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199章 活人长尸斑?!

古声 Ctrl+D 收藏本站

    高灿森高高仰起头,发出一阵歇斯底里的狂笑,两道清泪,从白色的眼瞳中涌出,肆意流淌。

    这十多年的辛苦,毕竟是值得的!

    起码,还有一个理解我的人,就站在我的面前。

    郑翼晨悄悄递上一卷纸巾,等高灿森终于平复好情绪之后,他笑着说道:“我不害怕的第二个原因,是站在一个医生的角度,对我来说,您就是一个病人,你就算长了三个脑袋,八条手臂,在我看来,也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

    高灿森擦干净泪珠后,将纸巾攥成一团,丢到墙角,头一次露出微笑,爽朗说道:“这就是所谓的医者情怀吗?我算是见识到了。”

    郑翼晨抖擞精神:““接下来,就让我开始为你治病。”

    高灿森大感意外,疑惑的问道:“难不成,你已经想到医治我的方法了?”

    郑翼晨点点头:“虽然你的身体体征,我从来没有见过。但是不影响我推断出你的病因。综合我的多方观察,你这是督脉阻滞,阳气断绝的病因,导致身体出现种种异常!”

    高灿森神色迷离,反复喃喃自语:“督脉阻滞,阳气断绝。督脉阻滞,阳气断绝……”

    “没错,之所以会这样,根本原因,就是你常年出入那些闹鬼的著名景点。”

    高灿森身子一震,语气惶恐:“难道,真的是恶鬼的诅咒么?”

    郑翼晨摇了摇头:“当然不是。照我的分析,你开始周游世界之前,心里已经受了很大的打击,以致心神失守,情志抑郁,身体机能严重下降。而你去的那些闹鬼地方,有没有鬼不敢肯定,有一点是毋庸置疑的,那就是那些场所的磁场异常,很容易对人的心志造成影响,出现幻觉……”

    高灿森打断他的话头:“你说的话,我不敢苟同。我去了那么多地方,从未出现所谓幻觉,就连鬼影都没见过一次!”

    郑翼晨不以为意,咧嘴一笑:“磁场的异常,顶多只能对意志薄弱的人造成影响,您意志坚定,当然不会出现幻觉。”

    “那你又说我生怪病的原因,是去了这些地方的关系。”

    “是啊,西方的说法,是磁场异常,我们中国人,则归类为……阴气过重!”

    郑翼晨喝了口温咖啡,体会舌尖的苦涩,接着说道:“这些闹鬼的地方,无一例外,都是阴气过重的鬼宅。所以在这些地方滞留,很容易受到阴气的入侵。一般情况下,一个血气方刚的人,只要离开后,经过几天的休养,阴气就会被化解掉,可……你的情况有些特殊。”

    高灿森若有所思:“我有些明白你的意思,你刚才都说了,我的身体机能下降,肯定比正常人更容易受到阴气的侵袭。一个正常人需要几天才能化解掉的阴气,换做是我,就要用更久的时间。”

    郑翼晨点头说道:“没错。可是,你常常不等体内阴气化解,又跑到别的闹鬼地方,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阴气如同雪球般越滚越大,终于到了一个临界点,所以在第三个年头,你的身体出现了特征性的改变。”

    高灿森闭上眼睛,伸出苍白的手臂,抚摸着眼睑,沉声说道:“接着说下去。”

    “人体阴阳失衡,就会发病,阴阳相互依存,互根互用,你体内阴气积聚过重,此消彼长之下,督脉就被这股浓郁的阴气闭锁住了。”

    “督脉?”

    郑翼晨伸手一指后背:“人体的脊柱骨,就是督脉通行的通道。督脉主一身之阳气,任脉则主一身之阴气,这两条经脉,对人体的阴阳平衡,起到关键作用,人体阴气失衡,是督脉镇压不住,首当其冲之下,成为最先受累的经脉……”

    高灿森摸着下巴:“那你刚才故意激怒我,我的后背,也就是督脉,出现刺痛感,又是怎么一回事?”

    郑翼晨道:“人在激动生气的时候,阳气就会浮动上升,可是你的督脉阻滞,阳气无法上行,两相冲击,就出现了酸痛感。”

    他指着高灿森的头顶,接着说道:“头顶是诸阳之会,古人称为六阳魁首,你督脉阻滞,阳气无法上行到头面部,才出现了白睛还有颅骨凹陷的症状。”

    “至于你身上的瘀斑……则是我判断你体内阳气即将断绝的关键依据!”

    高灿森见郑翼晨脸色异常严肃,似乎遇到了什么棘手事一般,心里忐忑不安,小心翼翼问道:“我,我身上的瘀斑,有什么古怪吗?之前我有去医院看过,医生说是血小板有问题,输过几次血,一点不见起色。”

    郑翼晨涩声说道:“那是当然了,这些瘀斑,并不是简单的血小板出问题,而是……尸斑!”

    高灿森高大的身子晃动几下,险些立足不稳,他毕竟是拍灵异片的导演,尸斑是怎样的存在,他最是清楚不过:“尸斑?不是在死人身上出现的吗?我一个大活人,怎么会长这玩意?你,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郑翼晨的脸上一点开玩笑的意思都没有,他认真说道:“别说您难以接受,就连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情况。高导演,说句老实话,您现在虽然起居如常,实际上,也跟行尸走肉差不多,距离死人,也只是一步之遥,明天倒地不起,撒手人间,我也绝不会感到半点意外!”

    他语气沉痛,蹙眉说道:“你的督脉阻滞时间过长,导致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阴亢压阳的局面。近一段日子,体内阳气如同风中残烛,行将断绝。孤阴不生,独阳不长,阳气一旦断绝,人也就死了,所以,你的颈部和胸腹部,,开始出现尸斑。”

    高灿森身子抖如筛糠,即使是他这种意志坚定的人,在死亡面前,也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他冰冷的手掌抚摸者胸口的“鬼脸”,目光有些失焦,仿佛“鬼脸”张开的大口,生出一股不可抗拒的吸力,将他整个人的魂魄都吞噬一空。

    郑翼晨眼中不忍之色一闪即逝,觉得有必要让他知道问题的严重性,他陡然间提高嗓门,如当头棒喝:“当你背部督脉循行的位置,也被尸斑侵蚀时,就是你的死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