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美乳艳臀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明明那对隆挺双峰经美到了极致,偏偏下身**那浑圆高耸的美肉竟比**还要诱人心魄,勾人神魂,不过其实这根本没有什么比较的意义,个人喜好偏爱不同,美丽与否也就因人而异了。

    中国的上古时代对肥美也有着天生的嗜好,这和中国古人对整个人体以硕大为美,有着直接的关系。例如诗经里就曾写道:“有美一人,硕大且卷。有美一人,硕大且俨。”楚辞里大招篇里又有这样的词语来形容美人:“丰骨微肉”、“曾颊倚耳”,骨头少而细,肉却要很多,以致于出现了双下巴;自然而然,美人的胸部丰映肥满是无疑的了。

    女性的肥臀之美,不仅仅是一个性感问题,更重要的是与性、与生育直接相关。

    虽然中国古人在观念上认为臀是不雅的部位,所以很少提及。但臀的丰满与否,同样是古代中国美女的重要件之一。其原因在于,中国人认为臀部浑圆硕大的女人会多生孩子,这在医学上是有根据的。臀部硕大就是骨盆宽大,宽大的骨盆当然有利于胎儿在母腹中的发育和成长。

    在“不孝有三,围无后为大”的中国古代,硕臀自有其重要性。西方人认为女性应该以“丰臀”为美,也起源于对v衍生育的要求。

    这种审美观与中国人一样,都是来自对种族v衍的关注。

    若是要张a在秦柔的双峰和美臀或是身体其他部位中选出哪里才是他最钟爱的地方个他最后的答案绝对是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双峰秀乳和美腿肥臀一个都不能少。

    尽管秦柔有着如此妙曼动人的身材曲线,浮凹有致,起伏玲珑,但是张a还是不想用“**”来形容她,因为她的一举一动都是那么温柔,那么迷人,无论是娇挺酥胸,还是圆滚滚的肥嫩的雪臀都美得让人不愿意将她和妖媚淫荡联系起来,看起来有种人体艺术的自然美感,可远观而不可9玩。

    那柔软雪白地娇躯,那香气蘸醇的软肉,让人看了顿生将她抱在怀中好好态意怜爱一番,当张a发射着绿光的“电眼”正在不断品评着那雪白耀眼的粉嫩美臀的时候,秦柔轻轻一个转身,正对着他,印入他眼帘的景致瞬间转换,变成了一对娇挺丰满,巍巍uk的美乳,洁白雪腻的小腹,修长浑圆的美腿。

    两点傲人的嫣红高高突起,挺晃动,并不因为太过饱耸丰满而下垂变形,两颗散发着诱人色泽的粉色蓓蕾是那么娇艳欲滴。

    平坦光滑的玉腹没有一丝赘肉,那一道微微泛着光泽隆起弧线,显出那柔滑美肉有着惊人的弹性和美妙的触感。

    张a实在不知道应该用撩人还是可爱来形容那浅浅圆圆的香脐儿,它巧妙的将秦柔原本就柔弱无骨的蛮腰衬得既纤且细,看来堪堪只够好色男人一握。

    就在张a还在欣赏流连她丰乳、玉腹、粉腿、肥臀的美景时,秦柔巧手己经转移到包裹着滚硕美肥的隆臀的3k裤上,遮隐着的妙境的丝绸9裤从一双浑圆修长而又雪白结实的粉嫩大腿轻轻褪离,女性最神秘的妙处立时暴露在微冷的空气中,芳草萎萎,丘山幽谷,两团微隆的嫩肉,中间现出一道鲜润诱人的细缝,形成一幕极靡丽的景象。

    秦柔纤手微舒,轻轻捧起一蓬温水,将水淋在自己胸前那雪白如羊脂美玉般的双峰上,水滴顺着她沉甸甸,nr晃晃的娇挺滴落,在温池中晕开一圈圈涟漪,她令人室息的绝美俏脸泛起温柔无比的神色,美眸中透出一种母性光辉。

    叹息一声,仿若天籁,秦柔轻声道:“明明明明己经束住了,为何为何还长的这般这般大真是羞,羞死人了”

    “不羞,不羞,越大相公越喜欢。”张a嘴角露出一丝那那的坏笑,有点有评,啧啧有声的欣赏着**和美臀的风景,心中无比欢畅道:“以后相公会好好爱她们,让她们变得更大更圆,更艳更美。

    只见秦柔另外一只纤细白哲的雪臂手绕到身后,轻抚着她肥滚粉嫩的美臀,接着臻首轻转,纤纤盈盈的蛮腰微扭慢动,两瓣白嫩颤晃的美臀进入眼帘。

    美眸看着自己雪白肥美的屁股蛋儿,秦柔脸上带着无比骄傲和羞涩的神色,柔声道:“这里也是,哎”

    “不怕,不怕,相公就喜欢这样的你。”张a看得欲火热炽,身体窍穴仿佛要喷出火来。

    内l”深处响起一个诱惑的声音,声音柔软得仿佛世上最纤细软柔地羽锦一般,轻轻一撩便将人隐藏在内l”最深的那恶**整个撩拨出来,张a直想扑上去将她压在身下,翻云覆雨,沧海巫山。

    “有人”张a忽然听到一阵轻微地响声由远即近,气沉丹田,心神立时沉入“井中月”的微妙境界,灵觉如四散晕开的水纹朝那发出声响的方向荡去。

    “是他”张a目光如炬,瞬间捕捉到一道身影正迅疾掠来,嘴角绽开一丝冷笑,暗道:“难道真是上天有意成全我,给我一个英雄救美的机会。

    “什么人宁”察觉身后异声响起,秦柔捡起地上9衣遮住胸前两只雪白肥硕的美乳,身子迅速没入池水中。

    莫一闲身似轻烟,飘飘渺渺的掠到秦柔面前,和足不拈尘,潇洒灵动的身法不同,他脸上堆起的滚滚肥肉微颤不休,令人作呕。

    绕着温池慢腾腾地绕了半圈,莫一闲的声音中透出一丝隐藏不住的淫那,道:“秦太妃果然是聪明人,若你大声喊叫我就不得不封住你的穴道,听不到你的声岂不遗憾”

    莫一闲边说边脱光了自身遮体蔽羞的衣衫,看着秦柔那国色天香的粉脸,白誓玉肌透着一丝诱人的嫣红光晕,玲珑有致的娇躯掩在温泉中,高耸的玉峰随着叮叮香喘,跌宕起伏,在温池中翻起道道乳波肉浪。

    看到如此艳景春情,莫一闲胯下丑物立刻高举膨胀,满面油光的肥脸上露出奸那的笑声,道:“果然是沉鱼落雁的绝色美人,也不枉我此次琉球一行了。

    秦柔明亮的美眸中,参杂着一丝冷芒和不屑,狠狠瞪着莫一闲,在他露出陋鄙的跨下之物时,水灵妩媚的艳眸中透出一丝惊慌失措的神色,旋又梢失不见,恢复沉着镇定。

    莫一闲眼中淫光暴闪,似乎能透穿泉池,直视内里洁白无暇的躯体,虽说重要部位,仍有粉色衰衣遮挡,但是光洁的玉臂,粉嫩的乳肌,以及修长的颈脖,几乎耀的他张不开眼。

    “久闻秦太妃外柔内刚,沉冷坚毅不让须眉,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嘿嘿,不过我就是喜欢你这样干起来够劲的女人。”话刚说完,莫一闲伸手成爪,猛然催发内息,吸力狂疾,秦柔紧紧抓在手中的9衣被扯离纤手。

    狞笑一声,莫一闲再催劲力,一股陡然袭至的凉意让秦柔娇躯轻轻抖起来,冰冷的感觉自在她从未被任何男人碰触过的玉峰泛起,即便如此,她那双美丽的眼眸仍狠狠的盯着眼前丑陋的男人,如果说眼光可以杀死人,“黑榜”十大高手估计也早己身死魂灭了。

    不过秦柔并不会武功,即使她打从娘胎开始练也不可能达到以无形眼光凝结有质真气的地步,所以莫一闲的身体并没有千疮百孔。

    莫一闲阴声冷笑道:“小美人,是你自己上来还是要哥哥下池寻你全嘿嘿”

    秦柔一语不发,但是她并没有放弃自救,但是自己沐浴时特意遣开了守卫,如今又有谁能救得了她“不准动我的女人。”这是不是太不含蓄了,嗯,矜持,一定要矜持

    “宝贝,我来救你了。”似乎关系还没有亲密到那一步,虽然是迟早的事

    “柔儿,别怕”叫的太亲热好像不太礼貌,印象不好

    “淫贼看剑”我是用刀的

    j83来想去,张a也想不到合适的措辞,终于还是选择了沉默。

    张a双足交叉点踏,脚下生云驭风,背后井中月倏然弹起,跃入他修长的手掌中,只见半空中耀出一道半月形黄色光华,雷霆闪电般狠狠朝莫一闲当头劈落。

    “啊,”秦柔在莫一闲要侮辱自己的时候仍能保持冷静镇定的娇容在见到天神般从天而降的张a时,面上竟微微现出一丝惊慌神色,檀口竟尖叫起来。

    “难道我魅力竟有如此之大个”张a郁闷的想道:“这个不会是被我吓到了吧}满腔怒火全部发泄在莫一闲身上,井中月感受到主人的战意,黄芒更盛,惊骇莫名的莫一闲顾不得浑身**的丑样,就地一滚,躲开张a惊天一刀。

    “当l”张a手中井中月正正劈在一块巨石上,澎功湃劲,刀力爆发.巨石显出无数龟裂痕迹,尘嚣喧天。

    莫一闲刚刚直起肥腰,惊觉刀气纵横,身形再展,他诡异的侧转身躯,从一个不可肆意的角度躲开张a水银泄地,铺将开来的滚滚刀“哼}”一声压抑的闷哼,井中月虽然没有直接砍伤莫一闲的身体,但是漫天刀气却将他身上刮出道道鲜艳赤痕,浸出丝丝血迹。

    “给哀家生擒他}”秦柔一声娇喝,声音中带着天生的骄傲和高高在上的命令感觉。

    美人有命,焉能不从,张a微微转头,回了他一个阳光味十足的灿烂笑容,井中月发出一声“锵”鸣,带出一阵破空的呼啸声,狠狠砍向莫一闲。

    张a没有丝毫犹豫踌躇,运起全身的功力,冰炎二重劲轰然爆发.井中月激出骇人的龙吟虎啸之声,重重劈下。

    “啊.”莫一闲被张a气势沉猛如山的一刀吓的屁滚尿流,眼中浮出浓浓的惊恐之色,喉咙底下发出野兽般的嘶喉,接着运起身法,身躯往后一扑,想逃开这必杀一刀。

    “秦太妃秦太妃”就在张a准备趁机重创莫一闲或是直接结果了他时,忽然从外面传来一声叫唤,声音显是温柔又是急切,而嘈杂的脚步声紧随其后。

    张a微一沉凝,收回刀式,猛地提脚在莫一闲的屁股上狠狠踢了一脚,后者瞬时如断线风筝般飘飞而起,在空中接连喷出几蓬鲜血,掉入几丈外的花丛,几个跳跃间顿时不见。

    人声渐近,张a眼光飞快转向秦柔,她己经趁着两人缠斗的时候起身上岸,此时正拿着衣服将美妙绝伦的**娇躯掩住。

    张a一语不发,二话不说,身形一闪,现身于秦柔身后,温香软玉抱满怀。

    “这真是未曾梢魂己**。”张a将秦柔紧紧抱在怀中,入手柔滑,柔弱无骨,滑腻如绵,鼻端也飘入丝丝如赓似兰的淡雅幽香。

    “啊i”秦柔一声娇呼,娇躯被张a抱住,只觉男人身躯炽热如火,烫的自己的娇躯也仿佛热起,心中谎乱。

    秦柔偷偷抬头,望着张a的俊脸,粉颊如烧,目中神色变幻,竟有些意乱情迷,忽然听见不远处嘈杂声起,大队急乱的脚步正快速赶来,羞的将臻首埋进张a宽厚的胸膛。

    佳人在怀,张a胯间龙枪猛地惊醒,秦柔感到耳边的喘息粗狂沉重,一支仿如烧红的铁棍向下滑入自己腹下的凹陷。

    张a高高耸起的胯问巨物,撞入修长**的滑嫩中间,秦柔**微颤,芳心酥麻,只觉一股异样的感觉好似狂啸的龙卷风暴,自那火热与自已向全身蔓延扩散。

    “嗯缨樱唇一咬,目色醉迷,秦柔硬是将脱口的呻吟之声咽入喉中。

    耳边脚步声越来越近,压下心中一阵炽烈的激荡,张a猛然运起“**玄心功”,消泄火气,抄起秦柔褪下的衣物,足下一点,向着人声的反方向跃去。

    ps:这周下周都要复习考试,书只能抽空,望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