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韩府春色(六)

易天下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良久,唇分。

    张霈直吻到韩宁芷晕头转向,目眩神迷,清秀俏脸灼热发烫时,这才放依依不舍地放开怀中这甩开大步,朝着迷人尤物之路迈进的小妖精。

    张霈豁然站起身来,眼睛似有意若无意的朝屏风的方向看了一眼,眸中荡漾着遮掩不住的笑意。

    走到衣柜前,张霈打开衣柜打量一阵,取过一套白色点缀着小黄花的长袍,再次回到床边,轻轻为韩宁芷披上。

    张霈弯腰轻轻搂抱了一下她娇俏柔嫩的**,亲昵笑道:“小懒猪,快点起来吃早餐。”

    韩宁芷下意识地轻点臻首,应却发现张霈漆黑深邃的双眸跳动着奇异的光芒,仿佛有什么阴谋似的,娇躯不由自主地微微缩了缩。

    张霈浅浅一笑,不怀好意道:“宁儿,我原本以为你会直接起来吃中餐的。”

    房间正中的圆桌上,摆放着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早餐糕点,品种丰富,卖相绝佳,可谓色香味俱全,看了让人食欲旺盛,胃口大开。

    尤其对于那些昨晚刚刚做过“激烈运动”的人来说,要想忍住如此美味食物的诱惑,基本上和随机买中彩票的可能性相当,属于小几率不可能事件。

    可是韩宁芷下床之后却忸怩不安地站哪儿,双手紧紧揪牢身上白袍的衣襟处,踌躇着没有上前。

    “宁儿,你怎么了”张霈眉头一挑,扫了一眼桌上的食物,“莫非是这些早点不合你的胃口不对啊我可是让厨房特意做了你平日最爱的糕点。”

    “不是啦”韩宁芷轻摇臻首,俏脸微红,美眸含羞,低声嗫喃道,“只是大哥,宁儿宁儿能不能先穿上衣服再吃”

    都不知大哥是不是要这样故意作弄人家就让自己披上一件白袍满屋子走动,她里面可是一丝不挂的什么都没有穿呢

    这件白色衣袍连个扣子都没有,只在腰间别了一根缎带松松的系住,勉强维持着衣袍不会敞开,真是羞死人了。

    抬腿迈步,双腿启何走动之间,冷风凉飕飕的从她腿间最敏感娇嫩的私密之处灌入拂过,让她害羞的几乎都迈不开莲步,怎怎么能这样人家不要啦

    韩宁芷纤纤玉手羞涩地绞着衣襟,低垂臻首,俏脸红的能滴水蜜来,含羞带怯道:“大哥,宁儿这样子似乎,似乎不太好”

    “哪里不好我觉得这样挺好啊”张霈肆无忌惮的灼热目光扫视着她全身上下每一个部位,嘴角勾起一抹邪恶的笑意,要的就是这效果,真空上阵,嘿嘿,不然怎么对得起哪位赶早场的“观众”。

    在韩宁芷没来得及再出言说话之前,张霈伸手紧紧搂住了她纤柔如柳的蛮腰,轻松至极的将她抱到桌旁,侧坐在自己结实的大腿上,“宁儿,你穿成这个样子很好看,大哥就喜欢你可爱性感的样子。”

    张霈双眸微微眯虚,浑厚低沉的嗓音中带着浓浓笑意,蜜语甜言道:“我的亲亲好宝贝,你总是用这种诱人的模样来勾引我,大哥忍不住好想用力的疼爱你呢”

    韩宁芷的娇躯仍在发育当中,娇俏鲜嫩,含苞待放,即使是坐在他腿上,头顶也只能挨到他肩膀。

    张霈懒洋洋地低头亲吻着她如玉般光洁的额头,淡雅怡人,犹如清甜蜜桃的清雅香气,由她的娇躯袭向他的鼻腔,使人感觉精神为之一振,沉迷其中。

    “大哥”韩宁芷柔若无骨的娇躯羞怯地缩在张霈温暖舒适的怀中,没有感觉到丝毫寒冷。

    她绯红的俏脸就象熟透了的红苹果,让人忍不住想要咬一口,韩宁芷撅着红艳艳的樱桃小嘴,委屈道:“人家哪有诱惑你,明明明明每次都是大哥主动的”

    “是吗不见得吧”张霈将尖润的下颌搁在她的娇俏浑圆的香肩上,故作惊奇道:“昨天晚上,有个迷人的小妖精主动要求我爱她,还嫌我不够用力,一直让我重一点,缠了我整整一晚,热情如火,我还以为”

    “啊不,不准说”韩宁芷羞愤地握着粉拳,不断捶打他的胸口,羞得恨不得地上有条缝给她钻进去,真是羞死人了。

    和大哥在一起的滋味实在是太美妙了,紧密结合,灵欲交融,当时没有任何羞涩羞耻的感觉,可是现在别说是说出来来,就算光是回想一下,韩宁芷都被自己不可思议的放荡行为吓了一跳。

    “不要我说吗我偏要说。”张霈嘴角含笑,深沉的眸子里闪烁着邪恶的光芒,“我的亲亲宝贝不也是很享受吗整晚不停的哀求我好好疼你,声音叫的好美好甜,下面水儿也多得都快将整张床单浸湿了”

    “啊,大哥,别别说了羞你要羞死人家吗”韩宁芷被张霈那邪恶的话语羞得娇躯发软,连自杀的心都有了,她将可爱的臻首埋进他的怀中,只给他看自己头顶披散的柔顺秀发。

    韩宁芷不用看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狼狈极了,就好像一只水煮白虾,全身红通通的,可能连晶莹的玉趾都滚烫冒烟了。

    这个时候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得差不多了,二姐韩慧芷差不多也能够想象你昨晚是如何放荡了,张霈眼睛看着妹妹韩宁芷羞愧欲死的娇羞表情,脑中幻想着姐姐韩慧芷羞愤欲绝的嗔怒神情,乐呵呵地岔开话题道:“好了,宁儿,大哥不说了。你肚子饿了没有这些早点是我特意吩咐厨房准备的,你可要多吃一点”

    张霈从桌上端起一个白瓷圆碟,上面放着五块小巧精致的绿色糕点,拈起其中最上面那块送到韩宁芷柔软湿润的唇边,诱惑她张开小嘴。

    “人家人家自己来”韩宁芷依然鸵鸟似的不敢抬起臻首,垂着红若滴血的小脑袋,伸手想从张霈手中接过点心。

    “宁儿,大哥喜欢喂着你吃。”张霈毫不犹豫拒绝了她自食其力的想法,把她当成可爱的芭比娃娃般紧紧搂在自己怀中,持着点心在她桃红色软腻的朱嘴边晃动,用诱惑人的语气哄着她,“乖,张开嘴,这可是你最喜欢的绿豆糕,尝尝看好不好吃”

    感受到他不容拒绝的坚持,韩宁芷只好乖乖地张开樱桃小嘴,一块绿豆糕被喂进嘴里,将她香润的檀口填得满满的。

    “宁儿宝贝真听话。”张霈脸上露出满意地微笑,顺手又拿起另一盘碗碟中的一块粉色红点心,再次递到她唇边。“来,再尝尝这块桂花糕。”

    “唔唔等,等一下啦”韩宁芷第一块绿豆糕还没有吃完,正鼓着腮帮子使劲咀嚼咬动,方才刚刚合着玉液香津一并吞咽下去,樱桃小嘴里又被硬塞进了一块桂花糕。

    “还有这个青梅桔饼。”

    “再尝尝冰糖山楂。”

    “还有糖蒸八宝饭。”

    张霈将就像一个孩子似的,不依不饶地将一大堆的东西朝着韩宁芷嘴里放,她小小的樱桃小嘴里被塞进这么多食物,她的小肚子都快要涨破了。

    韩宁芷害怕地盯着张霈再次夹过来的不知是什么东西的栗色点心,拼命摇晃臻首,摆手急声道:“不要了,不要了,大哥,人家已经好饱了。”

    “真不要了”张霈顺势将手中的精致糕点送进自己嘴里,津津有味的吃了起来,然后有些遗憾的吐了口气,道:“宁儿,要不要再吃点”

    抱着韩宁芷喂她吃东西真的太有趣了,看着她努力咀嚼吞咽,然后又被自己把食物塞进她樱桃小嘴,鼓着腮帮的样子,就象在逗弄一只可爱的小猫咪让人开怀。

    可惜怀中的可人儿看来是真吃不下了,不过自己是不是做的有点过了,怎么她盯着桌上剩余点心的眼神还带着恐惧呢哎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嘿嘿,如果她能听见自己二姐韩慧芷吞口水的声音,也许就不会现在这样了。

    “宁儿,不是大哥说你,你也吃得太少了,我可不想大哥的亲亲好宝贝被大哥爱到一半的时候,因为体力不足而昏过去。”张霈心里虽然乐开了花,但脸色却平静得一如五六月的清风,只有眼底那一抹禁不住的笑意深深出卖了他的真实想法,不过韩宁芷那点少得可怜的与人打交道的经验,哪里发现得了。

    什么妹妹被逼着吃了这么多东西居然还说吃得少韩慧芷愤愤不平地想道:“当她是小猪么”

    其实若是可以的话,韩慧芷是很愿意和妹妹韩宁芷换一个位置的,或是替妹妹分担一些,美其名曰:姐妹一体,有难同当。

    “爱到一半体力不足而昏倒”当韩慧芷想明白张霈话中含义的时候,羞得差点咬到了舌头,还好她急忙伸手紧紧捂住着嘴巴,不然铁定被发现了。

    “才没有呢人家哪有那么虚弱”韩宁芷气鼓鼓地撅起玫瑰般娇艳的唇瓣,脱口而出道:“我的体力很好的,明明明明是大哥太厉害了,人家才会受不了的嘛”

    在以往和张霈的欢好中,韩宁芷当然不止一次昏过去,只是那绝对不是因为体力不足昏倒的,而是被**高氵朝时那头晕目眩的舒爽快感给弄昏过去的。

    “哦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张霈见韩宁芷一本正经的和自己解释这个问题,终忍不住失笑出声。

    听到张霈爽朗的大笑,韩宁芷才醒悟到刚才她居然说了多么羞人的话,顿时害羞的躲入他怀中,柔若无骨的娇躯紧紧贴他钢铁般结实的胸肌上,又只是留下一个后脑勺给他。

    张霈半晌之后才止住笑声,结实而有力的双臂伸到韩宁芷腋下,接着轻轻向上一提,就调整了她的姿势。

    韩宁芷现在双腿跨坐在张霈腿上,秀挺的双峰压着他的胸膛,芙蓉玉面正对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