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工作室成立了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华强又转过头,眼睛盯着那个窗户,“房子是他卖给我%济涣耍孔用涣耍ぷ饕裁涣耍艺獗沧佣蓟倭耍液湍闫戳恕!?br/>

    售楼员愣住,手停了一下,被华强直接按到地上。

    售楼员大喊一声:“你先住手,听我说,我也是被害者。”

    华强刚要挥下去的拳头停在了半空。

    美呆上来阻止,“强哥,你先听他说。”

    售楼员解释:“我只是个打工卖房子的,老板现在把钱卷走了,我连工资都不知道找谁要去,现在从我这里买房子的人到处找我,我连家都不敢回,我也不知道怎么向你们交代,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华强手一软,整个人坐到地上,突然大哭起来。美呆站在一旁,看着衣服头发凌乱不堪、脸上都是淤青的华强,很心酸。

    狐狸拼了。”

    售楼员愣住,手停了一下,被华强直接按到地上。

    售楼员大喊一声:“你先住手,听我说,我也是被害者。”

    华强刚要挥下去的拳头停在了半空。

    美呆上来阻止,“强哥,你先听他说。”

    售楼员解释:“我只是个打工卖房子的,老板现在把钱卷走了,我连工资都不知道找谁要去,现在从我这里买房子的人到处找我,我连家都不敢回,我也不知道怎么向你们交代,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华强手一软,整个人坐到地上,突然大哭起来。美呆站在一旁,看着衣服头发凌乱不堪、脸上都是淤青的华强,很心酸。

    狐狸拼了。”

    售楼员愣住,手停了一下,被华强直接按到地上。

    售楼员大喊一声:“你先住手,听我说,我也是被害者。”

    华强刚要挥下去的拳头停在了半空。

    美呆上来阻止,“强哥,你先听他说。”

    售楼员解释:“我只是个打工卖房子的,老板现在把钱卷走了,我连工资都不知道找谁要去,现在从我这里买房子的人到处找我,我连家都不敢回,我也不知道怎么向你们交代,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华强手一软,整个人坐到地上,突然大哭起来。美呆站在一旁,看着衣服头发凌乱不堪、脸上都是淤青的华强,很心酸。

    狐狸来找张总要佣金,张总脸色瞬间变得不快。

    “胡小姐,你怎么搞突然袭击呢?我说过了,资金到了就给你,可是现在资金还没到,暂时给不了你。”

    狐狸急了,“张总,你上周答应我这个礼拜付给我,你怎么出尔反尔,言而无信?!”

    张总脸色更难看,“胡小姐,合作这么多年了,我们什么时候拖欠过你的佣金?你这样说话,有点过分了吧?”

    “过分?张总言而无信岂不是更过分?!你既然答应我了,就不能反悔!今天无论如何我也要拿到佣金!”

    张总再也忍不住,从抽屉里拿出合约,啪地摔在狐狸面前,“胡小姐,你自己看看,合同上规定的付款日期根本就没到!我是看在我们合作多年的份上,才答应提前付钱给你。可是你现在这样闹,那对不起了,我们就按照合约办事!不到规定日期,这笔钱我是不会付的!你请吧!”

    狐狸面如死灰地看了一眼合同,傻眼了。狐狸沮丧地回到老房子,站在外面,看着房子大口喝酒。

    “妈妈,对不起,我还是买不回这栋房子。对不起。”狐狸抱着膝盖哭起来,泣不成声。

    狐狸手机响起,,是任远的电话,狐狸看了一眼,没接,狐狸醉醺醺、跌跌撞撞地走在路灯底下,非常落寞。

    雷声响,突然下起雨。狐狸仰头看天,更悲伤了。一个人走在雨中,浑身湿透。狐狸跌跌撞撞地走在雨中,不小心摔了一跤,膝盖磕破,鲜血淋漓,她狼狈地坐在雨里,一动不动,绝望极了。

    此时雨越下越大,宋小雷却还在拼命般东西,终于搬完了,工头大牛过来结算工资。

    “工期完了,我们不缺临时工了,你明天不用来了,这笔钱是多给你的奖金。”大牛说。

    “谢谢。”宋小雷感激。

    “互相留个电话吧,我看你人实在,干活也卖力,下次有活还叫你。”

    “好嘞!”

    宋小雷看着外面的大雨,冒着雨冲出去。他浑身脏兮兮的,脸上全是泥巴,拎着西装,手里攥紧工头给的钱,往回走。

    宋小雷快要走进小区,突然停下,看到狐狸正倒在正前方的地上。宋小雷发疯似的跑了过去,蹲下身,抱起狐狸。

    “狐狸,你……这是怎么了?” 宋小雷看着狐狸绝望的表情,湿乎乎的样子,心疼地声音发颤。

    狐狸睁开眼看清楚是宋小雷,突然一把抱住他,放声大哭。

    “妈妈,我对不起你。这么多年,我每天拼命地赚钱,就是为了靠自己的努力,圆这个梦。可是到现在,我还是买不起。我没用,都是我没用。妈妈,我对不起你。”

    狐狸情绪失控,说话断断续续。

    宋小雷紧紧地抱住狐狸,又是惊慌,又是心疼。

    “我该怎么办?为什么上天要这样对我?为什么别人轻易就拥有的东西,我偏偏没有,为什么?为什么这种事偏偏发生在我身上,为什么偏偏是我?”狐狸说到这里就昏倒了。

    宋小雷紧紧地抱住狐狸,把她带回房间,狐狸还是昏迷不醒。宋小雷看着狐狸床边的相框,相框里是母亲年轻时候的照片。

    宋小雷心疼地看着狐狸,握起狐狸的手,心里有了一个决定:狐狸,你放心,只要我还有一口气在,我一定会圆了你这个梦。

    宋小雷走出房跟美呆说:“美呆,我今天有点事要办,你照顾一下狐狸。”

    “狐狸姐到底怎么了?”

    宋小雷叹了口气,“一时半会儿也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你好好照顾她,别让她出门。”宋小雷说完就冲出去。

    美呆看着宋小雷的背影,很疑惑。

    宋小雷来找老房子的房东陈朗,“陈先生你好,我叫宋小雷。我来找你,是关于房子的事。”

    陈朗一愣。

    “我是胡丽莉的男朋友。我今天来,就是想跟您商量一下,您能不能再宽限几天?”

    “年轻人,我已经答应胡小姐宽限一个礼拜了。你们到现在如果还没有筹到钱的话,我只能说对不起了。”

    “陈先生,求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为心爱的女人努力一把。”

    “年轻人,你说实话,你是不是买不起这个房子。”

    宋小雷没说话。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给你再多的时间有什么用呢?你还是放弃吧。你走吧。”

    陈朗对宋小雷做了个往外请的手势。

    宋小雷急了,“陈先生,你不能这样,你再给我一次机会,你不答应我就不走了。”

    陈朗一愣,有些不高兴了,“年轻人,爱走不走,随你。”陈朗推着宋小雷往外走,然后关上门,不论宋小雷怎么拼命砸门。

    “我一定要争取时间,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想了想,宋小雷坐到门口,决定死等!

    清晨,鸟鸣阵阵,宋小雷抱着腿坐在台阶上睡着了。陈朗走到宋小雷身边,叹了口气,伸手去摇动宋小雷。

    宋小雷一睁眼睛,看到陈朗,一把抱住陈朗的腿,“陈先生,我求求你,我求求你,不要把房子卖给别人。”

    “年轻人,你为什么那么坚持呢?”

    “因为这栋房子比胡丽莉的生命还重要。这是她一辈子的梦想。陈先生难道你是个冷血的人吗?难道你没有梦想吗?”

    陈朗看着宋小雷,“梦想?”

    亮亮的工作室成立了,名字叫“晶晶亮工作室”,工作室是上下两层的,上面放着床铺,下面是办公区。亮亮一个人,满头大汗地往里安装设备,清理卫生,看着照片里的晶晶,踌躇满志。

    亮亮的梦想,是娶晶晶回家,给她想要的幸福。

    他开心地订了一束花送给晶晶,办公室里的晶晶收到花,惹来同事一片羡慕,她以为是任远送的。

    咖啡厅里,任远问晶晶,“晶晶你这几天有打听到什么吗?狐狸那边是不是真出事了?打电话也不接,去她公司她也不在。我很担心。”

    晶晶脸色变了变,心想着,我不能让任远知道狐狸要买房子的事情,否则,任远一出手,就有可能和狐狸在一起,那我岂不是没戏了?对不起了,狐狸。

    “哎呀,还不是因为宋小雷!纠缠狐狸,搞来搞去,现在搞到准备结婚了。好像家里又不同意,所以最近闹得不是很开心。”晶晶说完,察言观色。

    任远很吃惊,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你是说,丽莉和宋小雷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

    晶晶故意疑惑地看了一眼任远,“怎么?你不知道?狐狸没跟你说吗?”

    任远一下说不出话来。

    晶晶看在眼里,连忙继续添油加醋,“狐狸之前说你是她男朋友,只是为了哄美呆回家,并不是真心话。”

    任远几乎把手里的杯子捏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