完全ir有“客人”在主人家作客的自觉,嗯,他青天白日就敢光明正大的去盗宝库,你要和他谈什么禁地不能乱闯的规矩禁忌,他会理你那才是纯属扯蛋。

    奇花千样,瑞草百般,风摇宝树,月映清莲。

    九拐十八弯后,张a也不知道自己走到何处去了,只见前方一片竹林,一条蜿蜒曲折的小路延伸消失在竹林深处。

    张a赏月观景,毫无顾忌的顺着小路大步入林,其间景致美不胜收,正是绿杨影里语鹦哥,翠竹林中啼黄莺。

    穿过竹林,张a又走过了几个花丛月门,两道花障,一座禅院立时映入眼帘。

    张a也不打招呼,直接走进宁怡的禅院,只见空中飘散着袅袅香烟,但却渺无人踪,静寂无声。

    举目四顾,张a发现这地方清幽致雅,倒似修行养生的好去处。

    “这林中林,院中院的设计倒是别致。”张需心中暗自」eb道,穿过禅院,七折八转,眼看前面己到尽头,无路可行,耳边隐约传来潺潺水声,不由循声走去。

    张a目中忽然闪过一道异茫,顿觉眼前豁然开朗,一片腾腾温气扑面而来,自然清新。

    只见一个方圆达十丈的天然温泉水池呈现眼前,石池山壁相连的一边由石隙间徜出一道烟气弥漫热泉,池中水气蒸腾,池边尽是花香草异,水面漂浮着百合花瓣,受热气蒸a,花露香气浓郁芬芳。

    泉温水暖,溅玉飞珠,花露散馥,花雨飘香。

    “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张a微微一笑,忽然一阵目瞪口呆,身体几乎是下意识的作出本能反应,躲在一颗大树背微波缥缈迷眼处,9婷婷走来一个妖烧女子。

    这美人一点也不亚于张a认识的任何一个美人,色不迷人人不迷,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里水气缭绕,似幻似渺地原故,张a觉得眼前的这美人儿仿佛天女下凡,滴仙降尘总之她的美丽是勿庸置疑的。

    “人生何处不相逢。”张a心中不由一阵感激,无神论者的他再次变成上帝和佛祖的虔诚信徒。

    此女不是别人,正是和他今日曾有过一面之缘的秦太妃一一秦柔。

    只见她莲步微摇,款款行自池边,素手取下娥首珠钗发替,盘绕而成的雅致发鬓倏然松开,滑若丝锻的长发,仿佛爆瀑直落,曼蔓垂下。

    坐在石池边上,秦柔以泉为镜,以手为梳,顺理她那流瀑般的秀发,她无论一肇笑,一言一行都充满了无尽的温柔,两条弯弯蛾眉勾出美妙诱人地弧线,柔得让人心酥体软,荫然心动。

    眉黛两弯若淡淡秋山,再配上那双荡漾着微微秋波的灵动美眸,风韵温柔,正是“水似眼波流,山似眉峰聚”,充满了神秘诱惑的气息,让人身不由自地便被吸引住。

    秦柔不但一双美目清澈凛冽似山泉溪水,片尘不染,就连身上肌肤都如同羊脂般娇嫩,仿佛世间最洁白无暇的美玉,泛着醉人的晕“真是人间绝色,我见犹怜。”张a心中叹道,奈何天道不公,红颜命薄,他也不想想若非如此,自己可能又要扼额叹腕,“恨不相逢未嫁时”了。

    秦柔浑身透着温温柔柔的气息,一件雪白宽松锦裙,将她娇躯衬托得高挑骨干,挺拔修长,也将她凹凸有致的曲线不着痕迹的隐踪藏形,若非疾风拂身,衣衫紧贴娇躯嫩体,丝毫不显山露水,看不出如何个丰乳肥臀,前凸后翘。

    秦柔洗完秀发,轻轻挺直粉背玉脊,接着伸手拉开绣着凤凰纹饰的长裙锦带,露出其间奥秘,一条素白色的束胸。

    “科学证明这种做法是绝对不科学的,她难道不知道这样会影响**发育吗”张a见盯着秦柔胸前那抹束胸,恨不得伸手将它拔下秦柔轻轻松开白色的束胸绸缎,现出一件粉红色的窄小3k衣,当然这一切的一切都被好色男人尽收眼底,就和他以前偷看左诗戏水一一对微uk晃悠悠的**将粉色3k衣撑得鼓涨绷紧,展平拉伸至没有一丝皱褶,那条细细的红绳仿佛随时都可能被挣断,张a脑中不由浮现出“裂衣欲出”这个成语。

    张a喉结滚了滚,暗自咽了口唾oe,还没有对秦柔的双峰进行深度幻想,随着她如同玉藕般粉嫩的纤臂绕到背心,轻轻一拉一挑,3k衣细绳中分而开,接着掀开那遮住双峰的3k衣取了下来,两只雪白惊耸的**整个露在空气中。

    “乖乖的冬,她平日吃的都是什么,怎么营养都跑到那里去了个”张a看了看自己的手掌,9,ra,的发现他绝对无法掌握那对美艳丰满,挺拔隆突的**。

    双峰能发育到这般硕大滚圆本己不易,偏又生的那么痕迹饱满,外形绝美,让人不会因为硕大而生累赘之感。

    **滑腻,雪白坚耸,两颗粉红娇腻的蓓蕾,妙l实在是妙i张需费尽脑汁也找不出合适的语言来形容那硕挺的浑圆。

    “可能只有蜿儿胸前那对娇挺才能和她一较高下吧.”张a心中叹道,幻想着将来“手”底下见真章的美妙感觉,这手当然是他张大少最擅长的七十二式抓奶龙爪手。

    张a的幻想几乎是刚冒出头就立刻烟消云散了,不是他夹然良心发现,而是因为秦柔接下来的动作整个勾住他的心神,只见她伸出纤手轻轻褪尽下身群衫。

    将几乎要喷出火来的炽热目光从她胸前妙美双峰上漫漫向下移动,张a不由再次感叹:“好美的极品美臀,老子这次发达了,这种美女遇而不收,岂非要受天谴l张a目光落在秦柔下身的关键部位,随着她下裳顺着光洁**曲线下滑离身,露出穿着一件单薄丝绸3k裤的美好春景。

    好色男人的目光第一时间发现并落到了她肥美的屁股蛋儿上,秦柔下身3k裤轻薄,贴身呵护私密圣地之物自不会厚实,所p#,i了收拢的腰间,其于地方都宽松稀疏。

    微风轻荡,雪白美肉透过薄薄的丝绸,若隐若现。

    而那两团硕圆隆满的雪臀将原本稀松的9裤撑得紧贴翘肉,圆滚滚的两个半球将绸布绷紧撑起,两瓣肥臀的形状一览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