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八十七章 当面对质

古声 Ctrl+D 收藏本站

    刘木生与黄光托勾搭在一起,在郑翼晨看来,是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

    他瞬间联想到了徐志伟与黄光托的关系,也发现自己一开始的推理出现了一个很大的漏洞。

    付海华不像是惯用卑劣手段陷害对手的那种人,从他对陈勇的前两次打压就可以看出来。

    第一次,借助郑翼晨与徐志伟进行外科考核的契机,希望在一场光明正大的比试中,让自己带的医生力压陈勇带的医生,没搞任何暗箱操作,虽然最后的考核结果是郑翼晨胜了,付海华也没提出质疑。

    第二次,在交班会议上,张云顺提出考勤的问题,将矛头对准郑翼晨,付海华在旁煽风点火,推波助澜,但郑翼晨也确实是迟到了,他趁机讽刺几句,也无可厚非,虽然有些夸大其词,好歹是就事论事。

    这两起事件,最后都造就了陈勇更高的名声,付海华虽然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出招也是正大光明,没有在背后捅刀的嫌疑。

    可是刘木生的医疗事故,从开始到结尾,就是一场卑劣到极点的栽赃,完全不符合付海华光明正大的作风。

    事出反常必有妖!

    毫无疑问,这个“妖”,就是眼前的黄光托!

    黄光托的卑鄙和丑恶,郑翼晨早就见识过了,这个人医术不精,栽赃嫁祸的手段却着实高明,从当日他大嗓子吼来蒋国辉等一众同僚,指着郑翼晨一番黑白颠倒的指责中,足见一斑。

    刘木生这种瘾君子,和黄光托这类无良医生认识,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郑翼晨唯一错估的,是黄光托与徐志伟这对难兄难弟,对自己的恨意。

    见到刘木生与黄光托的时候,郑翼晨已经确认了一件事:医疗事故的事件,最初的初衷,并不是针对陈勇,而是自己!

    如果这场阴谋的策动者是黄光托,他自然是要为当日所受的屈辱报仇,徐志伟除了对郑翼晨仇恨之外,也急于恢复在付海华心中的地位,于是就定下了这个一石二鸟的计划。

    透过徐志伟这个中间人,黄光托和付海华搭上了线。

    想必两人也费了不少唇舌,才利用了付海华的利欲熏心,迫使他点头同意这个计划。

    而且整个实施过程,付海华也没有出什么力,主要还是徐志伟与刘木生的配合起了关键作用。

    按照黄光托的猜想,既然是郑翼晨的失误,导致这场医疗事故的发生,陈勇自然会对郑翼晨恨之入骨,告发他,给郑翼晨的医生履历添上不光彩的一笔,足以断送他今后的医务生涯与前程。

    他以己心度他人之心,自以为得计,却低估了陈勇高尚的人格,他竟是宁愿牺牲自己也不愿做这种弃车保帅的举动!

    郑翼晨不仅没受到半点牵连,还在陈勇的力保下转到外科门诊上班,让徐志伟折磨他的一系列计划无法奏效。

    现在黄光托与刘木生再次相聚,一方面是为了计划的顺利实施而庆贺,另一方面,必定是结算尾款,刘木生是黄光托用钱收买来的一颗棋子。

    在寒冷的刺激下,郑翼晨的头脑前所未有的清醒,整理出一条清晰的脉络,将事件的来龙去脉都琢磨透了。

    天可怜见,居然让他凑巧在这里遇到两人在这里接头,才发现了这个秘密。

    郑翼晨想通了这一层后,对陈勇的愧疚更加深重:“原来是我当日的强出头,才导致勇哥有这场无妄之灾。”

    刘木生几杯酒水下肚,苍白的脸色添上一丝红晕,借着酒劲,他面带笑容,和黄光托交流着些话。

    黄光托一面吞吐烟雾,一面不住颔首,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也说了几句话,然后从自己的公文包中掏出一个信封,信封装满东西,鼓起砖头样的形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

    果然,刘木生略显无神的双眼发出光来,抽出信封中的一叠钞票,十指灵动,查证钞票的数目。

    过了一会儿,他满意的点点头,将钱重新装入信封,藏到内兜贴身藏好,轻轻拍了几下鼓胀的胸口,又倒上一杯酒,和黄光托互敬一杯,一口喝干。

    黄光托站起来似乎准备要告别,刘木生忽然招手叫住了他,口中慢条斯理又开始说话。

    也不知他说了什么,黄光托满是笑意的表情瞬间凝固,十分难看,气急败坏争执着,口沫横飞,一面伸出手指比划。

    刘木生则是好整以暇,丝毫没有被他凶狠的神情与动作吓倒,浅呷一口酒含在口中,慢慢咽下肚中,这才出声说话。

    郑翼晨从他的表情中,可以猜测到他的语气必然是十分轻佻且狂傲,也从黄光托和刘木生的举止和神情猜出两人关于价钱的事谈不拢。

    很显然,刘木生还想再勒索一笔钱,而黄光托却不准备支付。

    原来其乐融融的范围化为乌有,黄光托满面乌云,坐回原位,和刘木生进行了一番交涉。

    约五分钟后,两人似乎谈好了价钱,黄光托面色数变,掏出手机,拨了个电话聊了一会儿,一面说话,一面用怨毒的目光打量着刘木生。

    刘木生不以为杵,一脸坏笑,在旁翘起二郎腿,把玩手中的酒杯,似乎在鉴赏一件稀世奇珍一般。

    郑翼晨心下暗道:“看来黄光托是在打电话跟人商量,那个人不可能是徐志伟,肯定是付海华没错了。”

    黄光托挂断电话后,大口呼吸了几下,胸廓随之起伏,情绪激荡,好不容易平复下来,才勉强挤出一个笑容,冲刘木生点了一下头,语气平淡,说了几句话。

    郑翼晨望着黄光托仿佛便秘三天的尴尬面容,大感快意:“好!谁叫你与虎谋皮,找上一个流氓和你合作陷害。,被敲诈也是活该,最好连内裤都赔光!”

    听了黄光托说的话后,刘木生阴阴的笑意终于大肆张扬,狂态毕露,看来他得到了一个很好的答复。

    刘木生和黄光托对饮一杯后,站起身来,拍拍屁股率先离开,落下黄光托一人呆坐在那里,低头喝着闷酒。

    郑翼晨见刘木生走出餐厅大门后,心里权衡了一番:“如果黄光托是幕后主谋的话,戒备心肯定很重,无法从他身上套话。刘木生既然敢狮子大开口跟黄光托要钱,证明这个人对黄光托也没有所谓的忠诚,而且能诱之以利,以他为突破口再好不过!”

    当机立断之下,他尾随着刘木生,在街道穿行。

    一开始郑翼晨还十分谨慎,担心被他看到,到后来发现刘木生耳朵里塞着黑色的耳塞,摇头晃脑,听得十分入神,时不时发出几声大笑,引来周围路人的侧目,纷纷回避他。

    郑翼晨见他那副模样,知道他根本不可能有其余的心思,留心是否有人在背后跟踪,也就放宽了心,亦步亦趋跟在后头,仅和他保持十米不到的距离。

    直到刘木生拔出耳塞,迈着步子走到一条寂静无人的小巷时,郑翼晨才加快步伐追上去,口中高声喊道:“刘木生!”

    刘木生如若未闻,兀自向前走着。

    郑翼晨三步并作两步,一下子跑到他身后,伸手搭住他的肩膀:“刘木生,给我站住!”

    刘木生一脸不快,口中骂了句粗话,转过头来,就着昏暗的路灯,一眼认出叫住他的人,竟是跟着陈勇的那个年轻医生:“咦,怎么会是你?”

    郑翼晨冷冷说道:“就是我没错,你没想到吧?”

    刘木生脸上挂着虚伪的假笑,用手揉了揉右下腹的手术伤口,轻咳了几声,似乎牵动了伤口,叫了一声“哎呦”,这才说道:“你……你是专门过来为自己的过失道歉的吗?我原谅你了,年轻人,犯错很正常,记得以后做手术要小心点,别再连累病人和主刀的医生。”

    郑翼晨怒极反笑:“哼!演技还真不赖!难怪黄光托会选你作为合作对象了。”

    刘木生面色一变,故作迷惘:“演什么?黄……你说这个名字有什么寓意?谁和他合作了?”

    “你还真演上瘾了是吧?别装了!你刚才和他在餐厅里聚餐都被我发现了,连照片都拍下来了,别想蒙混过关!”郑翼晨掏出手机,将拍好的照片摆在他面前左右晃动。

    刘木生这才一副大梦初醒的模样,说道:“哦,原来黄医生的全名叫黄光托,你不说我还不知道呢。”

    郑翼晨心里暗暗骂道:“都到了吃饭喝酒的地步,却连他的全名都不晓得,这种鬼话说出来谁信啊?”他也不想就这个话题过多纠缠,直接开门见山:“黄光托给了你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