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4章:逆袭嘛就那么回事

昭昭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识薇说的是事实,不过,秦珍薇就是要给她扣上一个自己什么都不会,课业都需要妹妹帮忙完成的废物,因为要知道,国子监也不是那么好上的,如果达不到要求,是会被劝退的,那将是何等丢脸的一件事情。要知道,他们几个能进国子监,全都是因为秦桓温的关系。

    而现在这位夫子,最讨厌的就是让人捉刀这种事。

    秦珍薇“给”原主捉刀这种事,一开始就存在的,当然,只是那么偶尔一两回,但是,用心却相当的险恶,就是为了某一日“无意中”将这件事爆出来,届时,“秦识薇”大概就要被笔诛口伐了,而且,依照原主那性子,解释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就算是解释了,大概也没人会相信,毕竟,实打实的吊车尾班上的吊车尾,每次都是险险的通过考核。

    秦珍薇懵了一下之后,也很快的反应过来,秦识薇就算是这么说,也没什么太大的影响,她只需要……眼珠子啪啪的滚落下来,低着头,仿佛受尽了世上最大的委屈。

    临近她旁边而坐的人立马安慰她,然后对着识薇愤然开口,“你以前就老是欺负珍薇,让她给你捉刀写文章就算了,你知不知道她为了模仿你的字有多辛苦,一月前,她去庄子上看你,你就掌掴威胁她为你完成课业,还非说是每日送到庄子上,你写好了再拿回来的,昨日不过是伤了手,字迹有些不对,现在事情败露了,你居然倒打一耙,世上怎么就有你这么恶毒的人?还枉费你读圣贤书,你踏入国子监的大门,简直就是对国子监门楣的玷污,与你这种人坐在一个屋檐下,那都是耻辱。”

    越说越愤怒,以至于连其他冷眼旁观的人的情绪都调动了起来。

    更别说对这种事相当在意的夫子了。

    “秦识薇,收好你的东西,与我去见祭酒大人,国子监,容不得你这等品行败坏的人。”

    低着头哭泣的秦珍薇,这会儿已经忍不住笑起来了,不枉她布局那么久。

    她跟她那个娘,其实对外的时候,都做得很好很完美,在外,秦珍薇绝对是个乖巧听话处处为姐姐着想的好妹妹,十足十的戏胚子。

    识薇却没有动,反而颇为懒散的手肘支在桌子上,托着下巴,坐没坐相,还带着点若有似无的笑,“夫子,你这种偏听偏信的性子是不是不太好?”

    在座的人几乎惊掉下巴,这秦识薇还真的是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当然,绝对是贬义。

    本来嘛,只听说秦识薇性情大变,果然是变得相当的不同。至于这原因嘛,好像是落了水,不过,恰好这班上却有人知道“真相”,在她们看来,不是不慎落水,是自杀吧,想来也是,发生了那样的事情,谁还有脸活着。

    心底不由得嗤笑,不过,一个月后,居然还能若无其事的来上学,也是佩服她的厚脸皮。

    不过,也有人始终保持着旁观的心态,盖因为昨日在竹溪见过识薇,在这个班,能在三月三出现在竹溪的人屈指可数,而有恰好见了昨日那场面的人,自然更少,如果往前面几个班推,肯定会多很多。

    “你说什么?”夫子面色铁青。

    识薇笑容不变,“难不成我说错了?而且吧,就算是我让秦珍薇捉刀,那又如何呢,夫子你那么生气做什么?秦珍薇是我庶妹,我是她嫡姐,让她给我捉刀而已,多大点事儿?多少庶出生来就是给嫡出的背锅当踏脚石的……”

    此话一出,超过大半的人都露出愤恨的目光,甚至恨不得生吃了识薇。

    识薇知道,她这一波仇恨,拉的可多可稳了,因为啊……

    “丁未班超过七层的人都是庶出吧,敢不敢所有的站出来说没给嫡出的兄弟姐妹捉过刀?再看两个甲班的人,找得出一个庶出的吗?没有!那么就奇怪了,难不成这庶出的,真的就个个都不如嫡出的?那就简单了,藏拙了呗,不敢与嫡出的争锋,就算这甲班的人没有其本家的,也很清楚,进了甲班也肯定是被排斥被孤立。

    所以说,这是多正常的事情,倒是夫子你发那么大的火,才叫奇怪呢。

    再说秦珍薇,就算我让她捉刀,她将自己的认认真真的完全,我的却敷衍了事,我逼迫她强求她给我捉刀,就这么个结果啊?

    问问其他捉过刀的人,他们敢这么做吗?等回去了,少不得要在嫡母那里吃排头吧。

    秦珍薇也不过是欺负我没娘,没人撑腰,大将军府是她那个姨娘做主罢了。

    其实我一直都觉得挺奇怪的,我秦识薇在某种程度上,就跟个孤女差不多,怎么就能欺负了秦珍薇?只因为我以前不说不辩闷不吭声?我就想问一句,我给你们的坏印象,到底是我本身给你们的?还是你们从其他的地方,潜移默化的就认为我是那样不堪的人?”

    识薇不紧不慢的说了一通,室内鸦雀无声,有些问题不点破不知道,点破了,问题可就太多了,很多东西都经不住推敲,更何况,秦珍薇的出身,注定了能与她交好的屈指可数,毕竟,没就算同是庶出,世家人也有源自于姓氏的骄傲。

    这人外在形象给人的感官也是不同的,识薇现在比之原主强太多。

    站在局外人的立场,稍微想想再去看秦珍薇,突然发现,不得了,那个乖巧的,随时都笑盈盈的姑娘,貌似是个黑心肝的,至少,特会做戏。

    秦珍薇这会儿也是慌得不行,她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辩解吗?要怎么辩解?一直到旁边为她不平的人都怀疑的看她,她才抬起委屈到不行的小脸,“姐姐,你,你怎么能这么说?”

    “呵……”识薇轻笑一声,柔弱的人,却是能惹人怜惜,不过秦珍薇这样的,识薇觉得怪恶心人的,她这一类人,也是识薇最为讨厌的。

    伸手在旁边的桌上敲了敲,笑盈盈的问道:“昨天的课业是什么?”

    那姑娘愣了一下,莫名的被识薇弄得脸红,“昨日不是上巳节么,根据自己的游玩经历,写一篇文章。”

    识薇点头,然后就桌子上的东西,研磨,展纸,取笔,书写,整个过程带着一种行云流水的美感,尽管书写的过程不紧不慢,但是中间并不停顿,到后面,动作越来越快,旁边的人都忍不住伸头去看她写的东西,看着看着却不由得入了迷。

    从起笔到停笔,大概也就两三百字,没用多少时间。

    将笔搁好,拿起桌面上的纸张,吹了吹,起身,走到夫子的桌案前,放下,“请夫子评阅,如果夫子认为我需要秦珍薇捉刀,依旧要带我去见祭酒大人,那么我无话可说,而不管什么后果,我也都接受。”识薇态度淡淡的,不喜不怒,揖首,折身回去。

    夫子这会儿倒是冷静了几分,低头,一张纸上,是两种截然不同的字体,前面一行,倒是往日里见惯了的,而后面,却像是完全的换了一人,前面如果只算是面前,后面的绝对堪称大家,别的不说,就凭这一笔字,至少就能往前面跳一个班。

    然后再看内容,夫子的心跳不由得有些加速,词藻华美,言之有物,几乎全篇皆是叫人惊叹之句,寄景言情,生动又富有情趣,忍不住拍案,“好,好,此佳作当列为历来上巳竹溪诗词文前十之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