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 我是你大爷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华强就这么被宋小雷缠着硬生生的在马路上找了狐狸一整夜。第二天一早,宋小雷便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表情疲惫的蹲在狐狸公司门口,准备“守株待狐”。结果还真让他给等到了,只不过狐狸并非一个人。她是被任远送来的。宋小雷只看到换了一身光鲜亮丽的新衣服的狐狸从任远的豪车里走下来,末了这两人居然还来个法式贴面告别!要不要干脆来个临别之吻啊!

    宋小雷见到这副情景,早已双眼冒火!

    任远上车离开后,宋小雷再也安奈不住,他冲过去一把拉住了狐狸的胳膊,激动的大吼,“你一晚上不回家,也不接电话,我找了你一晚上,原来你就是和他……厮混在一起!你了解他妈?你知道他什么人吗?你怎么那么随便?”

    狐狸本来突然被宋小雷拉住还有些发愣,现在听到这种话,气不打一处来,“我随便你管得着吗?我去哪儿了用得着和你汇报吗?谁让你找我了?你以为你是谁啊?还真把自己当我男朋友了?”

    宋小雷语塞,“我……我……我是站在合租室友的立场上关心你!”说着,宋小雷激动起来,“你不能看到有钱人就像狗皮膏药似的往上贴,你这样以后会吃苦头的!我看过那么多八卦,嫁入豪门的女孩有几个好下场的?家暴,玩儿小三,勾心斗角,动不动就要弄死你曝尸荒野,你真的以为他和你谈感情吗?他只是玩玩而已。这些有钱人,换女朋友比换车还快,玩腻了就送到汽修厂去报废!到时候你哭死了都没有人同情你!”

    狐狸觉得宋小雷简直无理取闹。昨晚任远将她送到酒店便绅士的离开了,今天还不忘给她准备了一身新衣服防止她尴尬,可到了宋小雷嘴里,居然可以被说成这样不堪,“你给我闭嘴!你不了解凭什么在这里瞎嚷嚷?你别忘了,你现在的工作就是他给你的!我遇到困难,也是他帮我解决的!你凭什么这么说他?”

    宋小雷一听狐狸还帮任远说起自己来了,心里更不舒服,“就算他帮了你,你也不能就跟他夜不归宿啊?连……连衣服都换了,你们昨天晚上干什么去了?!”

    狐狸觉得宋小雷特不可理喻,“你干出那么龌龊下流的事,你现在还有脸质问我?”

    宋小雷一听,立马急了,他大声吼着,“我干了什么龌龊下流的事了?我堂堂正正,我问心无愧!”

    狐狸冷笑,“问心无愧?昨天你喝了酒抱着美呆,难道心里没有龌龊的念头?”

    宋小雷解释,“那是美呆在浴室摔倒了,动不了,我抱她出来怎么了?我行得正坐得直,不像说我的某人,想嫁豪门,傍大款!如果我是某人的男朋友,我现在就一个耳光扇醒她!”

    狐狸一听宋小雷敢这么影射自己,顿时更加火大,“有种你扇啊!”

    宋小雷抡起胳膊,想扇,却又不敢。此刻狐狸心中想着,如果宋小雷真动手了,她就认了宋小雷这个男朋友。可宋小雷却担心狐狸会更加生气,没敢动。

    狐狸有些失望,她更加生气的说:“没种就给我滚!我讨厌你!”

    宋小雷挑眉,“讨厌?女孩说‘我讨厌你’的意思就是‘我喜欢你’,你明明对我有好感,干嘛死不承认?说啊……你是不是喜欢我?是不是?”

    狐狸气炸了,她干脆狠狠的踩了宋小雷一脚,“我是你大爷!”

    宋小雷一声惨叫,狐狸转身大步朝公司走去。宋小雷话还没有说完,刚想去追狐狸,手机却响了。宋小雷接起电话,居然是林小冉找他九点开会。开会这事儿不能耽误,宋小雷狠狠地瞪了狐狸公司门口一眼,转身往林小冉那边赶去。

    晶晶昨晚一直劝美呆劝到大半夜,今儿个一早起来,晶晶穿着睡衣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揉揉眼睛,正见到美呆呆呆地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晶晶吓了一跳,“你……该不会在这傻傻坐了一个晚上吧?”

    美呆依旧呆呆的,一言不发的点了点头。昨天晶晶给美呆分析了三角恋的各种利害关系,科普了可怕的“百慕大三角”,搞得美呆越想越复杂。况且现在已经是第二天了,宋小雷和狐狸居然还没有回来。他们孤男寡女,**,这一整夜能去哪儿呢?美呆越想就越觉得心里难受。

    晶晶看着这幅模样的美呆,只觉得一阵心疼。可事已至此,她暂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得先去上班。

    在公司里,晶晶写完稿件的最后一个字,她疲惫的揉了揉脖子,站起来活动腰部。此时手机突然响起,晶晶打开,发现有一条微信:晶晶,活动时间到,总是坐在电脑面前,对颈椎和腰椎非常不好,来,现在双手掐腰,左右扭动脖子,各三下。

    晶晶一愣,心中觉得奇怪,但也没有多想,只是继续活动。此时又传来一条微信:好,对,现在看向窗外,放宽一下视野,休息一下眼睛。

    晶晶不屑的切了一声,可她的身体却不自觉的看向窗外。她惊讶的发现亮亮正扶着一辆自行车,拼命的挥动着双手像个傻逼似的跟她打招呼。

    晶晶大惊,猛地蹲下来。

    此时又一条微信阴魂不散的跟过来:你干嘛蹲下啊,你旁边二十厘米处是桌角,小心碰到头。你今天的牛仔裤腰很低,你这样蹲着已经走光了。“

    晶晶惊恐地看着手机,这家伙怎么连她走光了都知道?

    宝利会议室内,林小冉主持着会议,宋小雷一副心不在焉,林小冉全看在眼里,会后她约了宋小雷一起喝咖啡,宋小雷犹豫不决。

    这是分手后他们两单独聊天,其实这些日子宋小雷有很多问题想质问林小冉,也有很多话先跟林小冉说,也许,对于林小冉来说,也许这是一场缅怀,但是对于宋小雷来说,这是一场烟花散去后的空寂。但最后宋小雷还是同意了,因为他知道这段感情总需要一个仪式来结束。

    林小冉开场的小雷,“我知道……再见到我,你心里难受。”

    多么熟稔的话,仿佛电视剧里的台本,宋小雷只能在内心里一阵苦笑,“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你有选择的权力。我不怪你。”

    “其实我一直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的机会。”

    听到这句话宋小雷忽然不知道怎么接话,解释的机会,捉奸在床亲眼目睹,这怎么解释?他故作轻松说,“过去的伤疤还是别揭了吧,否则我还得到处去找创可贴。”

    “我知道你不想听,可是这些话放在我心里好久了,不说出来,我总过不去这个坎儿。你能让我说出来吗?”

    看着林小冉充满乞求的目光,宋小雷点了点头。

    林小冉说是在业务上认识乔治的,乔治一开始对她的设计很欣赏,并挖她来宝利,但是林小冉一开始拒绝了他。随后的日子里乔治多次约她讨论设计修改,甚至有一次以工作为由请她吃饭,从此以后,林小冉为了避嫌,没有工作联系的时候,尽量避开他。直到有一次……林小冉接到妈妈的电话,说父亲出事住院,需要四个支架,医疗费几十万,当时林小冉直接傻了,那么多钱她去哪筹来,而在旁边的乔治听到了这一切。

    听到这里,宋小雷无比惊讶地看着小冉,这些他从来没听林小冉讲过,“你……当时怎么不告诉我?”

    林小冉说当时想跟他说,但是宋小雷一回来就开始抱怨稿费拖欠,工资没发,房租都交不起。当时还问他那个小金库。

    当时宋小雷的答复是那个小金库有很大用途,过几天他将给林小冉一个惊喜。

    林小冉问,“当时你说要给我个惊喜,没想到,反而是我给你惊吓了……那个惊喜到底……是什么?“

    宋小雷愣了下,里面的钱他买了戒指准备送给林小冉,但是……想到这里,宋小雷又苦笑了下,也许人生真是一出戏剧,他负责每一个悲剧环节。

    他没有告诉林小冉买戒指的事,林小冉继续说那天的事,那天恰好是清明节,林小冉为钱的事发愁没去参加会议,而乔治直接来到她家,他说他知道她跟宋小雷都拿不出那么多钱,只有他能帮林小冉,并直接对林小冉求爱。

    最后的事就是宋小雷开门撞见的事。

    林小冉说,“你住院的时候,我拿着乔志给我的钱,回了老家,给我爸爸做支架手术。然后在家照顾他。好在,他终于熬过了这一关。等我再回来了,就跳槽到了乔志的公司,正式和他在一起了……小雷,我是为了我爸,我必须救他。我对得起他,可是对不起你。”

    说完,已经泪流满面,宋小雷双拳握紧,全身发抖,流下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