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香艳旅途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虽然单疏影的寒症第三天就已经全好了,但张霈仍决定多休养两日,待她月事过了再行上路。

    张霈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时间,虽然江湖上十大美人一个都还没捞着,但他知道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张霈是那种吃着嘴里的,看着碗里的,想着锅里的人,但他对嘴里的,却碗里锅里的更在乎,毕竟锅碗里的还只是意淫,而嘴里的已经的的确确成为他的女人了。

    中午时分,恩爱缠绵的夫妻俩用过午膳,收拾整理妥当之后,张霈花银子雇了辆马车,两人重踏征程,却是委屈了那两匹神驹。

    单疏影脸上戴着入轻柔的薄纱,遮住娇艳的容颜,乘马车可不比纵马狂奔,引来无数色眯眯的眼光可是惹人烦厌的事情。

    娇躯依偎在张霈身旁,一双秀巧的双脚悬在车外,随着车驾起伏一踢一晃,单疏影嘴里哼唱着清越的曲调,开心快乐的就像一个十五六岁的孩子。

    冷凝的娇音不断在张霈耳边响起,好色男人脸上挂着慵懒的笑意,舒服得伸了一个懒腰。

    单疏影歪着臻首,美眸亮闪如星,柔声道:“相公,你在想起什么”

    “相公现在有种张无忌伴着赵敏千里走单骑的感觉。”张霈爱怜的伸手在单疏影秀挺的瑶鼻上轻轻刮了一下,心知她听不明白,笑道:“相公是说,希望这路永远也走不到尽头,这样影儿就能永远陪在相公身边。”

    单疏影美眸泛着阵阵激颤的泪光,一脸幸福的将头在张霈肩上,娇声道:“影儿能遇见相公,真是前世修来的缘分。”

    张霈温柔一笑,想到自己来自后世,能够邂逅古代佳人,的确是天大缘分,轻轻点了点头,接着掀起单疏影遮脸的面纱,重重吻上她玫瑰花般娇艳灼热的香唇。

    一条丁香小舌立即凑了过来,在张霈的嘴里慢慢游动,软温滑腻的三寸丁香,以及她口中特有的香泽,丝丝地沁入好色男人的肺腑,流向他四肢百骸。

    野外荒郊虽然四下无人,但终归是在野地,张霈只吻了一会儿便依依不舍的松开单疏影柔润的唇瓣,舔了舔自己沾满美人儿玉液香津的唇,就像一只偷嘴的黄鼠狼。

    单疏影坐在车头,陪了张霈一阵,疼老婆的张霈便唤她进车厢,打坐休息去了。

    东溟派实力本就不弱,更何况中原神州藏龙卧虎,各地分坛在人杰地灵的九州沃土扎根数百年,难保没有网罗暗藏什么厉害高手,虽然单疏影武功尚可,功力更是突飞猛进,但张霈仍是担心她会遇着危险,所以才会督促她练功。

    车厢内,单疏影的呼吸绵长轻缓,难识难辨,张霈眼中露出激动之色,如今他已经初步参悟双修之法,通过床地间不断的翻云覆雨,今后她身边女子的都将受益,元阴饱满,精神焕发,肌肤滑腻,人比花娇。

    张霈策马前行,没干过这事儿的他第一次做起来却不生手,天生劳动人民的命。

    深邃的双眸盯着前路,不时闪过一道骇人的精光,张霈开始在脑中思考沉虑,到了燕京城究竟应当如何处理那些叛逆,以前从没考虑过这个问题,现在细细想来,要想管理好一个家大业大的组织帮派的确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江龙涛在燕京城扎根已久,布置多年,定与当地里里外外的强人和势力形成厉害关系,交错盘结,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他和燕王也有关联,张霈就必须筹谋一番方做计较了,朱棣可是注定要当皇帝的人。

    单疏影行功全身,气走九个小十周天,内息重归丹田,张霈并未转头,车厢内单疏影的一举一动却一点也瞒不过他的灵觉。

    “影儿,宇宙分阴阳,动静结合,方为天理至道,出来陪相公和过两招。”

    单疏影妩媚一笑,“呼”的掀开珠帘,倏然从张霈身旁掠出,翩若惊鸿,身姿柔美,空中拔剑转身,一招“追日赶月”,东溟剑直指张霈眉间。

    张霈神色未变,嘴角更是溢出一丝笑意,背后井中月“铮”的一声弹出刀鞘,刀剑相交,黄芒大盛。

    单疏影三尺剑锋被张霈轻轻搁开,得势不饶人的无赖男人哈哈一笑,宝刀打蛇随棍上,向她纤细的皓腕削去。

    单疏影檀口娇叱一声,蛮腰一扭,玉腕陡翻,东溟剑急转间发出凤鸣龙吟之声,居然想顺势绞飞张霈兵刃。

    张霈嘴角那抹略带邪气的微笑不变,竖起刀身,刀剑交击,响起“锵”一声清悦鸣音,身在半空,无从发力的单疏影无奈的落到了马背上。

    张霈眼中精芒暴涨,大喝一声,弹身跃起,气贯宝刃,势化长虹,向单疏影手中东溟剑刺去,井中月漆黑如墨的刀身发出呜呜震颤之声,撕裂空气,传开后便转为连连厉啸。

    单疏影心知此招自己抵挡不住,但她深信张霈不会伤她,凤目含煞,懔然不惧的不退反进,运劲于剑,和他毫无花假的硬拼了一剑。

    张霈借反震劲力凌空后翻,衫襟飘飞,脚尖在车厢壁顶之上借力一点,人刀合一,复又向她斩去。

    单疏影能够抵挡自己三成功力的一刀,张霈心中欢喜,不过接下来这一招她却是万万敌不过的。

    来,下载最新小说

    果不其然,张霈势大力沉的刀招一出,单疏影只能旁敲侧击,避其锋芒。

    单疏影纤美的身形急转,面对张霈一力降十会的杀招,使出以巧破千斤的疾猛快剑,剑光霍霍,剑气纵横,张霈玄衫被撕扯得呼呼作响,上中下三路都笼罩重重剑幕中。

    强大的劲力完全将张霈拢罩包围,虽然没有给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却也让他不能分神旁顾,刀招不能一气呵成。

    “铿”一声刺耳的金铁交鸣,张霈在铺天盖地的东溟剑光影中寻到真身,远远荡开,单疏影身子被逼落到地面,张霈也跟着跃下车驾,挥刀杀至。

    单疏影妙曼的身影似慢实快,挥剑搁、挡、抵、斩、劈、削,竟是攻守兼备。

    张霈双目如炬,脚踏玄步,如轻风拂柳,擦着单疏影的身子掠过,反手一刀攻其背心。

    单疏影芳心惊颤,施展轻功,迅纵疾跃,欲拉开两人距离,张霈嘴角那抹邪笑的弧度陡然绽放,如影随形,刀茫似有意若无意的罩住她背心七大要穴,十二经脉真息流转秘穴。

    美人儿彻底失去了反击的机会,只能被张霈追着赶着四处奔逃,转瞬已是香汗淋漓,娇喘吁吁,好不狼狈。

    来,最新小说下载

    刀风劲浪将单疏影嫩黄色的轻薄裙子吹得飞了起来,显出一双修长健美的**,光滑雪白的细嫩肌肤,没有一点瑕疵,几乎完全裸露的一双**,因微露的香汗在阳光照射下更显诱人。

    其实单疏影身上穿着秀裙,根本不适宜动武,思想龌龊的好色男人不知道是不是看破此节,这才哄骗她出招动手的

    单疏影激烈的身形移动,使得小巧的粉红色亵衣,完全罩不住那对饱满坚挺的双峰,雪白的丰挺晃出大片乳波肉浪。

    虽然近日功力有所增长,但内功修炼从来没有捷径,纵然张霈有意放水,单疏影却也感觉全身快没力气了。

    张霈不但功力深厚,轻功更是高绝,更何况东溟派的剑法轻功及至内功心法他都了然于胸,出现眼前这种令人啼笑皆非的情况也不足为奇。

    “人家不打了,不打了”身体好像要虚脱般耗尽力气的单疏影终于停了下来,娇声道:“相公坏死了”

    张霈功力收发由心,井中月倏然回鞘,双眸灿若星辰,笑盈盈的看着她也不说话。

    单疏影蛮腰一拧,娇笑回头,艳丽的容颜因激烈的运动而泛着红霞,额鬓间香汗淋淋,樱桃小嘴吁吁娇喘,柔唇微分,显得十分诱人,小手拍着自己高耸的酥胸,嗔道:“相公坏死了,也不知道让让人家”

    张霈伸手将她揽在怀中,看着她动人的娇态,实在诱人心弦,忍不住欲念兴起,不但紧紧贴着她,更禁不住在她粉颈舔了一下,笑道:“影儿,你别冤枉相公,我方才动手可是只用了三成功力。”

    单疏影当然知道张霈从头到尾都在让着自己,若他全力施展,自己根本接不了五招。

    张霈和单疏影一路练剑游憩,有意放慢脚程,晚上错过宿头,又遇上山雨,于是便在山林中过夜,反正张大官人花高价买来的车厢,就是一个可以移动的奢华床榻。

    乌云遮月,烟雨迷蒙。

    车厢内,风姿绰约的单疏影轻轻脱去身上衣裙外裳,露出春光若隐若现的火热**,茁壮傲人的双峰在粉红色的亵衣之下高高挺耸。

    张霈使了一个双龙出海,探手握住了那丰满雪腻的果实,滑腻柔韧的感觉沁人心脾。

    单疏影“嗯嘤”一声,娇躯软瘫在张霈怀中,樱唇微启,美眸朦胧迷离,撒娇索吻。

    张霈当然乐于满足美人儿这种乐己乐人的要求,灵舌啜吸着那娇艳润湿的红唇,双手也不安分的在她娇柔的玉体游走起来,单疏影情动不已,喉中溢出压抑不住的呻吟,勾人心魂。

    好色男人紧紧搂着怀中娇羞的人儿,尽情品尝着单疏影香唇中甜美的芬芳,唇分后更是轻咬着她玲珑的耳垂,低声道:“影儿,为相公宽衣。”

    “相公,这几日影儿身子不适,却要劳烦相公服侍。”单疏影芳心一酥,略带娇羞看了他一眼,娇声道:“现在就让影儿好好服侍相公,报答相公。”

    张霈嘴角泛着笑意,伸手轻抚着她光润的秀发,笑道:“影儿真好,相公没有白疼你。”

    一双柔弱无骨的娇嫩小手,在张霈身上轻轻摸索着,很快便解除了好色男人身上的武装,露出结实精壮的**身躯。

    张霈双手搂着单疏影柔媚的娇躯,两人四目相对的躺在车厢里,看着她胸前丰满雪白的柔软被粉红色的亵衣紧紧包裹束缚,勾勒出诱人的曲线,玉腹光洁平坦,柳腰盈柔纤细,双腿浑圆丰润,那硕大肥美的翘臀,更是白生生的诱人无比。

    张霈看着单疏影,顿觉口干舌燥,艰难的吞了口唾沫,眼眸中欲火狂烧。

    一道无比丰盛,无比美味,无比诱人的大餐正等着张霈品尝,而他甚至无需亲自动手,只用闭着眼睛享受就行了。

    于是在这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张霈尝到了这世间绝美的滋味,那是天下男人都梦寐以求的滋味。

    翌日,阳出,天晴。

    一路走走停停,白日练剑,晚间寻欢,张霈对双修之术的研究也越来越有心得。

    香艳旅途整整行了五日才算出得苏州地界,进入江苏境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