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你是我一辈子的男人

2牛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听了徐淑曼的话,我骨子里特兴奋,她跟我说我像个男子汉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不光是我脑子里对她有那种想法?就连她也有?

    因为下午还要上课,所以徐淑曼给我弄了下伤口,我就把背心给穿上。

    “下午到教室要认真听课,可知道?上午整整睡了一上午,我没说不代表我不管啊,下午我要去检查,别被我给抓到了。”徐淑曼说道。

    我听完,默默点头,也没多说啥,因为中午徐淑曼要午睡,所以我也没在那边久待,帮她弄好桌子后,就回了教室。

    坐在座位上,内心还很不平静,脑子里还在想着中午那一幕幕情景,真的,当时特别有一种冲动,想着去跟徐淑曼坦白,甚至跟她在小号上表明自己的身份,说一直跟你在qq上暧昧的男人,根本就不是人力资源总监,就是我,你的学生孙金龙。

    但想着后果,我又有点怕了,因为我不知道要是这事情让徐淑曼知道了,这以后该怎么发展。我怕徐淑曼因为这个事情,会记仇,甚至会改变现在我们两个人的关系,反正在没有彻底搞清徐淑曼对我的想法,这事情我暂时还不能公开。

    下午果真,徐淑曼还到了我们学校门口晃悠了一圈,还好我反应及时,没被抓到,她站在门口一直在看我,最后我还回头跟她来了一个二比的表情,把她的脸给弄红了才离开。

    下午放学,我、马文军、张哲豪三个人去医院探望了索一凡,他还在医院里住院,初恋女友也请假在医院里面服侍他。

    看着我们来了,兄弟之间寒暄了几句,索一凡迫不及待想出院,说要跟着我们哥们好好打天下呢。我说行啊,大伙儿都等着你回来呢。

    我们正跟索一凡在病房里聊着呢,突然我手机响了,是陈思思给我发了一条短信,我打开一看,上面写着两个字,救我……

    我一看这短信就不对劲,心里想着这陈思思肯定出事了,直觉告诉我,这事情就是学校旁边理发店混混毕文旭干的,这段时间他一直在骚扰陈思思,想跟她谈,但陈思思一直是拒绝的。

    妈的,我想到这里,心里也想一直将理发店那边的地盘给收下来,好增加龙家军的收入,我立刻跟马文军跟张哲豪打了个招呼,一起回了学校,路上马文军不停打电话通知下面的人,全部在学校门口集合。

    二十来分钟,学校门口已经聚集了我们龙家军将近五十来人,只有少部分伤势还没有痊愈的兄弟没来。

    我看人都到了,我们班的兄弟已经提前将家伙都准备好,放在对面的巷子里,我带着人陆续过去,一个人一根钢管,部分是上次从谭立彪手里拿过来的,近期也花钱买的。

    基本上我们龙家军每人都有,我们各自拿着钢管,揣在校服里面,然后气势汹汹的冲到神剪理发店门口。

    我走在最前面,里面没什么人,只有三两个混混在前台站着。

    这三两混混看着我带着一大帮人来了,心有点慌了,先是上来问我干什么的。我上来一个大脚冲着他肚子上狠狠地踹了一脚,那人直接被我揣在地上,半天没爬起来,这几个混混看着我们这么一大帮人,知道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想跑,最后被张哲豪跟马文军带人一把给堵住,家伙都没有掏出来,就把人给打了。

    我点了根香烟,狠狠的扒了一口,然后蹲下身子,指着一混混,“你们老大毕文旭呢?”

    “你是孙金龙,对吧?你小子别狂,等我老大来了,不整死你才怪!”

    我看那家伙嘴硬,直接拿着烟头朝着他的手上按了下去,火星在他的皮肤上,滋滋滋的冒烟。

    那人疼得嗷叫起来,就在这个时候,外面来了一辆面包车,从车子上陆续下来十几个人,看上去很不面善,我瞥了一眼,大多是在理发店里混的,毕文旭走在最前头,染着一个大黄毛特别显眼,

    脖子上还戴着一个金链子,还不知道放在水里漂不漂呢, 反正挺装逼的。

    “小子,敢来我这里撒野?干-你-娘的!”毕文旭带着人,一个个手上也拿着家伙,直接冲到了理发店里面。

    毕文旭冲上来就想整,但边上一人拉着他,看那样,搞的跟个军师一般,估计是看着我们不少人,真打起来不一定是我们的对手。

    “毕哥,这小子就是跟陈思思在谈的那个男的,孙金龙。”被打得那个小弟,速度从地上爬起来,走到毕文旭边上,轻声的道了一句。

    毕文旭一听,朝着我上下打量片刻,“曹,在老子还没有下决定整你之前,你现在给老子滚远点,懂不”

    妈的,我今天来这边,心里已经做了打算,不光是来救陈思思的,还是来占场子的。

    你不整我?老子还整你呢。

    我二话不说,大手一挥,开始整了。

    我拿着钢棍,对着毕文旭那边就抡,兄弟们看我整了,也开始拉开自己校服的拉链,从里面掏出家伙,毫无顾忌,跟着我后头,瞬时间将整个理发店给砸的面目全非,毕文旭那帮人傻眼了,论人手,少我们三四十,抡家伙,抡手段,都不是我们的对手,所以最后被我们打的节节败退,有几个小弟甚至跑走了,最后搞得毕文旭非常被动,无奈的带着小弟,准备跑到面包车上,想逃跑。

    我心里还想着陈思思那边到底是什么情况,是不是在他的手里。

    我从前台拿了一个烟灰缸,冲着毕文旭的头上就砸过去,非常准确无误的爆在她的头上,当场倒地。

    毕文旭那帮小弟大部分都为了自保,跑的一个都没剩,留着毕文旭一个人躺在地上。

    我上前,一把将毕文旭的衣服领子给拉了起来。

    “曹尼玛的,陈思思是不是在你手里?”我吼了一句。

    这厮还在狂妄,指着我说,“有本事你再整我一下,我保证今天晚上陈思思就生不如死。”

    我听完,嘴角一触,朝着马文军使了使颜色,他立刻明白我意思,从口袋里掏出一把匕首,递给我。

    然后马文军跟张哲豪两个人一人一边一个,将地上的毕文旭给按着,我掀开他下面的裤子脚。将匕首在他的面前晃了晃。

    毕文旭有点怕了,问我:“孙金龙,你想干什么?”

    按照他惯常的思维,我是一个龙城中学的学生,顶多只是打打算了,完全没预料到我会动刀子,甚至还准备下手。

    “老子最后再问你一次,陈思思现在在什么地方!”

    我吼了一声,拿着刀子,准备插下去。

    “别,别,别,我说,我说。”毕文旭指了指面包车后备箱的位置。

    我擦,我起身狠狠的朝着他肚子上踹了几脚,然后冲到面包车的位置,将后门打开,只看着陈思思的手脚都被绑着,眼眶红扑扑的,看着我来了,立刻扑到我的怀里。

    我将陈思思抱着,在车上将她的绳子解开,她估计被吓到了,当即就哭了。我问她,毕文旭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她摇摇头。

    说真的,当时要是毕文旭真的对陈思思做了啥,我真动刀子,杀了他。

    后来我把陈思思带到了理发店里面,我没有整毕文旭,让马文军端了一个凳子,然后让他坐在上面,他好奇的看着我,“孙金龙,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说,你在我们学校门口开理发店,多长时间了?”我问道。

    他说,有两年了,怎么?你到底什么意思?毕文旭有点慌了。

    “行,我这么跟你直说吧,以后学校门口,所有人开理发店必须要经过我孙金龙,你开可以,以后每个月必须要给我上交一万块钱的保护费,听明白没有?”我吼了一声。

    “曹,喝血啊!孙金龙,别以为你带着人把我给打了,你就牛逼了,你要知道我一直以来都有高一的谭立彪给我撑着,你要是敢找我收保护费,你信不信明天谭哥会招人打你?”毕文旭反应很过激。

    马文军过来拍了拍毕文旭的肩膀,“我说你是不是眼睛瞎了,耳朵聋了啊,谭立彪上次被我们龙哥整的很惨,你还不知道啊?”

    毕文旭脑子也算灵活,心里盘算了片刻,对我说:“行,孙金龙,以后我给你交保护费也行,但是你必须要罩着我们这边,不能出事,以前我都是给高一的谭立彪保护费,这里也相当于是他的场子,你要是骨子硬,你就整,我把钱给你。”

    “行,就这么说定!先交一个月的,快点!"我吼了一句。

    毕文旭被我逼的面色发烫,但碍于现在也没辙,只好去前台拿了一万块钱现金给我。

    我接过钱,那种滋味真的挺爽快的,“以后每个月1号我会定期派人来收取,还有以后这里是我的盘口,你毕文旭给我老实一点,规规矩矩做生意,被我发现有一点问题,就被怪我孙金龙到时候手下无情。”

    那天下午,整了毕文旭,也让他老实了很多,这一战基本上将学校理发店的地盘给打下来,其他两家理发店,看着毕文旭是那个下场,也没办法,我带着人进去,二话不说,就奉上一万块钱的保护费。

    晚上带着兄弟们去ktv里面狂欢了一场,陈思思也跟着我去了,晚上我搂着她,坐在沙发上,后来我们喝了不少酒,她特别温柔,一直躺在我的怀里,就像一个温顺的小猫咪一般。

    “龙哥,你是我一辈子的男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