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702章 沈止戈的局

古声 Ctrl+D 收藏本站

    这一日,郑翼晨照例给沈止戈针刺五输穴,卫道唐陪在一旁,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人。

    “嗬,咳……”

    毫针入体三分多钟后,沈止戈的喉咙发出了声响,虽是语焉不详,起码发出了声音,在卫道唐听来,宛如天籁。

    “干爹,您的喉咙能发出声音了,太好了。”

    郑翼晨也觉得意外,他原本预计,沈止戈至少要在第四次的针刺后,才能发出声音,没想到竟在第三次就成了,看来他闲暇时间,练习针技,不止太极拳的手上功夫有进步,也提高了逆五行的针刺疗效。

    沈止戈本是城府深沉之人,此时也掩盖不住一脸的喜色,喉中咕噜噜直响,仿佛煮沸的开水冒着气泡。

    郑翼晨笑道:“金破而鸣,肺气宣发,老首长,恭喜恭喜。”

    沈止戈如同牙牙学语一般,艰难咬字:“谢,谢,你。”

    郑翼晨连连摆手:“我是受了卫师兄所托,你若要谢他,就谢他吧,若不是他,我也不会站在这里。”

    卫道唐笑着接话:“干爹,咱们自家父子,不必言谢。”

    沈止戈发出一声轻笑,又与郑翼晨聊了几句,大多是一些场面上的琐碎话,不说不行,说了其实也没什么有营养的内容,不过倒是郑重言明了一句,一定要回报郑翼晨的救命之恩,不容他拒绝。

    郑翼晨嘿嘿一笑,倒也不想着拒绝,有沈止戈这句话,等若军部的力量,他有机会借用,在京都寻找和营救郭晓蓉,这股力量,是必不可缺的。

    沈止戈说话越来越口齿伶俐,再不见初时牙牙学语般的艰难,他问卫道唐:“我昏迷不醒这段时间,没发生什么事吧?”

    “有郭叔从中调度,军部一切事宜,都井井有条,没出什么乱子。”

    沈止戈自嘲一笑:“幸好我醒的及时,不然你们就会发现,军部有没有我,都差别不大,那我这个首长还怎么干的下去。”

    卫道唐悚然失色:“干爹,瞧你这话说的,军部没有您主持,可是万万不行!”

    沈止戈责备的瞪了他一眼:“这里又没外人,我们父子俩说说玩笑话,你至于那么较真吗?”

    卫道唐道:“反正我就这句话,军部没您,万万不行!”

    郑翼晨心下暗道:“这个老首长,说话绵里藏针,一个不留神,就会被他阴到。伴君如伴虎,果然没错,谁知道他什么时候又切换了领导的角色,师兄顺着他的话说笑,就会闯祸了。”

    这样一比较,郑翼晨顿时觉得那个性情暴虐耿直的郭将军,比沈止戈好相处多了。

    沈止戈面色缓和,柔声道:“我知道老郭的本事,他虽镇得住场面,可决策方面,差你许多,这段时间,军部相安无事,你必然也出了不少力,也好也好,就当锻炼,先熟悉一下自己日后工作。”

    卫道唐道:“我力有未逮,不能胜任。”

    沈止戈面上浮现一抹怒色:“糊涂!我都这把年纪,又生了这场大病,就算痊愈,又有几年好活?军部早该到了权力交接的关口,你是我刻意培育的继承人,这是你的责任,不要跟我推诿!”

    卫道唐默然不语,表情纠结。

    沈止戈冷笑道:“我知道,你始终还是顾念和原鲲鹏这小子的兄弟之情,你若要坐上首长的位子,免不了要和他正面交锋,这是你这些年来,一直极力避免的。”

    卫道唐依旧沉默,攥紧的拳头,暴露出他内心的激荡。

    “道唐,你要明白一件事,这是我用一生岁月悟到的一个道理:权力的斗争,只有成王败寇,没有中间地带,更容不下幼稚的兄弟情谊。这本就是世间最丑恶的篇章。”

    卫道唐涩声道:“干爹,我明白……”

    沈止戈打断他的话,厉声道:“你明白个屁!哼,你以为你不说,我又像个废人似的躺在这里,就不知道外面发生的事么?你以为我不知道原鲲鹏抢在你前头,接走了翼晨,就为了不让他有机会给我治病么?”

    卫道唐身子一震:“您,您知道了?”

    沈止戈道:“我知道的事情多了去了,要不要一桩桩细数给你听?”

    郑翼晨也是一惊,心想姜是老的辣,沈止戈不愧军部首长之名,即便成了瘫痪在床的废人,也是个运筹帷幄的主儿啊。

    沈止戈道:“单是他别有用心,阻止翼晨给我看病这事,就足够定他死罪,可我不杀他,他虽混账,却有个好父亲,我看在原振强面上,不和这个小辈一般见识。”

    郑翼晨不以为然,四合院一行,他看出原鲲鹏对自己的人身安全很是看重,可以说是固若金汤,沈止戈就算是军部首长,真对原鲲鹏动了杀意,要想取他性命,也没那么容易。

    卫道唐听了他这话,却是如释重负,想来是清楚,如果沈止戈真要杀一个人,那人只有死路一条。

    卫道唐这幅表情,落在了沈止戈的眼中,引得他又气又恼,语调陡然间森冷阴沉:“你当我不知么?你费尽心力,不惜把命都押上,固然有关心我安危的成份,可最重要的,是为了……”

    “为了保护原鲲鹏这个混账东西!”

    郑翼晨一下子糊涂了,完全无法领会沈止戈的意思,老首长病倒,卫道唐千方百计救他性命,而原鲲鹏又与卫道唐对着干,阻止沈止戈化险为夷,可现在沈止戈又说,卫道唐的所作所为,真正目的是保护原鲲鹏,这个逻辑未免太过古怪了!

    卫道唐听沈止戈道破自己心思,顿时面色唰的一下,苍白的仿佛死人一般,冷汗直流,苦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您,不愧您当年智将的名号。”

    沈止戈嘿嘿一笑:“我既然选定你坐我的位子,不管生前还是死后,都做好了妥当的安排,为你的仕途,扫平一切障碍。”

    卫道唐接过他的话:“您安然无恙,权力的交接自然能不温不火的按照您的意思进行。您若出了意外,手段难免激进,少不得流血死人,鲲鹏是我最大的对手,首当其冲,死的第一个人,就会是他!”

    沈止戈道:“你能揣摩到我的心意和布置,证明你不笨,聪明的很,为什么总是在原鲲鹏的事情上钻牛角尖呢?”

    郑翼晨听的目瞪口呆,原来沈止戈早就布置好了自己身死之后的安排,随时都能置原鲲鹏于死地,卫道唐正是猜到他的安排,才不能让沈止戈死,只因他若死了,自己最好的兄弟就要跟着陪葬。

    卫道唐叹了口气:“我一直当他是我最亲近的弟弟,我不能眼睁睁看他死去。”

    郑翼晨大为动容,说实话,他听了原鲲鹏与卫道唐的往事后,一直都觉得错在卫道唐,原鲲鹏根本就是被他坑了,说好的一起为理想而奋斗,他却闷声不响的改弦易辙,做了个和平主义者,撇下了原鲲鹏,实在是不厚道,辜负了原鲲鹏对他的崇拜与仰慕。

    没想到,这两人现在已是势成水火的局面,兄弟情谊荡然无存,卫道唐却会不惜一切代价,甚至是押上自己的性命,就为了救回沈止戈,间接保住原鲲鹏的性命。

    卫道唐,果然有让人死心塌地,追随他的人格魅力。

    沈止戈骂道:“我要不是现在动弹不得,一定抽你几记耳光!”

    “干爹,您如果要打我,可以先记着,等你康复了,我让你打个够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