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330章 张弛有度

古声 Ctrl+D 收藏本站

    郑华茹转忧为喜,说道:“太好了,明天我就去找所有的亲戚借钱。”

    郑翼晨疑惑问道:“妈,都有那么多钱了,你干嘛还要找人借?”

    “这你就不懂了吧?跟亲戚借钱后,他们要是不肯借的话,知道我们家有钱,他们也没脸过来跟我借了。”

    郑翼晨对于母亲的诡计多端不予置评,只能扯动嘴巴,呵呵笑了两声。

    郑华茹又说道:“乖儿子,你放心,这笔钱我们不会乱花,存起来给你当老婆本,等你娶了媳妇就交给你,说到媳妇这方面,最近你奶奶一直念叨,盼着抱曾孙呢,我和你爸二十二岁就结婚了,你都二十四了,终身大事要早点落实……”

    郑翼晨头痛欲裂,这就是他不经常打电话回家的原因,和家人说不到几句话,就一定会扯到终身大事这方面来,让郑翼晨不胜其扰。

    郑翼晨急中生智,借口明天要早起上班,到了睡觉的时候,为了验证自己的说法,还打了几个响亮的哈欠,说起话来,也开始变得无精打采。

    郑华茹正说在兴头上,突然间被大煞风景的哈欠声打断,很不甘心,不情不愿说了一句:“那你就睡吧。”

    郑双木抢过郑华茹的电话,淡淡说道:“有空多打几个电话回家,你妈一直念叨着你。”

    郑翼晨听到这句平淡的话,忍不住心生愧疚,自己自从工作以来,打电话回家的次数锐减,事实上,大学的时候跟父母联系的次数多,也是为了要生活费,古人都说了,“父母在,不远行”,他却在外地工作,一年到头难得回家一趟,从某个角度来讲,他也算是一个不孝子了。

    郑翼晨认真说道:“爸,我知道,我以后会经常打电话给你们,有长假的话,我一定回家。领导肯定会批准我的假期,你知道吗,最近国家出台了一条新的政策,‘常回家看看’已经纳入法律了,在外打工的人,要是太久没有回家,是犯法的。”

    郑华茹在旁插了一句话:“不回家还要判刑?太狠了。国家怎么不制定一条二十五岁之前不结婚就要判刑的法律呢?”

    郑翼晨头又开始痛了,自家母亲真是彪悍,这也能让她扯到婚姻的话题上去,忙不迭道了声晚安,挂断电话,长长松了口气,有一种劫后余生的庆幸感。

    他原本还打算把父母接到这里来居住,现在看来,这个设想要无限期搁置了,连区区二十万,都能引来两人的猜疑,要是见了这座豪宅,估计当场就掏出电话报警了。

    郑双木威胁要打断他双腿的言论犹在耳际缭绕,让郑翼晨心里直打寒颤:“看来,以后每个月还是汇个两三千就行了,免得又吓到他们。嗯,重点是能保住我的双腿。”

    洗完澡后,他到楼下看了一会儿电视,直到十一点半,才看到李轩风尘仆仆的身影。

    他一贯以来,都自诩是一个聪明人,事实也是如此,一个智力过人的人,脑筋开动了,自然就对埋头苦干,付出体力劳动的行为不屑一顾,李轩碍于郑翼晨的面子,终于肯接手家族生意,开动了‘幸福里’的楼盘计划,每一个细节,都尽量做到滴水不漏,让人挑不出半点毛病,只有心生‘虎父无犬子’的感慨。

    这份工作,在李轩看来,游刃有余,不值得自己耗费太大的心力去经营,因此,大多数时候,他就跟个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一样,比郑翼晨更早下班回到家里。

    看李轩进门的颓废样,郑翼晨就知道他一定不是去花天酒地,而是在办公的地点加班,才累成这副样子。

    这个发现让郑翼晨暗暗惊讶,也意识到李轩肯定是遇到大麻烦,才会一反常态,主动加班。

    “看样子,李轩的对头,不好对付啊!”

    一个人智力超群,表面上和和气气,骨子里还是心高气傲,李轩的傲气与傲骨都不缺少,之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云淡风轻,看似对什么事都不在乎,其实是一个假象,他还没有被人逼迫到绝路的假象。

    所以,他才肯违背自己的习性,加班加点到深夜才回来。

    李轩绝不会服输,在他的字典里,容不了“失败”两个字!

    郑翼晨深切感受到李轩身上的压力,很识趣的没有询问他工作的进度,直接叫他趴在长沙发上,用推拿手法给他按摩了身子,激活气血,松解肌肉,缓解他一身的疲劳。

    十多分钟后,李轩精神抖擞,从沙发上一跃而起,疲态尽消,他恢复精力后,第一件事就是拿起桌上放置的公文包,掏出一叠厚达六公分的文件资料,聚精会神浏览起来。

    郑翼晨暗暗皱眉,伸手合上文件夹:“快点去洗澡休息,不要再看这些了,今天一整天还看不够吗?”

    李轩苦笑道:“时间紧迫,今晚估计要挑灯夜战,哪里有休息的时间?”

    郑翼晨淡淡吐出了两个字:“蠢货!”

    他怒声骂道:“我帮你缓解疲劳,可不是让你继续给自己的身子施压。现在的你,就跟一根绷紧的弓弦,我好不容易松弛了,你还要自己拉紧,这不是自找罪受吗?有急迫感是对的,但是紧张之余的适当休息,比一昧透支身体工作更来得高效,你熬夜工作,肯定会影响第二天的工作效率,事倍功半。‘一张一弛,文武之道’,这句话不用我教你吧?”

    李轩沉默半晌,这才将文件放到公文包里:“你说得对,我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才能更好的工作,我现在就去洗澡。”

    郑翼晨露出笑容,拍着他的肩膀说道:“孺子可教,快点去吧。”

    李轩走在楼梯口,回头说道:“翼晨……”

    郑翼晨看也不看他,招招手说道:“感谢的话,就不必说了。”

    “你想多了,我没有要谢你的意思。”

    “那你想跟我说什么?”

    “你明晚继续做我的私人按摩师吧,我可以把脚底板都奉献给你,来个脚底按摩。”

    郑翼晨青筋暴露,险些将遥控器捏碎:“滚!”

    十二点半时,郑翼晨关上电视机,上楼准备回房睡觉,路过李轩房间时,看到门缝里投射出的微光,苦笑一声,李轩看似听劝,也不过是在敷衍了事,郑翼晨说的道理,他何尝不懂,只不过身体力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得,为了维持他的精神状态,每天的全身按摩,是免不了了。”

    郑翼晨关上走廊的灯,回房睡觉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