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宁芷欢愉 第十六章 ...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水声哗哗响着,注进的一个豪华大浴池中。

    “唉,有钱就是好啊”感受着冷热适宜的水温,张霈心中暗叹着。

    现在的他正坐在浴池里面,闭着眼睛,用水瓢浇洗着自己仍残留着众女体香的身体,心念电转,想到要做的事情还有一大堆,而最迫切的就是必须尽快在江湖上闯出自己的名声了,不然等魔师庞斑把靳冰云送给风行烈那天,自己可就哭都来不急了。

    好在风行烈现在也是刚出道不久,他现在大概也就在江湖上闯荡了大半年时间,估计庞斑还不舍得这么快将靳美女送人。

    思来想去,张霈决定还是等把韩府二小姐韩慧芷和四小姐韩兰芷搞定之后再行慢慢规划自己宏伟的蓝图,实现远大的人生目标不迟。

    先下手妻妾成群,后下手光群棍一生。

    近水楼台先得月,张霈可不想由于自己行差踏错,或者发生什么意外,导致煮熟的鸭子给飞走了,这就得不偿失了。

    水花声响起,张霈不禁睁开眼睛,只见两条洁白滑腻的**也踏进了这个浴池中,风情万种的萧雅兰和单疏影已经宛如两条美人鱼一样游到他的身边,开始细心地给他洗刷。

    张霈当然不会拒绝,只是安静地享受着纤纤玉手拂过肌体的感觉,不禁问道:“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

    单疏影脸庞微红的摇了摇头,柔声道:“服侍夫君洗浴本来就是妻子的责任。”

    古代男人真是幸福啊张霈心中感动,正想说话,忽然感觉下半身一阵酥麻,自己的凶器在萧雅兰玉手的服侍下,已经开始昂首挺胸了起来。

    这小妖精真是要人命,张霈念头开没有转完,两只雪白娇嫩的小手突然从一旁伸过来,按在他肩膀上,轻轻按摩起来。

    “宁儿,你怎么来了”张霈一脸惊讶,旋又坏笑道:“嘿嘿,我知道,你是偷看大哥洗澡来了。”

    “呸。”韩宁芷小脸涨得通红,轻碎了一口,羞嗔道:“以为你身体多好看啊真是丑死了”

    韩宁芷拿起水瓢将水浇到张霈的背上,用毛巾用力帮他擦着后背,低声道:“坏哥哥,回来了都不来看宁儿。”

    “唔好舒服啊,轻点,你想把我的皮搓下来啊”张霈懒洋洋攀在水池边沿上,享受着里外双重的服侍。

    不知道洗了多久,张霈伸手在单疏影和萧雅兰两女胸口抓了一把,对韩宁芷笑道:“好啦,我也洗得差不多了,宁儿,你站远一点,免得将身子打湿了。”

    “没有关系,让我服侍您出浴吧反正我也早看过大哥的身体了。”韩宁芷的声音中透露出那一丝刻意的镇静,反而越发凸显她,凹凸有致,晚上不要点蜡烛的确还是不错尝,嘿嘿”大汉频频点头,淫笑地说道:“兄弟们把这糟老头给我拿开,那娘们就先把她带回去,晚上我们再来好好尝尝。”

    “爷爷救命啊”少女惊呼求救,声如杜鹃啼血。

    “大爷求求你们”看到自己孙女被眼前的大汉捉住,老人抱着被唤做老大之人的大腿求声道:“放了我孙女,我求求你们了”

    “给老子滚。”老大又是一脚踹向老人,看到老人滚二圈,得意说道:“反正你孙女这么丑也没人要,我们兄弟就牺牲一点,帮她开苞,老头你可要感谢我们呀”

    在街道另一头的女子,看到竟有人光天化日之下做出这种强抢民女的事,低声喝道:“你们这群人不觉得丢脸吗好手好脚不知努力工作,却在这欺负老人和少女,哼,废物。”

    正得意的地痞没想到有人会为这一老一少出头,平常恶霸惯的他们,被说的一愣一愣的。

    这个时候,刚才出鬼主意的老二,看着女子国色天香,不禁淫心大动,连忙在他老大耳旁嘀咕。

    “哈哈哈”老大突然放声大笑,接着对女子说道:“这水灵灵的姑娘是打哪里蹦出来的真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兄弟们,把这女人给我一并捉起来。”

    女子嘴角泛起不屑的微弧,怡然不惧,地痞们在他们老大一声命令之下,十来个人向她扑过去。

    纤腰一拧,女子轻描淡写地闪过迎面击来的一拳。

    “臭娘们,看你还能往哪里躲。”另一名大汉随后跟上,双手一抱,势要将女子拦腰抱住。

    女子美眸闪过一抹幽影,身形一晃,向左一斜一转,巧妙地躲过这次的擒抱。

    接着一件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只见十几个地痞在胡同里直扑右捉,就是碰不到女子的衣角,而女子则闲庭信步,如同一只蜜蜂自由自在的穿梭在人群之中,身影也是越晃越快。

    本来站着远远准备看好戏的老大,这时不时的用手搓揉双眼,吃惊地道:“妈的见鬼了,怎么这女人越变越多。”

    随着时间的推移,女子幻化的身影,飘渺地步伐,越发奇特。

    最后,所有的地痞为了捉住女子,耗尽了力气,一个个慢慢地倒坐地上,牛气地喘着,一张嘴从头到尾根本没有合上的老大眼看情况不对,马上大声急呼:“兄弟们,快走,这女人太邪乎了。”

    随着老大的率先逃跑,其他的地痞也是敢紧地一溜烟跑走。

    前一刻还在担心受怕的老人,看到那些地痞已经跑的一干二净,紧张害怕的心情这时才得以稍缓,一双手爱惜地在跑出虎口的少女头上和身体上轻拍着,一边安慰着道:“没事了,孩子不用怕。”

    差点就要被掳走的少女,同样地用着她的手拍拍自己爷爷身上的灰尘,祖孙两人的眼泪皆不自觉的流下。

    过了好一会,祖孙两人才想起刚才救了他们的女子,可是游目四顾,除了身前不知何时出现的一锭金子,四下里一个人影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