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媚舞迷情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张霈最初只是为了好玩而捉弄秦柔,因为在水下看着她柔媚的娇躯,有一种特别的味道,一种只要是正常男人就无法拒绝的味道。

    尤其是那丰隆耸挺,浑圆肥硕,高高翘起的雪臀,随着水波荡出媚人的肉浪,散发着让人窒息的美丽,引人犯罪的诱惑力,让他抑制不住心中翻腾的欲火,忍不住伸手去慢慢抚摸,鼓动灵舌去细细品尝,微启牙关去轻轻咂咬。

    摸摸抓抓,挨挨碰碰,一来二去之下,谁知倒先把自己的**挑动起来,欲焰蓬然腾窜,燎原难收,加之秦柔嫩柔湿滑的紧凑窄狭,敏感异常。

    搞艺术的人,最后却被艺术搞了,张霈生理上感痛快无比,欲罢不能,心理上却有些郁闷。

    张霈的肆意爱抚敌添咂,口手并施,弄的秦柔春情勃发,欲念狂涌,不能自控,何况边上还有两个目不转睛的观众,看她们的样子,只怕这时就算邀她们下来切身体会,畅谈感受也不会被拒绝。

    单疏影和萧雅兰二女火辣辣的眼神,仿佛烧红的烙铁,传递着让秦柔脸红心跳信息的同时也在她身上镀上一层惹人垂涎的娇艳绯红。

    秦柔一时没忍住,竟在水中泄了身子

    俗话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

    出身贵胄巨阀之家的萧雅兰如今虽从萧家大小姐变成了当朝公主,可仍脱不了魔教妖女的本色,只见她光洁的脸颊上突然绽开一个娇美如花的盈盈浅笑,却不说话,轻轻褪下外袍后,双手在丰硕的酥胸前交叉相叠,轻轻舞动,套在双手玉腕葱指上的佩饰便叮叮咚咚发出清脆轻柔的乐声,悠悠扬扬,怡人悦耳。

    张霈虽整个潜在水下,被温水包围淹没,但耳中飘渺美妙的乐声却是清晰可闻,不由心中微讶,眼前景色陡然发生惊天变故。

    时空移转,斗转星移,张霈仿佛置身于一个温暖如春,花红柳绿,生机勃勃,歌舞升平的收获季节。

    萧雅兰双手交织舞动,幻化出一个个妙曼的姿势,身姿翩然,盈盈欲飞,润艳檀口轻启微分,哼唱着轻快乐曲。

    她唱歌地时候,就像在你耳边说话,含蓄婉转,她地声音来自她地感情,可声音中却带有一丝沉寂淡漠,隐忍怜惜,惹人垂怜。

    媚笑如花,神情妩浪,秦柔娇躯微旋,以一个出人意料却又在常理之中,让人赏心悦目的角度和姿势,弯下纤细的蛮腰,伸出柔若无骨的柔荑,舒展青葱玉指,做出少女掬水的娇憨动作。

    张霈感觉自己被投入了一个奇妙的世界里,眼前一个双十年华的美丽少女,她的脸蛋优雅纤圆,柔和白皙,柳眉纤细弧美,眼睛纤圆诱惑,略微红韵,鼻梁性感纤韵,灵巧的尖锐冷艳,嘴唇轻柔红润,软润的性感诱惑。

    脖颈纤润白软,纤润优雅,肩膀美韵迷人,柔和美韵,胳膊性感纤秀,柔荑美韵纤白,一件纯白色衣裙,双峰凸圆软润,兜耸迷人,腰肢纤秀柔美,白软诱惑,臀部白软圆韵,性感丰软。

    少女迎着明媚的阳光,迈着莲步来到一条清澈的小溪旁,弯腰伸手,轻轻掬起一捧清水,接着两手轻轻展分开来,任由清泠泠的溪水从指缝间缓缓滑落。

    都说覆水难收,但那看似天真烂漫的少女一抬手,一投足无比准确击在那落下的水珠,溅起珠花无数,晶莹剔透,熠熠生辉。

    一身薄纱随着她的动作飘动,少女玉掌翻飞,屈指急弹,水珠四溅飞射,漂浮幻玄,绘出一幅展示女性**至极之美的美妙画卷,叫人抚掌瞪目,叹为观止。

    少女的两颊上浮现娇羞的粉晕,前额香汗点点,剔透晶莹,衬托出她益显容光焕发的容颜,她突然姿舞身跃,落在毫无借力之处的溪面上。

    休迅飞凫,飘忽若神,凌波微步,罗袜生尘。动无常则,若危若安。进止难期,若往若还。转眄流精,光润玉颜。含辞未吐,气若幽兰。华容婀娜,令我忘餐。

    轻快乐声渐变渐缓,不知何时竟变得瑟萧起来,张霈仿佛又被自梦境中推回了现实。

    萧雅兰翩然的美舞妙姿也慢慢变得缓滞而沉凝,蛾眉轻蹙,粉颊泛着一股淡淡的哀怨和相思之色,素手卸妆,婉约动人。

    此刻的她仿佛是一个夫君上阵杀敌,生死未卜,自己却困锁深闺的青春妇人,新婚燕尔,却分隔两地,音信袅袅,月落西山,独自卸妆,说不出的哀婉。

    张霈心头一滞,四周寒风凛冽,胸口就像压着一个千斤巨石,压抑非常,郁闷之至。

    萧瑟乐声又起变化,仿佛冰河解冻,彩蝶纷飞,狗熊撒欢,春暖花开,万物复苏,空气突然变得暖暖漾漾,弥漫着一股春天的气息,而萧雅兰的舞恣也有了相应的变化。

    动作轻盈曼妙,扯人眼球,姿势悦目赏心,毫无花俏。

    双眼含情,温温脉脉,蕴着比天高比海深的柔情妩媚,玉颊飞起惊欢的笑容,仿佛置身于花的海洋,风轻柔的吹拂起来,一种浪漫,一种唯美。淡淡的柔红色海棠花轻柔的迎风绽放,还有白色的梨花,交织的舞动起来,花瓣淡淡的飘落,覆盖在草坪上。

    少女玉足莲步,踏着奇异的步子,舞姿变幻,使人目不暇接,魂为之迷,神为之倒。

    长裙微扬,露出修长性感的美腿,白软大腿纤圆美韵,性感的肌脂腻积迷人,小腿纤韵秀美,性感的肌肉纤绷优雅,脚踝骨感,她的白软脚丫,脚背性感的美韵迷人。

    张霈的目光一直凝视在她身上,被她深深吸引,不曾离开片刻,仿佛这浩瀚星空,茫茫天地之间除她之外再无其他挂碍。

    乐声敲破万籁俱寂的沉默,逐渐激昂,越来越高,原本静如处子,仿佛冰雪雕琢而成的玉石的萧雅兰又随乐声动变,娇躯舞转,肢体传情,每一个动作都那样狂野而轻盈,每一个眼神都是那么妩媚而端庄,每一个神态都是那么淡然而诱人,充满着矛盾的对立,却散发着无可抗拒的巨大诱惑。

    乐随心转,欢快热烈,喜气洋洋,就像深闺的妇人终于盼到了久别丈夫的归来,其乐融融,一室皆春。

    翩翩起舞的萧雅兰单足支着娇躯,逐一解褪遮掩玉体的衣裳。

    大部分的男人都认为,伴侣局部性地穿上衣服最能挑起他们的遐思,因此你不妨根据他看你时的反应,并分析他的性幻想,找出他的喜好,穿上他喜欢的衣物取悦他大多数女人都只利用了身体的小部分去挑逗男人。不论你是局部穿衣或是完全**,要善用你的身体去吸引、爱抚他的目光和身体。为了激起对方的**,脱衣服时务必慢慢来,而为了燃起他的热情,最好能“不小心”地暴露你的身体。

    一个高级的女人,在床上也不能太随便,脱衣服要慢慢的,要有点yin又不失贵气。

    这和与男人上床是一个道理,必须节奏放慢,步步为营。

    当你开始爱抚他时,请放慢你的动作。大部分的男人企图直接进行性铰,但却又认为循序渐进的作爱方式教他们回味无穷,因此千万别受到他的影响。以你的身体和他耳鬓厮磨,如果他仍未宽衣,切记动作应更温柔和缓,此时先别去触碰他的关键部位。其实很多男人喜欢这一套,却又抱怨女人的动作太快或事情草草结束。

    慢慢地、带点挑逗意味地,用身体去抚摸他,把他的手带到任何你要他爱抚或感觉的部位;接着,尽量投其所好地吻他,甚至轻轻咬他;最后用你那一头秀发轻轻拂过他身体的每一寸肌肤。很少男人能抗拒得了这种诱惑,尤其当你接触他的关键部位时。

    现在他的热情已被你点燃了,接下来,你就可以躺在他身上,温柔地替他按摩,如果他不反对,可以抹些油滋润。勇于尝试,例如用你的大腿按摩他的背,或者用你的脚去按摩他的肚子。

    从以上所做的种种性刺激,找出他的最爱,接着就是男女交欢,真个**。

    萧雅兰出身魔门,对于如何诱惑男人,挑动男人欲火,那是轻车熟路,有板有眼,看不出任何刻意的痕迹。

    一件、二件

    解下的透薄衣裳随着她凝脂般的白玉肌肤轻轻滑落,俏脸微侧,双眸虚媚,神情娇妩,唇角勾出一抹宁馨的微笑,此时她的身上除了一件挡住酥胸的粉色胸衣和最神秘部位的亵裤外,未着寸缕,曲线玲珑洁白如玉的娇躯上,凹凸起伏雪白的酥胸袒露在外,无遮无掩。

    女人为了塑造自己的身材,在文胸上是动了不少脑筋的。文胸是为了成分体现和表现女性的完美而设计的,古代内衣较早的称谓是“亵衣”。礼记·檀弓下:“季康子之母死,陈亵衣。敬姜曰:妇人不饰,不敢见舅姑,将有四方之宾来,亵衣何为陈于斯”“亵”意为“轻簿、不庄重”,可见古人对内衣小衣的心态,其他还有心衣、汗衣、鄙袒、羞袒、抱腹背部袒露无后片、两当既可当胸又可当背、帕腹、圆腰、宝袜、诃子酥胸半露、小衫、抹腹、袜肚、袜裙、抹胸上可覆乳下可遮肚、腰巾、齐裆、合欢襟、阑裙、肚兜等不一而足。

    但是随着人们审美情趣的发生变化,高耸的胸部也就未必是表达女性之美的唯一,于是现在的人就说过难道扁平胸就不能同样展示女性的美吗代表人物当然就是那位红极一时的“超市女生”冠军,不过这在古代那时根本无法想象的事。

    萧雅兰再次扭腰摆跨,舞蹈狂放大胆却又富有激情,风韵动人的靓姿丽势中带着勾人神魂的妩媚风情,而那霏霏yin糜之意非但没有使人生出任何反感厌烦,反而更增春情韵味。

    乐声越来越快,越来越急,舞蹈也越来艳,越来越媚。

    当最后的遮羞物也离开了她美艳的**,丰乳盈韧质感的弹性和饱满以及被顶端粉晕围绕着的两粒莲子大小微微向上翘起的蓓蕾,下身两片粉红的晶莹如玉的花唇,中间一条娇嫩柔滑,幽香四溢的细缝立时牢牢抓住了好色男人的眼球,再也移不开,转不动,仿佛被美杜莎石化了一般。

    刹时,暗香浮动,春光旖旎。

    青丝秀发,早已被汗水雾气给彻底地浸透了,诱人的**上更是布满了晶莹剔透的汗珠,又或者,那只是清晨间的雨烟泉露。

    萧雅兰俏脸酡红,媚眸半闭,樱唇微张,芬芳热气从性感的檀口呼出,胸前那雪白、饱美、膨胀、高耸入云圆润莹白、娇挺的丰乳玉峰正有规律地随着她急促的呼吸声起伏着,划出迷人的乳浪肉波。

    张霈惊觉丹田烧起一股无力阻遏的欲念,全身鼓涨欲裂,恨不能立即扑出去,将她按倒地上,剑及履地,纵意驰骋。

    “男人必须要有野心和**,否则就失去了前进的动力和进取心,但是却不能做**的奴隶,否则便落了下乘,沦入魔道,你必须战胜**,支配**,做**的主人”脑海深处一个不是很清晰却是不容抗拒的声音响起,张霈倏然浑身一震,神清智明,欲海无涯,回头是岸。

    张霈身怀魔门正宗天魔神功,鬼神莫测,天生就是魔门诸般功夫的克心,如今有了准备,体内那股躁动的立时被压了下去,仿如骄阳融化冰雪,没有留下丝毫迹痕。

    乐音骤停,萧雅兰虽舞技纯熟,又因张霈的缘故功力更是大幅提升,但终与一流高手还有一段不小的差距,加之天魔逍遥舞巨耗心力,遂不能持久。

    檀口娇喘连连,鼻息渐粗渐炽的萧雅兰浑身香汗淋漓,泛闪着诱人的光滑,她妩媚的横了水下的张霈一眼,似怪她不肯自己出来,不愿让着自己。

    张霈看的清清楚楚,心中哪里不明白美人儿的意思,暗忖亲亲宝贝儿快下来,相公好好疼你,补偿你

    萧雅兰莲步微迈,一步,两步

    虽身为女子,但秦柔和单疏影也深深沉迷在萧雅兰刚才的天魔逍遥舞中,甚至她已经跳完,她们还久久沉浸在刚才的那种美妙的感觉中。

    而眼看萧雅兰就要步入池中的时候,变故突起。

    “不,不要”秦柔终于回过神来,想到萧雅兰下水后,自己的谎言必将不攻自破,她羞急交加,娇躯抖颤,再也顾不了其他,轻轻自泉里起身,那世间最美妙的**便现在了东升朝阳的晨晖下。

    其实秦柔心中早知自己的谎言已被拆穿,但终是心中羞涩,不愿承认,一直自欺欺人而已。

    猛然起身,带起淋淋珠水,一身光洁胜白雪的冰肌玉肤,酥胸挺拔丰满,滚硕诱人,柳腰纤细,盈盈一握,丰臀肥美,浑圆艳翘,修长**结实笔直,配上那天仙般艳绝天下的丽容冰颜,仿佛云集了天地灵秀,天下所有女子的美妙之处。

    “秦太妃小心风寒着凉。”单疏影比秦柔更早从天魔逍遥舞的魅惑中醒转过来,她将一件外衣轻轻披在秦柔身上,掩住她的玲珑玉体,魔鬼曲线。

    “何方妖物,竟敢惊扰太妃沐浴”萧雅兰将迈入池水的**又收了回来,与单疏影真可谓配合默契,但眼中一闪而过的狡黠之色和不住抽动的唇角却出卖了她。

    “让我看看是何方妖孽在兴风作浪”单疏影玉手轻扬,急点而出,指力排空,带着呼呼风声激荡出声。

    妖物妖孽幸好没说是妖精,郁闷中的张霈只能哭笑不得的自我安慰。

    张霈身在水中,哪里料到平日里温润婉约的单疏影有此一着,劲风破水及身时才惊觉不妥,急忙侧头避让,只觉劲浪擦着颈边刺掠而去,划出一道螺旋形的水柱。

    若是再晚上片刻,嘿嘿,可就不好玩了,虽然凭张霈皮粗肉厚,功力精深,不虞受伤,但模样狼狈是少不了的。

    疏影这是存心让相公我出丑啊张霈暗自咋舌。

    心念电转之间,单疏影这小妮子竟似还觉不过瘾,秀手翻飞,连连点出,指风不断,仿似满天星辰般向池水罩去。

    指风锐利,击在水面上,噗通噗通响个不停,劲力有增无减。

    自和白蛇血肉精华融合之后张霈已经变成标准好丈夫的典范,不管多累多忙,多疲多倦,只要是上了床,那时生猛无匹,勇不可挡,嗯,在其他地方也是一样的,浴室、客厅、花园

    不管女主角是谁,每次和张霈欢好都是已失败告终,但事后却是好处不断,单疏影以前就万万没有这样强劲的指力,可如今却是劲力强猛,仿似无止无休。

    “嗯”水下突然传来一声沉闷哼声,接着便是有人咕隆咕隆灌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