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郎情妾意 有花堪折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我靠,怎么回事啊好姐姐,虽然你是神仙,但说话也要负责任啊

    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这可是要出人命的难办啊难办啊现在到底是干还是不干呢

    而且你早不说万不说,偏偏这要命的时候你给本少爷来这么一手,老子会不举地,张霈心中气不过,伸手用力捏着鸥冶静怡酥胸那两点娇艳的羞红。

    鸥冶静怡嗯嘤一声,娇喘吁吁,丰满的酥胸上下起伏,很是养眼,媚波流转,娇声道:“弟弟,姐姐是元神精神体,身陨前修的是太上感应真经,但是元神被困后便转修灵体才能修炼的玉女心经了。”

    玉女心经不是古墓派的绝学吗为什么修炼了这玩意便不能那个啥,张霈双手动作不停,恣意在鸥冶静怡丰胸翘臀上四下游走,逗弄地她一阵娇喘。

    “修炼玉女心经要求习练者后寻一个中意之人,双修并进,但是却必须从一而终,如果弟弟与姐姐同房之后,体内便有了姐姐的太阴精气,从此生死与共,两两相依,不离不弃。”鸥冶静怡娓娓道来,感觉到张霈的大手仍在作恶使坏,她的身子便如抽丝剥茧般失去了力道,俏脸滚烫,呼吸一阵急促,“但若是弟弟与其他女子相好,则那太阴精气便转移到对方身上,寻常女子承受不住,轻则功力尽废,重则生死当场。”

    “不是吧真有这么严重”张霈刚才听鸥冶静怡轻描淡写的一说,还心存侥幸,此时却是心中震惊,蠢蠢欲动的身体虽然不敢造次了,但是色心不死,眼前妙人儿虽无比诱人,却丝毫不敢逾越。

    “好姐姐,这玉女心经这般古怪,干脆不要练了。”这话听着耳熟,确是鸥冶静怡刚才劝说张霈放弃修炼天魔神功的盗版。

    在没有搞清楚之前,张霈现在是真的不敢轻举妄动了,不过却又舍不得放手,仍紧紧搂着鸥冶静怡的身体。

    “弟弟,修炼如同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如果姐姐现在放弃修炼玉女心经,很可能会有很大的麻烦。”鸥冶静怡被他搂在怀中,感觉他身体的热力和身上的男儿气息,芳心霍霍,砰砰有声,那肢体轻轻的摩擦感觉,让她浑身酸软乏力,燥热难当,幽处清泉暗流。

    我日啊,这玉女心经难道是传销组织搞出来的,还有没有天理了只准人练,不准人弃,太霸道了吧

    鸥冶静怡幽幽叹息一声,道:“弟弟,姐姐也不想瞒你,如果现在停止修炼,我可能会在短时间内魂飞魄散,其实如果有选择,姐姐也不愿意修炼元神的,毕竟元神再强大,碰上稍有修为的修道之人也难以抵挡。”

    哎真是难为她了,既然危及生命,那还是算了,在眼中生命才是第一重要的东西,有人说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简直是狗屁不通,连生命都没有了,其他的还扯什么蛋。

    上帝啊佛祖啊三清祖师啊你们玩什么也别玩我啊都脱的精光躺上床了,连姿势都摆好了,就差最后那临门一脚了,怎么这个时候闹出玉女心经之事难道是你们嫉妒本少爷某方cn

    cn

    cn

    cn面能力太强大,才故意给我弄这么一个能看不能吃的美女来耍我这玉女心经到底是谁发明的,靠,不是品行太坏,就是心理变态。

    张霈光顾着抱怨,也不想想,如果不是转修了专门修炼元神的玉女心经,鸥冶静怡说不定早就香消玉殒了。

    到底要不要放弃张霈感觉自己很为难,靠,老子最讨厌做选择了。

    一滴水还是整个海洋,本来面临这种显而易见的取舍问题,只要是聪明人都知道应该怎么选,可是鸥冶静怡这滴水不一样,她的身材容貌绝对是张霈迄今为止见过最美的,就连言静庵和杜玉妍也比不上,就是打死他也不会放弃她的。

    弱水三千,老子全要了,张霈脑中淫荡无极限的yy了半晌,心中怀着最后一丝希冀,道:“姐姐,这难道真的就没有办法了”

    鸥冶静怡闻言,先是点了点头,然后叹息一声,又摇了摇头。

    我就说嘛上帝在关上一扇门的时候,一定会为你打开一扇窗户,张霈见事情有了转机,急忙追问道:“姐姐,你又点头又摇头,这到底是有办法还是没有办法”

    鸥冶静怡臻首微垂,低声道:“只要弟弟能够修炼成元婴,那时候姐姐便能将身子交给你”

    元婴你刚才还说那可是要修练六十年才能修成的耶上帝,你给我开的窗户也开的太小了,我恨你。

    “我的好姐姐,你可害苦我了,只能看不能吃,这事还着实难办啊”张霈思前想后,心中暗道:“这事最好还是找人问问,慈航静斋、静念禅院、魔门、或者什么隐秘宗门也许能有什么办法解决整个难题也说不定。”

    “姐姐,你放心好了。”张霈想通了关键之处,见鸥冶静怡含情脉脉地望着自己,便讪讪笑道:“这事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大不了我去寻些仙丹,吃了白日飞升那种。”

    鸥冶静怡听的说的有趣,闻言忍不住噗哧一声,轻嗔道:“弟弟,哪有什么吃了白日飞升的仙丹,就算是上古时代也没有听说哪位仙家练出这等异宝。”

    “有了,当然有了。”张霈嘿嘿淫笑两声,见鸥冶静怡抬起臻首,一脸疑惑的看着自己,他咳嗽一声,慢条斯理道:“我的好姐姐生的这般美丽动人,让我神魂颠倒,如果吃了姐姐,嘿嘿”

    “弟弟,你”鸥冶静怡玉颊浮出一抹娇艳的羞红,却感觉张霈散发着灼灼热息的大手,在自己雪白的翘臀上轻轻抚摸起来。

    “姐姐,其实你误会我了,弟弟我一直不是一个随便的人。”张霈咳嗽一声,换上一副很正经的表情,肃然道:“我虽然追求**上的欢愉,但是却更注重感情的培养,嗯,两情相悦,天长地久,就是那种超越肉欲的精神爱恋。”

    张霈昧着良心,没脸没皮的胡扯乱侃,那牛吹的把死人都能吹活了,虽然他的表情很严肃认真,但是他的手却在鸥冶静怡柔美的玉体肆意游走爱抚,完全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嘛

    鸥冶静怡听张霈信口胡言,却是芳心甜蜜,羞不可仰,涩涩怯怯,不敢说话,檀口紧闭,瑶鼻轻轻“嗯”了一声,不做抵抗,放开身体,任他予取予求。

    “为了考验我高尚的道德情操,证明我小学思想品德拿的是九十分的高分,没有辜负任课朱老师的重点栽培,悉心照顾,经过深思熟虑,嘿嘿”张霈微微一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闪动着耀眼的白光,话锋一转,正色道:“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所以为了进一步考验我抵抗糖衣炮弹的能力,我希望姐姐能答应我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鸥冶静怡的娇躯轻轻依偎在张霈怀中,玉体滚烫如火,俏颜仿佛要烧着了一般。

    两人浑身一丝不挂,赤身**的拥在一起,姿势要多亲密有多亲密,鸥冶静怡感受着张霈身上传来的阵阵令她通体发软的热力,脑中一片空白,什么也不愿意去想,也什么都不能想。

    “我要姐姐尽情的勾引我,以证明我完全有坐怀不乱的能力。”张霈淫笑两声,不能真枪实弹,总要捞点好处吧否则这前戏不白做了,开弓没有回头箭,本少爷从来只做无本买卖,不做亏本生意。

    “弟弟,你真是坏死了”鸥冶静怡“嘤”了一声,臻首微垂,靠在他胸膛上,美眸媚的能滴出水来。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嘛张霈等了片刻,却不见鸥冶静怡有什么后续动静,在她身上占足了便宜,心里哀叹,这神仙姐姐虽然十个尤物,但论起床上功夫却只有理论没有实践啊

    张霈正在感叹人生没有十全十美的事,却感觉一双温润润,柔嫩嫩的小手,缓慢而坚定的向着自己小腹之下,双腿之间的位置移去,嘿嘿,肉戏马上就要上演了

    鸥冶静怡纤美的柔嫩小手包裹着自己下身的火热,那如潮涌来的快感简直要令人崩溃,张霈不禁悲呼,眼泪只能往心里流,心中狂呼:“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再这样下去,说不定我真会忍受不了自己的冲动,而做出对不起疏影、婉儿、秦柔、宁芷下半生身幸福的事情来,用手帮我解决问题也不失为一个好办法。”张霈心中没心没肺的想道:“不过如果是用口就更好了。”

    鸥冶静怡轻轻的动作着,从极度陌生到慢慢熟练,别人动手到底和自己用手感觉不同,那种刺激是我原来无法想象的,嗯,张霈不禁想起了大学四年无数个对着调脑靠五姑娘帮助的夜晚。

    张霈享受着鸥冶静怡的悉心迎逢,轻轻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中已经把她当做性幻想的对象,想象着他在自己的身下扭动呻吟的样子,想象着她高氵朝时的表情。

    没有过多久,张霈的呼吸便一阵阵的急促了起来,宽大的客厅中只听到鸥冶静怡细密的呼吸和张霈急促的喘息交相响起。

    鸥冶静怡几乎没费多少功夫,张霈就忍耐不住的叫了一声,**暴发。

    “呀”鸥冶静怡一声娇呼,柳眉微蹙,一脸幽怨的看着被张霈弄脏了的手。

    嘿嘿,下次用嘴就不会出现这种状况了,张霈心中得意,不过脸上却没有流露出来,而且这么简单的交货了,完全不是他平日大战三百回合也只是开胃菜的风格,这是怎么回事

    鸥冶静怡臻首靠在张霈胸口,倾听着他强劲有力的心跳,美眸中精芒一闪而逝,一双皓玉般洁白的素手娇嫩如昔,纤尘不染。

    怀中抱着一个未着寸缕的绝色大美女,却只能看不能吃,天啊这一定是你在惩罚我对不对

    对一个正常健康的男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在地狱里仰望天堂,绝杀啊

    张霈搂着鸥冶静怡冰清玉洁的柔美玉体,心里千般不舍,万般无奈,想起她修炼的那什么玉女心经,除了占点口舌便宜,其他的还真是不敢妄动。

    郎情妾意,正是有花堪折直需折的时候,但是我能折么我张霈自杀的心都有了。

    为了千秋万代,一统慈航静斋的皇图霸业,本少爷忍了,张霈心中悲愤,双手在鸥冶静怡丰满的**上又轻轻揉搓起来。

    “啊”鸥冶静怡轻吟一声,撩人之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