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用你的身体奖赏我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到最后,张霈酣畅淋漓的爆发了,把多日里来的相思与爱恋,尽情注入单婉儿娇躯至深处。

    单婉儿被滚烫的浓精一烫,也再度攀上极乐的云端。

    男女双双抵达水乳交融之境,然后张霈趴在单婉儿身体上剧烈喘息。

    云收雨住,单婉儿渐渐从欲海高氵朝中滑落下来,张霈俯身望着身下正娇喘细细、香汗淋漓的娇媚人儿那清丽绝伦、娇羞万千的绝色丽靥和她一丝不挂、滑如凝脂的雪白娇嫩的**玉体。

    胸前那一对颤巍巍怒耸挺拨的“圣女峰”,骄傲地向上坚挺,娇挺的椒**尖上一对娇小玲珑、美丽可爱的嫣红玉润、艳光四射,与周围那一圈粉红诱人、娇媚至极的淡淡乳晕配在一起,犹如一双含苞欲放、娇羞初绽的稚嫩“花蕾”,一摇一晃、楚楚含羞地在张霈灼热的目光娇挺着。

    只见单婉儿星眸半睁半闭,们桃腮上娇羞的晕红和极烈交媾高氵朝后的红韵,令绝色清纯的丽靥美得犹如天上仙子,好一副诱人的欲海春情图。

    张霈微微一笑,伸手拉过锦被将两人**缠绵的身体盖住,一手缓缓轻抚单婉儿漆黑如云的长发,回味适才极乐的余韵,无限满足。

    单婉儿方才经历了无限欢愉快美的一刻,此时云鬓纷乱,娇喘不息。

    柔荑般的小玉手不住抚摸霈儿结实的胸膛,眼波迷离,唇角噙着痴迷的微笑,单婉儿喃喃道:“霈儿,你真是太强了,人家一个人承受不住,以后我再也不敢一个人侍候你了。”

    张霈一听心怀大乐,坏坏色笑道:“承受不住也要承受,但可以找人帮忙,嗯,不过只能是疏影,嘿嘿”

    单婉儿闻言大羞,面薄脸嫩的她终于撑不住了,臻首直往张霈怀里钻,闷哼声轻软飘出:“霈儿,你就喜欢作贱人家,婉儿不来了”

    娇音在耳,闻之舒心,单婉儿说话时还在张霈怀里水蛇似的扭动**,撒娇不依。

    张霈此刻头脑清明,情绪冷静,已不同于两人刚见时的激忿,在单婉儿耳边低声沉吟,把自己燕京一行的大致经历原原本本的讲述了一遍,当然关于自己身旁女人的事情则是能简略就简略。

    说完,张霈想到方才从贞娘那里听来的消息,心中转冷,低声道:“我听贞娘说,似乎前些日子有人来闹事如果让我查处是谁干的,哼”

    单婉儿闭口不言,臻首靠在张霈怀中,芳心甜蜜,这个时候,他就是自己的天,能够帮自己遮风挡雨,她只要作个乖巧顺从的小女人就行了。

    张霈心想一直是自己在说,连忙向单婉儿笑道:“婉儿,那些长老最近可有什么动作”

    “那些长老当面一套,背地里又是一套,阳奉阴违,他们害怕我让他们交出手中权利。”单婉儿柳眉微皱,轻叹一声,道:“其实我从未想过要独揽大权,东溟派设长老会就是与掌门成相互挟制之势,不让任何一方得以横行无忌,此乃创派之初就定下的规矩,大伙理应齐心协力振兴东溟派才是,没想到他们”

    “这个不用急于一时,等我在中原闯出名声,立稳根基,哼,到时候看谁还敢不识抬举。”张霈眼中闪过一抹狰狞之色,旋又敛去,眼神回复风轻云淡,古井无波。

    正所谓:美酒红人面,财帛动人心。

    权欲熏心的道理单婉儿不会不明白,也许只是不愿面对,张霈摇了摇头,笑道:“既然东溟派宗派孤悬海外,中原势力如此衰落,那长老为何不干脆从东溟派独立出去,自己做掌门呢”

    “东溟派留守中原的长老会又称三圣会,十年为一届,每届由三人组成,但派中长老一职位却可由积功而至。长老被选入三圣会那日就要立下终身辅佐掌门为东溟派效力的誓言,才可享有修习东溟派部分奇特神功的权利,这正是创教的前辈设想周到之处。”单婉儿为了让张霈熟悉东溟派派中内情,不厌其烦的解释道:“若三老中任何人欲自立为掌门,那就是违反派规、违背誓言,东溟派弟子都不会答应,而若是其他人要造反做掌门,却要先过三圣会这关”

    张霈低头想了一会儿,疑惑道:“这么多年来长老会为何不立位傀儡掌门呢”

    “单氏一脉势力最大,每任掌门武功高强,能力出众。”单婉儿嫣然一笑,风情万种,“试问这样的人怎会安心做傀儡”

    张霈心中暗忖这东溟派的权力结构算是考虑周到的了,只要大头把握住了,余下的漏洞不足,自然可以慢慢整改,复又问道:“眼下东溟派中原势力分为几股势力”

    “东溟派在中原的主要势力分为三股,他们虽然都笼络中原门派,各自发展,但总算是还能为东溟派大业出力。”单婉儿叹息一声,柔声道:“东溟派现今只在几个省份还有分量,各地却有四川分坛、河北分坛、浙江分坛和福建分坛四个重要区域已经完全脱离东溟派的管辖。”

    张霈闻言一怔,奇道:“那燕京分坛”

    单婉儿扭动了一下**的娇躯,让自己在张霈怀中躺的更舒服些,这才盈盈笑道:“燕京分江龙涛论武功不过是护法等级,论势力和实力都有限得紧,只不过局限于燕京城发展,本人更是志大才疏,缺乏号召,难以令属下弟子为他效死命。”

    张霈低头沉凝片刻,想那江龙涛出事时的时候,的确没人替他出力,为他出头。

    想来单婉儿刚才所说的四大地方势力背后肯定有声望显赫、出类拔萃的人物领导统帅,张霈低声道:“看来长老会中肯定有人和这些割据一方的地方势力有所关联”

    “不错。”单婉儿笑道:“隐星长老就有和两股势力关系密切,如果不是他这些年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蓄意放任那些人胡搞,地方上也许不会出现今日这般乱局。”

    张霈奇道:“隐星长老”

    单婉轻点臻首,从容道:“三圣会即是由耀日、明月、隐星三长老组成。”

    张霈被东溟派内部错综复杂的关系搞的一个头两个大,头痛不已,苦恼道:“耀日和明月两位长老就任由隐星长老这般不顾东溟派利益吗再怎么说他们也是东溟派中位高权重的人物,有责任要中兴东溟派的”

    单婉儿神秘地说道:“明月长老是个女子,她和隐星关系非比寻常,所以长老会如果表决的话,隐星会要占便宜,况且抛开他个人野心不提,此举对东溟派的势力增长确有帮助”

    张霈看单婉儿笑意盈盈,不禁一脸讶然道:“婉儿,我怎么看你一点也不烦恼的样子”

    单婉儿娇声笑道:“有你替我苦恼,婉儿当然不用自个儿操心了。”

    张霈嘻嘻一笑,拍着胸口打包票道:“那是当然,只要能瞧见婉儿的欢颜,就算要我上刀山下火海,粉身碎骨也在所不辞。”

    单婉儿俏脸红扑扑的,让人恨不得扑上去咬一口,她轻“呸”了一声,道:“怪不得你能哄骗那么多女孩子,你这张嘴可真甜。”

    张霈老脸一红,咳嗽一声,尴尬笑道:“婉儿,你这次不会再任由长老会独掌管派中事务了吧”

    单婉儿明眸闪烁,点头道:“无论如何,我都会逼长老会承认你的少主掌门的身份。”

    张霈心中暗暗点头,笑道:“弟子听凭姑姑差遣。”

    单婉儿收笑敛睫,素颜正容道:“你要以东溟少主的身份,去说服东溟派驻守江苏分坛的冯悻然长老,要他支持我的决定”

    冯悻然,张霈默默记了这个名字,微笑道:“婉儿可有定计”

    “定计便是便宜行事。”单婉儿嘴角勾起一抹俏皮的微弧,柔声道:“冯悻然此人不乏眼光手段,这事你看着办,能做成当然最好,就算不成,至少也要让他知道咱们的厉害。”

    张霈眼中闪过锐利如刀锋的森冷寒芒,淡然道:“既然我已出手,那就由不得他不答应,他要么点头,要么丢头只是不知这冯悻然在江苏什么地方”

    “金陵也有东溟派分坛弟子,你到了金陵,一查便知。”单婉儿微微一笑,柔声道:“还有,冯悻然老来得子,宝贝的不得了,若是他冥顽不灵,你可以吓他一下”

    “不过威逼恐吓也未必是什么好办法,我会看着办的。”张霈嘻嘻笑道:“能不妄动干戈最好,打打杀杀太累,我也不愿意大家兵戎相见。”

    “我也会去杭州,找清风长老,只要咱们能拉拢两股东溟派在中原内重要的地方力量。”单婉儿凤目璀璨生辉,低声道:“到时候内外呼应,明月就不会再为私情偏袒隐星,三圣会就不得不承认你监院少主的身份,不过这件事情还不急,等你在江湖中闯出名望,到时候我们双管齐下,必定水到渠成。”

    张霈点了点头,笑道:“嗯,只是婉儿你也要小心些。”

    “知道了。”单婉儿风情妩媚地横了他一眼,娇声笑道:“我都这么老的人了还要你来担心”

    张霈伸手在单婉儿丰满浑圆的乳峰上抓了一把,笑道:“婉儿哪里老了瞧着肌肤,摸起来比锦缎还要丝滑,嘿嘿,看起来最多象我姐姐。”

    单婉儿伸手打掉他作恶的色手,“噗嗤”娇笑出声,轻碎一口,道:“啊哟最多象你姐姐难不成我还成了你妹子啦”

    张霈眼中闪过狡黠之色,突然话锋一转,笑道:“姑姑,弟子这次的事情办的可好”

    单婉儿听张霈又称她姑姑,知道他又在调戏自己,妩媚地横了他一眼,笑道:“当然满意了,钱和人最重要,你两样都扣住了。”

    张霈涎着脸凑到面前,坏笑道:“既然办的好,姑姑可有礼物赏赐给我”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单婉儿娇嗔不依道:“你还要什么赏”

    “嘿嘿,婉儿,今生有你相伴,就是上天对我最大的赏赐。”张霈突然掀开锦被,只见一具粉雕玉琢、晶莹玉润的雪白**裸裎眼前。

    单婉儿惊呼一声,心羞意怯,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放了,张霈精光熠熠的眼神中,怀中佳人冰肌玉骨娇滑玉嫩,滑不溜手,雪白椒乳怒耸娇挺,丰满雪白,如织细腰纤滑娇软,不堪一握,柔美小腹平滑雪白,软绵光润,雪滑**优美修长,浑圆纤美

    顺着那细腻娇嫩的柔滑雪肌往下看去,越过平滑娇嫩的柔软小腹,只见一片黑幽幽的茵草凄凄

    张霈突然俯身,凑过脑袋,张嘴含住她圣洁的**峰上那一粒娇嫩敏感的蓓蕾,这一阵吮吸、舔擦,单婉儿在他的淫邪挑逗和拨弄下,俏脸绯红,霞飞双颊。

    “嗯唔唔”一声声令人羞涩地呻吟从单婉儿的檀口飘逸而出,张霈也趁机翻身用他充满男性魅力的身体将她压在身下。

    单婉儿美丽如仙的绝色丽靥娇晕如火,羞红阵阵,但见仙子那纤美修长、柔若无骨的美丽玉体已然在他胯下。

    张霈死死吮吸着她丰润柔软的嘴唇,不断侵犯她的身体,感觉她身体温暖而湿润,咆哮的火龙顿时消失在她两腿间神秘诱惑的私密幽处。

    这个时候,在温暖的厢房秀榻上,两个浑身**的男女欲仙欲死地抵死缠绵、翻云覆雨地交媾着。

    “啊”单婉儿给张霈一阵猛烈的冲激,顿时娇躯剧震,一双雪臂紧箍住他的双肩,一双柔美纤长的雪滑**紧紧夹住他的腰身,一阵阵难言而美妙地剧烈痉挛、抽搐

    在张霈无休止的狂风暴雨般的大力抽送中,单婉儿立时娇躯狂颤,芳心一片晕眩、思维一阵空白,鲜红诱人的柔嫩樱唇微微启合,一声娇媚婉转的轻啼,又一次爬上了男欢女爱的极乐巅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