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701章 卫道唐的秘密

古声 Ctrl+D 收藏本站

    沈止戈毕竟刚刚苏醒,精神远没有恢复状态,再加上说不出话,并没有和人闲聊的心思,他谢过郑翼晨与刘文章的救命之恩后,就开始合上双眼。

    四人知道他打算休息,也不再开口说话,等到郑翼晨出针后,他们就和沈止戈告别,先行离去。

    看过了郑翼晨施展逆五行的针法,刘文章也达到了在此间逗留的目的,再没有继续待着的理由,一出房门,就说要回去。

    郑翼晨万分不舍,出声苦苦挽留。

    这两天他忙于磨砺针技,都没能和这位当代第一名医交流偷师,错过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又不知何时才能再与他共聚一堂。

    刘文章虽没因他的挽留改变主意,却主动留下了联系方式,把私人号码给了他,言明郑翼晨日后若是遇上了医学上的有趣难题,可以和他联系,共同交流。

    这个号码,只有刘文章最亲近的少数几人才知道,可以说是十分稀罕,也是对郑翼晨的一份认可。

    卫道唐见到刘文章这番举止,也感到很意外,他居中引线,让郑翼晨得以会见华夏众多名医,却从未想过,郑翼晨竟能连刘文章也折服了,一向秘而不宣的电话号码,也给了他。

    刘文章走后,郑翼晨心无旁骛,每天除了固定给沈止戈针灸之外,剩余时间,也没松懈,一直在借着练习十指弹针的针技,研究太极拳的手劲。

    练的久了,越是沉溺其中,越是其乐无穷,有一次灵机一动,竟让他研究出了一套作战的方法。

    郑翼晨觉得,这套作战方法,如果用在与卫道唐的切磋上,必定能收获奇效,迫不及待的想要验证自己是否正确,立刻跑去找卫道唐,主动要求和他交手。

    可想而知,卫道唐对于这个要求,是拒绝的,毕竟堂堂兵王,不能让一个年轻人说打,他就要打。

    郑翼晨用言语刺激他:“师兄,你是怕输给我新研究出来的战法,不敢应战吧?”

    卫道唐坦然道:“废话,这个时候和你打,我肯定输,也不敢应战,你现在这两只手宝贝着呢,关系到干爹的生死,我要是一个不小心,把你的手弄残打废,岂不是成了千古罪人?郭叔第一个不放过我!”

    郑翼晨倒没想到这一层,未免落得个胜之不武的评价,白瞎了自己苦练而得的作战方法,只能打消了和他现在就切磋的念头,悻然说道:“那就等老首长完全康复之后,我再和你打,总行了吧?”

    卫道唐笑道:“行,到那时候,我随时奉陪。”

    郑翼晨没有异议,突然记起一事,问道:“师兄,你有没有把手机交给专人检查,看看有没有被人安装了窃听设备?”

    卫道唐摇头道:“没有,对我来说,现在最重要的事,是干爹恢复健康,是否被人窃听,我并不急着知道答案,等干爹康复之后,再做一番彻底的检查吧。”

    一提起窃听一事,郑翼晨脑中自然而然就浮现出原鲲鹏的样子,欲言又止。

    卫道唐奇怪道:“师弟,你是不是有话想对我说?”

    “是,可我不知,当不当讲。”

    卫道唐笑道:“你我份属师兄弟,你又帮了我天大的忙,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不需要藏着掖着。”

    郑翼晨深吸一口气,开口道:“好,那我说了。你和原鲲鹏的事情,徐沐风跟我说了个大概,我一直很难理解,你为什么会‘背叛’自己的理想,罔顾和原鲲鹏的情谊,从一个彻头彻尾的激进派,倒向了主和派的阵营,和原鲲鹏兄弟决裂?”

    郑翼晨并不是一个喜欢追根究底的八卦男人,只是卫道唐的转变太过突兀,不由得他不好奇。

    卫道唐脸上的笑容顿时凝住,面色陡然间难看了许多。

    郑翼晨叹道:“瞧瞧,我就知道不该多嘴乱问……”

    “你想知道的话,我就告诉你好了。”

    郑翼晨双眼放出光亮,连连点头:“想啊,说吧。”

    卫道唐神色复杂,缓缓说道:“正如你所知道的那样,我从小到大的理想,就是带兵打仗,将华夏周遭列强,都纳入华夏版图之中,我也一直为这个理想而奋斗着,鲲鹏那时视我为偶像,我的一言一行,都在不经意间,对他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不知不觉间,我这个扭曲的理想,竟也被他全盘接受,唉,是我的错,我害了他。”

    郑翼晨不解道:“古诗都说了,‘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我觉得你身为一个军人,有这样一个理想很正常。十分崇高,何来扭曲之说?”

    卫道唐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当然扭曲,你既然熟读诗词,难道没听过一句‘兴,百姓苦,亡,百姓苦’吗?打仗时,不管敌我双方,胜负如何,中间死去的是无数鲜活生命,作为军人,行军打仗是职责所在,死了也无悔,可你知道吗?战役中最无辜的是平民,他们明明过的好好的,却因为该死的战争爆发了,就被迫流离失所,饱受磨难……”

    郑翼晨见他表情越来越痛苦,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兄,莫非,你在平定‘疆,独’那一役期间,发生了什么事,使得你有这种感悟?”

    卫道唐点点头,沉浸在不堪回首的往事当中,语气十分沉痛。

    “当年,我抓住机会,和鲲鹏一起,带兵去维族自治区平定疆,独叛乱,第一次带兵打仗,行军布阵,我和鲲鹏并肩作战,一场厮杀,好不酣畅淋漓……”

    郑翼晨道:“那场战役,正是你的成名之战,成就了你兵王的美誉,军部之中,风头无两。”

    “我上阵杀敌,也没半点恻隐之心,只当自己在行正义之事,要解救被分裂分子蛊惑的边疆人民。恨不得这场战役,持续的越久越好。直到有一日……”

    卫道唐顿了一顿,似在缓和情绪,这才说道:“战线无事,我就独自一人,骑马在大草原奔驰,远远见到一个小黑点,凑近一看,才发现竟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小男孩,蓬头垢面,只穿着一条残破短裤,四肢瘦小,偏偏肚子大的吓人,整个人看上去就像只畸形的青蛙。”

    “小男孩半躺在地上,饿的体力不支,却怕的连眼睛都不敢合上,只因在他身后,有一只专门吃尸体的秃鹫,正等着他死去之后,好饱餐一顿。”

    “我赶跑了那只秃鹫,救了小男孩,给他喂了粮食和水,从他口中,才得知他原本有个幸福的三口之家,因为村落正好位于战线的中心,惨被波及,只有举家迁移,躲避战乱。半路上爸妈为了保护他,中了流弹死去,也不知开枪的人,是军人还是分裂分子,他一个人,漫无目的走了几天几夜,却不知自己其实在打转,还是在战线附近。”

    郑翼晨听到这个男孩的悲惨遭遇,也觉得心下恻然,小小年纪,就面临了家破人亡的困境,也不知他在茫茫草原,饥寒交迫,孤独行走时,心情是这样的。

    郑翼晨穷尽想象力,也无法想象出,那是怎样的一种绝望!

    “小男孩,最后怎么样了?”

    “他死了!我终究没能救他的性命!”

    “怎么会?”

    “他体力与精力,早已在几天的行走中,全部耗尽,只是凭着一股求生的意志,与秃鹫对峙,我赶走秃鹫之后,他精神松懈下来,身子也就垮了。我……我……”

    卫道唐眼眶一红,沙哑着嗓音道:“我一直都忘不了,他倒在我的怀里,身子是那么的瘦小,纤细,好像一阵风都能将他吹倒。他临死时的眼神,是那么的清澈,他望着我,问我,如果没有打仗,是不是就能一家人永远幸福快乐的生活下去。”

    “我很想回答说是,可,可我就是开不了口,直到他闭上眼睛,尸体变冷,我也回答不了他最后这个问题。”

    郑翼晨若有所思:“假如没有打仗,没有战争……”

    卫道唐目光坚毅:“从那天起,我就意识到,并没有所谓正义的战争,所有的战争,都是不义之战。我发誓,再不会发动,参与一场战争,只为了不让更多像小男孩那样的幸福家庭,遭遇不幸。”

    郑翼晨道:“所以,你就放弃了自己的理想,边疆一役之后,从一个激进派,变成了保守派?”

    “正是。”

    原来这就是卫道唐性情大变的真相,郑翼晨只觉得很讽刺,一场战役,成就了卫道唐兵王之名,可这个以兵为号的男子,偏偏意识到了战争的丑恶,再不愿兴起刀兵。

    郑翼晨又问道:“原鲲鹏知道你那日的遭遇吗?”

    “我跟他说了,可他完全听不进去,第一次不听我的话,还说我糊涂了,上阵杀敌,是世上最美妙的事,区区几条无辜人命,死就死了,也是没办法的事,重点是我们救了更多的人。”

    卫道唐痛苦的道:“那一刻,我就知道,他,已经迷上了打仗带来的满足感,变成一个比我之前还狂热的好战分子。我俩理念相左,谁也说服不了谁,只能选择……决裂!”

    郑翼晨也是感慨万千,同一场战役,有人从此厌恶战争,有人却沉溺其中,迷了心性,这对好兄弟的际遇,真是让人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