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竟父女总归是父女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华强一脸思索状,“既然这样,那你去找他爸啊。”

    “找他爸?哪找去?”

    “这就是你不对了,你们俩相处了这么久,到现在,还没有把狐狸的底细给摸清楚。”

    “狐狸对她的家人压根就绝口不提,我怎么摸?”宋小雷想起来就郁闷。

    “那你买房子的时候,你怎么知道她妈去世了?”

    宋小雷愣住,这才想起有次他见狐狸心情不好就跟踪她,而她叫张阿姨是姨妈,二话不说,宋小雷就去找张阿姨。

    “你怎么知道我是狐狸的姨妈?”张阿姨听宋小雷叫自己,诧异。

    宋小雷忙赔笑,“是丽莉告诉我的。”

    张阿姨更加诧异,“这孩子,之前还让我保密,说怕你们知道我和她的关系,现在竟然自己告诉你了,你和她关系一定不一般吧?”

    “不瞒阿姨您说,我和丽莉就要结婚了。”

    “什么?结婚?丽莉答应跟你结婚?”

    宋小雷点点头。

    张阿姨打量宋小雷,“这孩子打从心底里就不相信男人,竟然决定和你结婚?看来你还真不一般。”

    宋小雷一愣,觉得张阿姨话里有话,连忙试探,“不一般?丽莉为什么不相信男人,是不是跟她爸爸有关系?”

    张阿姨叹了口气,一脸为难。

    宋小雷知道肯定是有关联,着急地问:“阿姨,我并不是想打听狐狸的**。我只是觉得,结婚这么神圣的事情,我希望双方家长都能出席,我不想让狐狸留下任何遗憾。如果您知道什么,请您务必告诉我。”

    张阿姨突然深深地叹了口气,“看来你这小子是真心喜欢丽莉。那我就告诉你吧。”

    放学时间,宋小雷牵着狐狸来幼儿园接莹莹,莹莹在滑梯上滑来滑去,玩得不介意乐乎。

    宋小雷和狐狸站在一边看着。

    宋小雷说:“你跟我说,莹莹之所以喜欢我,是因为莹莹从小没有父亲陪在身边,缺乏了父爱,总觉得自己是被遗弃的,所以刻意跟这个世界保持距离。而我的出现,就像给了她父爱一样,让她感觉到温暖和安全感。你还感叹,如果莹莹有了父爱,也许就会跟正常小朋友一样活泼开朗。从那天开始,我就每天抽出半个小时来陪莹莹玩,希望莹莹能感受到一点父爱。”

    狐狸看着宋小雷,有点感动,又去看莹莹。

    莹莹开心地笑着,玩得满脸是汗,小脸通红。

    狐狸有些感叹,“小雷,你做得很对,现在莹莹确实开心多了。”

    宋小雷偷偷看了一眼狐狸,犹豫了一下,“其实,对莹莹来说,我陪她,并不能完全替代她的父亲。毕竟父女总归是是父女,血脉相连,血浓于水。如果有一天,莹莹的爸爸回心转意,我相信,莹莹也会原谅当时离她而去的父亲。”

    宋小雷鼓起勇气接着说:“狐狸,不管你们父女之间有什么误会,都没有解不开的心结。”

    狐狸脸色又是突变,“你今天费尽心机地把我带到这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个?莹莹和我的情况完全不同,你不懂就别乱管闲事!你这不是自讨无趣吗?”狐狸说完起身大步离开。

    “唉,狐狸……”

    宋小雷刚要追上去,莹莹跑过来伸出手要抱抱。宋小雷无奈地抱起莹莹,再看狐狸,已经走远了,宋小雷叹了口大气。

    带着莹莹回家,松下类看着莹莹趴在一旁茶几上画画。

    宋小雷想起狐狸忍不住叹息,“莹莹原本可以像其他小朋友那样幸福地长大,不知道莹莹长大了会不会怪她爸爸。”

    “不会的,我从来没有在莹莹面前说过她爸爸的坏话,所以她的心里只有对父爱的向往,而没有阴影,我不会让这件事给她留下阴影。”朱莉说。

    “我原本想通过莹莹的解开狐狸的心结,没想到适得其反,狐狸心里反而更难受了。”

    朱莉想了想说:“可能是因为她妈妈心里记恨她爸,所以就不自觉地在她小时候说了什么,指责她爸爸的不是。让胡小姐心里对她爸爸有仇恨,时间一长,就容易变成死结。”

    宋小雷若有所思,“朱总,你说得有道理。也许就是这个原因,狐狸才一直误会她爸。我一定要打开他们父女之间的心结。”

    朱莉点点头。

    亮亮为了晶晶去打任远,又警告任远不准伤害晶晶,还自称自己是晶晶男朋友,任远不以为意,仍然保持风度。

    刚好晶晶来电话,想说说上次任远醉酒的事,表示她并不在意,任远于是跟晶晶撇清关系,让晶晶跟他保持距离。晶晶愣住了,任远说了亮亮的事,晶晶气得立马去找亮亮。

    “谁让你去找任远的,你凭什么说你是我男朋友了?你怎么那么不要脸?你以为你背后使手段我就会跟你了?我呸!做你的大头梦去吧!”晶晶大骂亮亮。

    亮亮被晶晶骂傻了。

    “以前我对你还有愧疚,想着你也老大不小了,别在我身上浪费时间了,可是现在我明白了,你这种人,就算得不到也不许别人得到,你卑鄙无耻无下限。我警告你,别再想破坏我的事!”

    亮亮也急了,“可是任远在玩弄你啊,你醒醒吧!”

    “我宁可被他玩弄,也不要被你恶心!”晶晶说完大步跑开。

    亮亮失落地站在原地。

    宋小雷一心想解开狐狸的心结,带她来到老房子,时不时地想提狐狸的父亲。

    “这是你从小长大的地方,因为你小时候过的快乐,才会记住那些记忆。所以,你才会买下这栋房子,留下这些记忆。这里是个家,要有父亲才会完整,你为什么要记恨你父亲?”

    “你别提那个人!”

    “狐狸,不管他做过什么,他始终都是你的父亲,朱总跟我说,是不是因为你妈跟你说了你爸什么,所以让你误会了你爸?朱总就从来不跟莹莹说她爸爸的坏话。”

    狐狸一听这话,气得浑身发抖,情绪失控,“宋小雷!你别污蔑我妈!不是朱莉告诉你什么,你就要信什么!我妈从来没在我面前说过我爸的坏话,这一切都是我亲眼看到的!”

    “你到底看到了什么?让你这么恨你爸?”

    狐狸全身发抖地看着宋小雷,“你想知道是吧?好,我就告诉你,他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想到过往,狐狸深吸一口,那不敢入目的往事,她一点都不想回忆,“我出生以后,家里很穷,除了我姥姥留给妈妈的一栋房子,什么都没有。我爸常年在外面打工,一年到头回不了几次家,我爸好容易回趟家,就和我妈妈吵架,一吵架就摔东西,能摔得都摔了,家里没有一个完整的碗……”

    而每一次,狐狸的妈妈张梦凡都是惊恐地捂着胸口,一直在往墙角退,脸上是极为害怕的样子,哭求着:“你别过来,我求求你,别过来。”

    而狐狸爸爸胡海波对着张梦凡举着一叠钱突然疯了一样,把钱一砸,狠狠地打了张孟凡一巴掌,张孟凡被打翻在地,嘴角都是血,那些钱纷纷扬扬地洒落,童年的狐狸全都看在眼里。

    她都不明白,妈妈那么温柔的人,爸为什么打她,还骂她。

    她只听到爸爸胡海波怒目地问妈妈:“你嫌我给你的钱不够吗?还是抱怨我常年不回家,没有照顾好你们母女?你现在的行为,随便在马路上找一个女人都比你强!这个家我是呆不下去了!就算你死了也别来求我!”

    妈妈张梦凡流着眼泪看着,一言不发。

    后来狐狸才知道,爸竟然为了跟别的女人相好,才跟妈妈妈说了那么恶毒的话,从那之后,爸爸就离开了家。而妈妈的心情越来越差,精神状态也越来越不好。有一天,她听见妈妈给爸爸爸打电话,想让爸爸回来。

    那样哀求的语气,狐狸到现在还记得。

    “我求求你,不要离开我,我现在一无所有,我只有你了,我是爱你的,你不能就这样丢下我不管,你如果不要我了,我都不知道怎么活下去,求你别那么狠心,我以后什么都听你的,我求求你,求求你。”

    可是妈妈的哀求没有换回爸爸的回头,妈妈绝望地挂上电话,捂着脸大哭。

    从那天开始,妈妈受了强烈的刺激,行为越来越反常。

    在房子里到处砸,她一会儿哈哈大笑,一会儿绝望大哭。

    想到那时候妈妈哭泣的情景,狐狸望着老房子,眼里含着泪水,跟宋小雷说:“我那时候还小,我也做不了什么,直到有一天,我早上醒来,睁开眼睛,看到妈妈正面带微笑地看着我……”

    那天妈妈给狐狸洗了脸,梳了头,眼神无比慈爱,餐桌上,摆满了精致的饭菜,妈妈张梦凡夹菜喂给狐狸吃还一脸微笑地看着她,摸着她的头发。

    那天狐狸特别高兴,妈妈终于好起来了,一切都跟以前一样了,她再也不用看着妈妈哭了。

    那天妈妈抱着她跟她说:“丽莉,你记住,你长大以后,绝对不要随便相信男人。你只能相信你自己。妈妈不在你身边,你要好好保护你自己。不要让男人有伤害你的机会。”

    狐狸在妈妈怀里安心地睡着了,那个拥抱好温暖,她好久没有睡的那么香甜,她甚至梦到爸爸妈妈和好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