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422章 举办大会的本质

古声 Ctrl+D 收藏本站

    世界骨科大会共有亚欧美三大洲,多达二十六个国家的骨科医学会代表参加的盛会,由美国享誉盛名的骨科医师学会提议创立,该学会一直都是世界骨科大会的主办方。

    美国骨科医师学会财雄势大,为了力促这个大会顺利在洛杉矶进行,也花了不少人力物力,单单一手包办二十六个国家的骨科代表的来回双程机票以及食宿,就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这一届的世界骨科大会,会场设立在希尔顿酒店的议事厅,占地面积约有三千平方,是酒店专门租赁给大型企业开年会所用。

    议事厅极尽奢华之能事,美轮美奂,金碧辉煌,如同一座中世纪帝王的宫殿。

    光是一天的租金,就高达七万美金!

    而世界骨科大会,共要举办五天之久,也只有美国骨科医师学会,才能负担起这笔费用。

    早上,郑翼晨一行人吃完饭,在罗子儒的带领下,到了议事厅。

    郑翼晨一脸萎靡,无精打采站在聂老身后,其他人见他这副模样,都暗暗皱眉。

    他们都联想到昨夜所见,自然而然将郑翼晨萎靡的状态,归咎于昨晚的放纵。

    有人暗骂道:“活该!以为洋妞真那么容易满足吗?还敢一叫就叫两个,被榨光精力也是正常。”

    殊不知郑翼晨无精打采的缘由,是出自德高望重的聂老的手笔。

    聂老堂堂一个骨科专家,对人体的解剖最是熟悉不过,他教训郑翼晨的时候,下手很有分寸。

    所谓有分寸,意思是指他打郑翼晨之际,一棍子下去,足以让郑翼晨痛彻骨髓,偏偏不会伤筋动骨,甚至连瘀伤也没有,就只是痛。

    很痛,相当痛。

    疼痛的阈值无限放大,却不会对造成损伤,外表看上去,和平常没什么两样。

    实际上郑翼晨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每走一步,都如同千针攒刺,堪比酷刑。

    凭着这份打人的技艺,聂老要是生在古代,绝对是拷问罪犯的一把好手。

    郑翼晨心中当然不会埋怨聂老下手太狠,事后想想,他也觉得自己的恶作剧实在过分了些,超出了玩笑的范畴。

    事关名节,兹事体大。

    矮要承认,挨打站稳。

    认识到错误的他,乖乖认领了这顿毒打,没有半句怨言。

    聂老原本打算往郑翼晨脸上打几拳,让他长长记性,见他认错态度诚恳,怒火消了大半,也不好意思接着打下去,挥手就放他回去休息。

    第二天的时候,聂老已经将这事抛在脑后,跟个没事人一样,和郑翼晨谈笑风生。

    在门口签完名,一行人终于进入了议事厅。

    议事厅中已经聚了不少人,有高有矮,又矮又胖,除了几个在场负责接应,签名的司仪小姐,骨科代表,都是清一色的男子。

    做骨科不比其他医疗临床,需要很大的气力,女性在气力方面,跟男人相比,向来都是短板,所以从事骨科行业的女性医师很少,名气能够大到足以参加世界骨科大会的,更是绝无仅有。

    行走途中,不时有人过来跟聂老打招呼,一个个神色恭敬,想来对这个成名多年的骨科专家,深交已久。

    聂老气度非凡,精神爽朗,大方回应众人的热情。

    郑翼晨生平首次参加国际性质的医学大会,看到什么都觉得很新鲜,左顾右盼,瞧个不停。

    别说是他,就连身边几个人,也没见过那么隆重浩大的场面,反应比郑翼晨好不了多少。

    郑翼晨见着人群熙攘,感慨良多:“来了好多人,数目都快赶得上我们医院的全体员工了,聂老,你们那个时候,肯定没有人举办过如此声势浩大的医学大会吧?”

    聂老摇摇头:“没有,没钱,也没人,我们那会儿计划生育做得好。”

    郑翼晨哈哈笑道:“我就知道不可能有,事实证明时代在进步,地球是个村,世界各地等人共襄盛举,这要放在三十年前,想都不敢想!”

    聂老吹胡子,瞪眼睛,冷哼一声:“时代在进步?是这样吗?我不敢苟同。”

    “这不是明摆着吗?”

    聂老皱眉说道:“我承认,我们那个年代,大家都穷,没可能举办大规模的医学交流大会。不过,举办医学大会的初衷,本就是为了让不同地域的专家互相交流经验,共同学习。可……现在的人,却把举办医学大会当成一种猎奇炫耀的资本,商业气息浓重,学术交流的氛围,却淡了许多!”

    郑翼晨闻言一愣:“不至于吧?把二十几个国家的人都聚集在一起,只是处于炫耀的目的?”

    聂老瞪了他一眼:“少见多怪!我告诉你,所谓的医学大会,一般情况下,都是主办方一枝独秀,我们这些获邀前来的人,只不过是陪衬的绿叶。这就跟有钱人办同学会一个道理,他们并不是为了促进友谊,而是单纯炫富,想要得到别人艳羡敬仰的注视和赞美。”

    这番话尖刻揭露了这场看似盛大的医学大会的本质,郑翼晨听得目瞪口呆,如同被浇了一桶冷水,原先的兴奋劲顿时消失大半。

    他又有一事不解,撇撇嘴问道:“聂老,你既然知道,为什么还要大老远跑到这里来?”

    聂老长叹一声:“虽然美国骨科医师学会举办这个大会的目的不纯,但我不得不承认,世界骨科大会已经成为了世界上最大规模的骨科盛会,受到各方关注。我们如果想让课题的成果尽快传播到世界的每个角落,就必须借助这个平台,你明白没?”

    郑翼晨点头,佩服的说道:“聂老真是深谋远虑,完全颠覆了你在我心中一贯的形象。”

    “哦,我原本在你心里是怎样一个人?”

    郑翼晨掰着手指,认真细数:“急躁,莽撞,凶残……一切不理智的词组的代名词。”

    聂老虎目泛威,怒视郑翼晨:“臭小子,你皮痒了是吧?”

    “没,没……这不是你要我说出来的吗?”

    郑翼晨赶紧举手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