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宝马男的现身掌了我三耳光

2牛哥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就这样,烟头烫屁股,我整整点了三更,谭立彪倒在地上,满地打滚,几乎晕了过去,我一想着张哲豪的伤,还想继续整,被马文军给拦住,提醒我,再整估计人就不行了。

    我听了也没就没继续,一个大脚踹了过去,朝着他身上吐了一口吐沫。

    “麻痹,下次再惹我,老子让你死的更难堪,”

    谭立彪被我弄得,最后跪在地上,说,龙哥,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看着他那个怂样,我心里真***爽!就在抄了银实游戏厅,整了谭立彪,还拿着游戏厅里的将近十万块钱,准备撤退的时候,突然前后差不多十辆小车,前后夹击,把我们的人夹在中间。

    从车子里陆续下来人,人很多,密密麻麻的,穿着黑色背心,长得很粗壮,而且面目不善。

    “草泥马的,小子,你再给老子整啊!”

    张明从车上下来,恨不得把我给吃了,我见此,才知道刚才张明不是逃跑,而是去喊帮手去了。

    而这一来,来了这么一大帮人,而且看着这个架势,人跟我们差不多,而且手里的家伙都是没开锋的砍刀。

    我心里有点怕了,马文军跟索一凡也没吱声。毕竟面对这样的架势,我们是斗不过的。

    车上那帮人全部下来后,但明显我感觉张明喊来的人不是他的手下,而他身边站着的那个人戴着墨镜,特别眼熟。

    张明站在他身边,对墨镜男恭恭敬敬的。

    “刘总,就是这小子,刚砸了场子。”张明侧面,对着墨镜男说道。

    墨镜男眼神一撇,然后把眼镜给摘了下来,我一看,曹,这不是那个宝马男刘波吗?

    刘波面色木然,二话没说,走到我跟前,问我:“你小子最近很狂啊,你班主任是不是叫徐淑曼?”

    碍于刘波的气势,加上这么多人,这个时候我肯定是没底气在他面前叫嚣的,我说是。

    他又问了我一句,“这个游戏厅是不是你带着人砸的?”

    我点头。

    他对着我脸上,过去就是一个耳巴子,“你他妈找死吧?一个学生不想读书,敢到我场子里找事,我看你这个学也是别想读了。”

    我脸被他抽了一巴掌,火辣辣的,马文军跟索一凡看我被打了,有点冲动,被我一眼给挡回去了,因为我知道刘波带着人来了,我们要是再整,肯定吃亏。

    我就站在原地,他连续抽了我三个耳巴子,我都没还手,最后还被他一脚揣在地上,朝着我身上吐了一口吐沫。

    “小子,今儿个, 我给徐淑曼的面子,让你带着人走,下次再让老子看见你惹事,我让你死的难堪。”刘波吼着。

    我从地上爬起来,脸憋得通红。

    “刘总,就这么放了他们走?”张明很显然,对刘总整我的方式还不满意,特别是看着谭立彪被我整的那惨样,对我恨之入骨。

    “别说了,我心里有数。”刘波说道。最后,我带着人从银实动漫城离开,兄弟们知道我这么做的理由,是不想让他们受到伤害。这次砸了银实动漫,也整了张明跟谭立彪。为张哲豪被打出了一口恶气,但刘波的出现,是我没想到的。

    按照目前这个阶段,刘波我惹不起,毕竟他有钱有势,我一个刚在龙城中学混的学生,凭什么能力跟他斗?

    所以我必须要忍,这笔仇,我记在心里,总有一天我肯定会报仇!

    回到诊所,去看望了张哲豪,他头上被缝了十几针,估计住院半个月是少不了的,看着我们回来,他知道我们是报仇去了。

    “龙哥!没整出啥事吧?”张哲豪问我。

    “没事,你安心养伤,其他事情交给兄弟们就行了。”我说道。

    当时马文军跟索一凡还想说,被我给制止了,因为我不想让张哲豪知道太多,只想他安心养伤。

    在医院忙了一番后,回家路上,心情很差,因为被刘波这么羞辱,不难受是不可能的,特别是听着刘波说看在徐淑曼的面子上,放了我,他这么做的用意到底是什么?

    我知道徐淑曼最近没跟他继续来往,但我害怕,刘波凭借他的能力,威胁徐淑曼。

    正想着这些,突然,红姐给我打了电话,刚在美容院包-养结束,问我有没有时间?

    我明白,红姐又是寂寞了,想找我上床?红姐,是刘波老婆,我心里想着,刘波我现在是对付不过你,但你老婆晚上也要遭殃!

    妈的,本来还想回家跟表姐聊聊天,但一想着这事,自己想也没想,就答应了,挂了电话,我抽了一根烟,打了车,红姐这次直接把酒店房间号发给我,我下车后,直接上楼。

    刚进去,红姐正穿着浴袍,躺在床上,露着大长腿,身上还穿着一身粉红色的情趣内-衣,见到我来了,一脸的坏笑,问我可想她了?

    我走进去,把门关上,然后坐在红姐身边,盯着她的衣服,说:你这么性-感,我怎么能不想呢?

    红姐莞尔一笑,面色红润,跟我说,只有两个小时,到了十点我就要回家,快点啦,先去洗个澡,再上来。

    其实我跟红姐之间,除了性,几乎没别的交流,可能红姐找我的原因,也是为了满足自己内心的空虚吧,而那次如果不是因为刘波那么羞辱我,我想我是不会来见她的。

    我进了浴室,洗好澡后,然后裹着浴巾出来,这个时候红姐就跟一个发狂的母老虎一般,站在床上,直接扑到了我的怀里,我一把搂着她,又往床上一甩,把她压在我的身子下面。

    红姐的身子很软,浑身发烫,被我压在下面,很有手感,像她这种注意保养,三十岁左右的女人,经验深,而且特别能掌控男人的欲-念,当我趴在红姐的身子下面,褪去她最后一道防线的时候。

    她欲拒还迎,表面上看有点抗拒,但是实际上,却伸出手挽着我的脖子,给我一阵热吻。

    我真的受不了红姐这样,撕扯开自己身上的浴巾。

    那次,我几乎陷入了疯狂,几乎所有的力气都爆发了出来,可能是下午受到了刘波的羞辱,让我把羞辱之感换了另外一种方式发泄到她的老婆身上。

    那次足足进行了 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最后红姐虚脱了, 不想让我继续,但我就是不松手,一直继续。

    最后搞得红姐面色涨红,差点就晕了过去,而我一把按住红姐的脖子,吼了一句,草泥马的刘波。

    完事后,红姐趴在我的肚子上,许久才回神,等缓过来的时候,问我:“小龙,你刚才说我老公的名字,怎么回事?你跟他有过节?”

    我没回他。起身抽了一根香烟。

    “你跟我说,到底咋回事?”红姐一直追问,最后我也就把今天发生的事情给直说了。

    红姐先是训斥了我一顿,说我不知天高地厚,他是道上的,我是学生,你能惹他吗?

    我一句话没吭声,烟抽的越来越凶,最后红姐估计有点心疼了,过来问我身上有没有受伤?还朝着我身上查探了几番。

    她叹了一口气,“你说你,真的不让红姐省心,刘波不是你惹得起的人,你知道不?还有我们两个人这事情你可千万不要跟刘波透漏半句,不然的话我们日子都不好过,刘波那边我也会尽量帮你挡着,真发生什么事情,你放心有我在,他也动不了你。”

    我心里清楚,红姐是真的为我好,我对她说,行,我知道了。我看着她手机一直在震动,她没接,我就让她有事先走,想一个人静静。

    红姐听我话后,朝着我脸上亲了一口,去了卫生间冲了热水澡,就拿着包包走了。

    我一个人躺在酒店房间里面,心里无法平静。表姐给我打了电话,我也没接,刘波那三巴掌反复在我的脑子里浮现。

    其实来找红姐发泄,也算是给自己一个心理上的安慰,但我最担心的还是班主任徐淑曼,按照刘波那种人的个性,他是不可能就这么放了她。

    第二天,回到学校。我主动去徐淑曼办公室找了她,她正在批改作业,看着我来了,就让我坐下。

    “你昨天是不是又带着人去打架了?”徐淑曼问我。

    我点头,说是。

    她抿着嘴唇,问我:“你怎么惹谁不行,偏偏去惹了刘波?”

    我一听,妈的,肯定是刘波想卖个人情,跟徐淑曼说了昨天的事情。

    “徐老师,你怎么知道的?”我问道。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