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549章 饱暖之后思什么?

古声 Ctrl+D 收藏本站

    他拽着郭晓蓉进入她的闺房,关门反锁,步子不停,走到床前,神秘兮兮说道:“我要给你看一样东西……”

    郭晓蓉反手给了他一巴掌,脸色薄怒:“你个死变态,如果你掏出的是你尿尿的家伙,我一定一脚踢爆!”

    郑翼晨莫名其妙挨了一记响亮的耳光,,欲哭无泪,掏出背包里的两盒寿司,放在床头柜上:“我让你看的是这个,你想到哪里去了?”

    郭晓蓉一看,原来是两人今晚约好要去吃的寿司,计划虽然因为种种事故搁浅,郑翼晨到底没有忘记,把寿司买来,与她分享。

    她这才知道自己误会了,耳根发烫,红着脸道:“你明说不行吗?跟做贼似的,把门都反锁了,还把我拖到床前,很难让人不想歪……”

    郑翼晨“我不是怕被老梁发现了闹情绪吗?再说了,我就算有这心思,也肯定是吃饱喝足以后,古话都说了,饱暖才会思……”

    “闭嘴!”

    两人并排坐在床头,郭晓蓉为了表示歉意,主动拿起一块鳗鱼寿司,蘸了蘸酱料,让郑翼晨张口,主动为他吃寿司。

    郑翼晨大口一张,嚼了两下,咽下喉咙,顿时泪流满面。

    郭晓蓉看到他的神情,心里美滋滋的,故作嗔怪,问道:“你太夸张了,我就喂你吃东西,你至于感动成这样吗?”

    郑翼晨拭去脸上的泪痕,红着眼睛说道:“我也不想啊,晓蓉……”

    郭晓蓉羞答答应了一句:“嗯。”

    “你芥末蘸太多,呛到我了。”

    “啊?那不是绿茶酱吗?”

    郑翼晨垂下两行清泪:“那是芥末!芥末!吃多了会喷火的强力调料!”

    郭晓蓉见他辣的不成人样,又是愧疚,又是好笑:“你白痴吗?明知道太呛,还一口吃进肚子里。”

    郑翼晨额角泌出汗珠,一本正经说道:“这是你第一次喂我吃东西,就算是一坨热乎乎的白色大便,我也会不假思索的吃下去。”

    “便你个大头鬼!吃东西不准提那么恶心的东西,来,张嘴。”

    郑翼晨笑着点头,吃下了郭晓蓉塞入他口中的海草寿司。

    咸淡正好,甜入心脾。

    “晓蓉,你也饿了,别光顾着喂我,来,你也吃一块。”

    “谢谢……唔,好辣!你是不是寻隙报复?”

    “对不起,你听我解释,我太激动了,手抖了一下才蘸太多酱料。”

    “这个道歉听起来很没有质量,你快点生吃芥末谢罪。”

    “……”

    不多时,两盒寿司已被两人以风卷残云般的速度祭了五脏庙,郑翼晨摸着圆滚肚皮,惬意的说道:“吃的真饱,不过我觉得这些东西远不如老梁煮的菜好吃。”

    郭晓蓉心有戚戚的点头说道:“我也有同感,只能怪老梁的厨艺太好,如果吃的是华夏菜,更加没得比。”

    郑翼晨近距离观察郭晓蓉姣好的脸庞,嗅着她身上若有若无的少女幽香,突然间心猿意马,小声呢喃道:“晓蓉,吃饱喝足,温饱解决,是不是该……”

    郭晓蓉警惕心起,站起身来,和郑翼晨保持距离:“你要做什么?”

    郑翼晨也随之起立,伸了个懒腰,笑道:“我想做你刚才以为我打算做的事啊。”

    郭晓蓉面上一红,似乎十分害羞,低下了头,下一刻踢出一记凌厉的“断子绝孙脚”,直袭郑翼晨的下盘!

    她倒也讲信用,郑翼晨一旦有不轨的企图,废话也不多说一句,就打算废了他使坏的工具。

    郑翼晨这些天已摸透了郭晓蓉的脾气,早有准备,后发先至,抬腿以足尖轻点郭晓蓉小腿的承山穴,趁她腿部劲道陡然消失之际,单腿一屈一勾,夹住了郭晓蓉意欲施暴的双腿。

    郑翼晨夸张大叫:“你是要让我俩断子绝孙啊!”

    一时间两人都是单足站立,另一条腿则紧紧交缠,姿势颇为不雅观。

    “晓蓉,你就从了我……”

    郭晓蓉一手紧扣郑翼晨喉咙,逐渐加大气力:“快点松开你的脚,给我滚出去。”

    郑翼晨呼吸一滞,一张脸涨的通红,仿佛要滴出血来,沙哑着嗓子说道:“不松,你没听说过……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吗?”

    “那你就去死吧!”

    “还没带你去见我爸妈,我可不舍得死。”

    郑翼晨手掌搭在郭晓蓉的腕部,用上了卫道唐的搏击术,单手擒拿,劲道一吐,就迫使郭晓蓉松开了手。

    “晓蓉,你瞧,我都说……”

    郑翼晨还没来得及说完一句完整的话,郭晓蓉拧转身子,腰胯发力,空出的一条手臂划过一条半圆的弧线,打向他的下颌。

    郑翼晨气定神闲,太极云手随心发动,对准她的拳头一裹,翻覆间卸去那股巨大的力道,五指一张,扣住指缝,和郭晓蓉的滑腻手掌紧紧相贴。

    两人双手交叉,左手与左手十指紧扣,右手与右手如胶似漆,郭晓蓉神色略显慌乱,豁尽全力左右挣脱。

    要知两人都是单足站立,本就难以维持平衡,这一挣扎,重心立失,两具身体一起摔落在床上,倒也没有受到损伤。

    郭晓蓉低吼一声,继续挣扎了一阵,与郑翼晨四目相对,两人突然间同时哈哈大笑,郑翼晨松开束缚,呈大字型躺在床上,侧头痴痴望着郭晓蓉,认真说道:“晓蓉,你现在明白了吧?我已经不是当年那个需要你保护的超级无敌爱哭鬼,从今往后,就轮到我来保护你,不惜一切,也不再让你受半点委屈。我已经拥有和你叫板的力量了!”

    “放屁!要是我手里有枪,你现在早躺在血泊里了。”

    郭晓蓉语气看似不屑,将头倚靠在郑翼晨的肩头,当一个女人肯将头靠在男人的肩膀上,就意味着她在寻求庇护,这个动作能让她感到无比的安心适意。

    昔日那个只会哭鼻子的玩伴,终于成长为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当初她对郑翼晨成长的期盼,与其说是一种鼓励,不如说是心中一个虚幻的念想,并不觉得他能够长进到何种地步,只将郑翼晨当成一个一直需要自己保护的弱男子。

    没想到,再次见面,成年之后的郑翼晨,远远超出她曾经的念想,他的肩膀足够厚实,怀抱也足够温暖。

    纵使目前还看不到两人的光明未来,倚靠在他肩膀时能获得片刻的幸福感,也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