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重逢激情(下)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单婉儿还欲再说什么,可是张霈却猛然低下头,凑头嘴去,紧紧啜吸住了她微颤启合的樱桃小嘴,同时两只大手探入她华美锦衣之内,恣意爱抚单婉儿美得惊心动魄的雪腻**。

    张霈双手齐出,爬山涉水,右手慢慢向下,在单婉儿浑圆结实充满弹性的**爱抚轻捏;左手慢慢向上,在她光滑细致如绸缎般触感的光润玉颊、洁白粉颈、浑圆香肩四处揉搓,肆意爱抚。

    单婉儿不时扭动盈盈不堪一握的纤细蛮腰,她高耸柔软,丰满浑圆的美妙双峰紧紧挤压摩擦着张霈的身体,刺激得他全身阳气澎湃,早已坚硬高举的更是鼓胀欲爆。

    在张霈数路攻击下,单婉儿娇躯连连发颤,蛮腰用力扭动,檀口娇喘吁吁,秀眸似睁似合,眼神似嗔似羞,美艳俏脸尽是迷乱和放浪的表情。

    单婉儿勾人欲动的眼神和浪荡诱惑的表情比世间任何催情药物,迷情功法更要来的有效,好色男人心中已是情火熊熊,欲焰焚身,欲罢不能。

    张霈浑身上下每一条绷紧的到神经都兴奋地震颤了起来,眼神如痴如醉,神话飘荡飞升,哪知身在何方,人间几何。

    单婉儿娇躯轻颤,瑶鼻中“呜”地一声,炽热香甜的气息尽数喷在张霈脸上,满脸红云密布,在好色男人技巧高明的侵犯下,媚眼如丝,娇喘吁吁,两人体温迅速升高。

    好半晌,张霈方才抬起头来,单婉儿娇面如饮醇酒红艳艳的,长长秀美的睫毛颤颤,美眸中波光潋滟,如同一汪春水。

    单婉儿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嘤嘤腻语轻呼:“霈儿”

    张霈喉间干咽一口唾沫,他自得到大的身体之后,无时无刻不想将美若天仙的单婉儿压在身下,恣意怜爱,缠绵缱绻。

    而眼下明媚不可方物的单婉儿就在自己身下,任他予取予求,张霈紧紧抱着怀中这具美得惊心动魄的滚烫娇躯,怎不令他欲火泛滥,血脉喷张

    张霈伸出颤抖的两手,缓缓脱下单婉儿身上衣物,仿佛剥开一朵鲜花似的,把花瓣一层层剥开,一层层欣赏,但见怀中美妇一身冰肌玉肤,蜂腰翘臀,全身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竟是无一处不美,堪称造物主的杰作

    “啊”单婉儿呻吟一声,含羞带怯,眼见张霈眼神灼热,鼻息粗沉,不禁羞地全身潮红,玉体轻颤,檀口微分,低声羞语道:“羞好羞人”

    曲线纤秀、凹凸有致的柔美的雪腻**,几乎无遮无掩的全部暴露在张霈灼热的视线之下,单婉儿身上只剩粉色亵衣和白色短裤,遮掩羞人的高耸山丘和神秘溪谷。

    单薄的粉色亵衣紧紧包裹着丰满高耸的雪玉双峰,两点俏皮的绯红粉嫩掩藏其后,雪白丰满的酥胸因吁吁娇喘,形成诱人的乳波肉浪。

    紧贴玉股的白色短裤,把最诱人的沟壑幽谷凸凹曲线完全呈现,里面略微透出一蓬淡淡的芳草,诱人欲动。

    张霈伸出右手,紧紧搂抱着单婉儿几尽**、酥软乏力的滚烫**,左手迫不急待的隔着那件绵薄的亵衣抚握住一只丰满**。

    大手力度时轻时重,急缓不一地在单婉儿高耸的酥胸抚摸揉捏着,张霈感觉自己手掌间传来一阵坚挺结实、柔软无比而又充满弹性的美妙触感,令他血脉贲张,不能自己。

    张霈伸出两根手指,轻轻地夹住单婉儿粉色亵衣下傲挺的玉峰凸起,温柔而有技巧地一阵轻捏细揉,那粉色羞嫩因为主人的春情荡漾而慢慢绽放,硬挺起来。

    感觉自己胸前敏感的娇嫩处传来一阵异样感觉,单婉儿浑身仿佛有无数虫蚁爬过,俏脸展露慵懒风情,秀眉微蹙,媚眼迷离,檀口微分,发出令人**的呻吟声。

    单婉儿娇躯娇软乏力,若不是张霈将她紧紧搂在怀中,单婉儿可能连站立的力气都没有了。

    胸前涌来一浪高过一浪,无法形容的酥麻快感,迅速扩散到全身,单婉儿臻首后仰,娇喘连连,呻吟声声。

    张霈的两只魔手尽情探索单婉儿**的隐秘,施展挑情手法对她撩拨挑逗,她下身神圣的秘密花园早已春水泛滥,湿意盎然。

    没过多久,单婉儿脸红耳赤,娇喘吁吁,水汪汪的美眸里几乎能滴出水来,美绝人寰的**难耐的扭动,**微不可见地偷偷磨擦着,“霈霈儿”

    是时候了,美人儿都等不急了,张霈心中暗忖,他自己的阳根也早已硬得无以复加,再不出动,恐怕自己都会欲火焚身而亡。

    张霈轻而易举的解开了粉色亵衣的细绳,随手一抛,飘落地面,中间跃出一抹亮白,原来是两只巍巍颤颤的白嫩**蹦跳而出。

    虽然早已是张霈的人,虽然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单婉儿仍忍不住娇羞地“嘤咛”一声,一双白皙柔嫩的柔荑不由自主地捂在自己胸口,将颤颤巍巍雪白饱满双峰掩住,娇躯轻颤,羞闭美眸,根本不敢与张霈那如虎狼掠食般的灼热目光对视。

    女性的矜持和羞涩与心中澎湃的欲念在不断交锋,单婉儿再也忍不住身体不断攀升的高涨欲情,水波盈盈的美眸中燃烧着狂炽的欲焰,娇靥绯红、妩媚含羞、梦呓般低语道:“霈儿,快给我”

    张霈装傻充愣,脸上却一副得意洋洋的表情,笑道:“婉儿,你要我给你什么”

    “你你欺负人,你这个坏家伙,坏死人了”银牙咬碎,美眸泛春,单婉儿声如蚊纳道:“你明明,知道的”

    张霈眼中闪烁着淫荡之色,嘴角勾起一抹笑意,把单婉儿柔若无骨的雪腻娇躯打横了抱在怀中,大步向房中正南方向的床榻走去。

    单婉儿将羞红的臻首轻轻靠在她怀中,一双藕臂缠在张霈的颈项上,羞闭美眸,俏脸飞霞。

    张霈将单婉儿轻轻放在柔软的床榻之上,在窗外柔和的月光照射下,一具象牙般玲珑剔透、雪白晶莹的娇软玉体,蒙着一层令人晕眩的光韵。

    丰腴浑圆的翘挺臀瓣,微微蜷曲的圆润**,两者却鬼斧神工般巧若天成的构成了一道美妙诱人的起伏弧线。

    张霈看得两眼发直,血脉喷张,食指大动,伸手将她下身最后的一件障碍物褪离了她美艳迷人的身体。

    未着寸缕的单婉儿柔美的玉体娇躯就这样**裸的横陈在张霈的眼前,那原本白玉凝脂般的雪腻**因为主人内细腻的羞涩,身体的**,而染上了一层娇艳迷人的红霞,艳光四射,显得格外的诱人欲动。

    张霈兴动如狂,“扑通”一声扑上床,把单婉儿柔媚的娇躯压在身下,他两眼泛红,动情道:“婉儿,我要你。”

    “霈儿”单婉儿娇羞不胜,腻声嗔着,半推半就扭捏一下,把脸侧向一旁,就此不动了,已是一副任君摆弄的架式。

    张霈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冲动,将口把单婉儿的一只**含在口中,如饥似渴的疯狂舔砥吮吸起来,大手却攀上了另外一只美玉雪峰,尽情抚弄,肆意揉搓。

    单婉儿美眸羞闭,看不见她春水盈盈的眼神,可是那不由自主,频频煽动的睫毛却暴露了主人内心的激情情绪,白嫩如玉的俏脸不知何时染上了两抹娇艳欲滴的桃红,显得格外的妩媚迷人。

    她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起来,娇喘连连,嗯嘤声声,丰满挺拔,浑圆雪白的**在好色男人的不断揉弄搓挤之下,就像害羞的纯洁少女披上了粉红的纱巾一样。

    双峰顶端,两颗娇嫩的粉色樱桃,同样不堪强烈的刺激慢慢坚硬挺立起来,肥美的幽谷沟壑深处,晶莹粘稠的**不断涌出,从神圣的桃园洞口潺潺流淌出来。

    “啊”突如其来的猛烈刺激让单婉儿再次忍不住呻吟出声,她无从抵御那自胸口窜起的强烈快感,接连不断的冲击,只能慌羞的伸手掩口,圆润玉体不禁跟着轻微扭动起来。

    样欲擒故纵的刺激和挑逗,对于久旷之身的美貌少妇来说无疑是残酷的。

    古代,由于受到“从一而终”、“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等封建贞节观念的影响,以及法律上的种种限制,多数女子丧夫之后,都不能再嫁。

    其是那些身份高贵,而又正值性需求强烈期的女子,单婉儿就是如此,高高在上的东溟夫人,一举一动都要顾及是俗人的目光和言论。

    图抑制难奈的寂寞和感情的饥渴,最简单的办法,是将自己内心世界封闭起来,单婉儿本来勤修**玄心功,心如止水,晨风夜雨,冷壁孤灯,此生不作他想,奈何命运弄人,天意难测,偏偏让她遇见了张霈这命中魔星。

    化弄人,面对这场不伦之恋,张霈这个现代人倒是不觉得什么,嗯,受网络玄幻小说和禁忌电影的影响,他反而觉得异常刺激,而单婉儿的思想却不及他开放之万一,心内煎熬,思想挣扎,道德枷锁,人伦礼教,不知凡几。

    经过诸多波折,意外**于张霈,单婉儿终于抛开一切顾虑,接受了这段禁忌之恋,她投入的感情和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婉儿对于张霈的爱可以说是毫无保留,不求回报,她更不会为了独占他而与其他女子争风吃醋,只会默默的支持他的决定,当从苏姚天口中得知张霈身边多了乾虹青和中岛美雪的两女的时候,她只是一笑置之。

    以对于张霈这个既是徒弟又是女婿的心爱男人,她的身体和心灵都是几乎没有丝毫的抵御抗拒之力,转瞬之间,单婉儿便感觉自己那因麻痹充血而更加挺立的殷红蓓蕾在张霈的吮吸下仿佛要融化一般,娇躯颤抖,臻首左摇右晃,檀口微分,发出了撩人心弦,勾人欲动的妩媚呻吟。

    团高耸突起的山丘,被张霈轮流温柔缠绵的爱抚,峰顶那两粒色泽诱人的樱桃,也被他不断舔弄吸吮。

    眉微皱,玉靥羞红,单婉儿胸前羞挺娇嫩的红樱桃给张霈吮吸得竟酥软又畅快,她性感丰润的红唇似闭微张,随着如潮的快感,鼻息沉重的哼出迷人的低吟。

    张霈的恣意玩弄、挑逗刺激下,单婉儿柔若无骨的柳腰无意识的扭动起来,清丽的俏脸上满是情思难禁的千种风情,万般媚态,神态诱人至极。

    手依依不舍地离开那充满弹性,丰满鼓胀的高挺**,张霈在单婉儿嫩滑的肌肤上四处游走,不忍放过哪怕一寸肌肤,滑过丝绸般光滑的丰腴小腹,直趋芳草萋萋的桃源圣地,挑逗撩拨着她的娇艳玲珑。

    霈的大手肆意侵犯着单婉儿雪白修长的纤美**之间的诱惑之地,而私密圣境遭敌入侵蹂躏,她本能的躬起娇躯,两条丰腴浑圆的美腿不由自主地夹紧,瑶鼻溢出娇声嗯嘤,檀口轻启,嗯咛呢喃。

    张霈嘴角那抹淫荡的笑意越来越浓,他的手指在她娇嫩柔软上熟练的轻轻律动起来,在他不断的挑逗刺激下,单婉儿终于忍不住整个崩溃了。

    股股滚烫滑腻的晶莹液体涌了出来,单婉儿体内压抑的欲潮再次更猛烈的暴发开来,随着连声娇吟,阵阵春水,流激飞溅,润湿了她身下洁白的床单。

    体爆发出的那一浪高过一浪的酥麻难当的舒爽感觉使单婉儿整个意识都模糊了,飘飘欲仙,不知天上人间。

    滚如潮的快美和激情令她再也无法承受,燎原的欲火将她的矜持与理智焚烧殆尽,身体内原始**已被全面撩拨起来,口中娇喘连连,不时还伸出那灵动的香舌舔舐着微张的樱唇,嘤咛声声,如饥如渴。

    婉儿宝贝,相公进来了。”张霈起身就位,抄起她的膝弯,将那双勾魂夺魄的美腿屈起。

    “霈儿,啊”单婉儿婉转娇吟一声,张霈以势如破竹之势破体而入,深深进入她高氵朝后份外敏感的**,巨大冲击似乎要贯穿她的身体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