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事不用你管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可是等她睁开眼,却不见了妈妈的踪影,狐狸到处找也找不到妈妈,终于,她穿过热闹的人群看到了妈妈,那时候妈妈浑身湿湿地躺在河边,脸色惨白,眼睛紧紧地闭着。

    她已经是一具冷冰冰的尸体。后来她才明白,原来那个温暖的拥抱是妈给她的最后一个拥抱。可是妈妈去世不久,爸爸就狠心地把她跟妈妈的家卖掉了,这个让她充满的快乐和痛苦的家,她跟妈妈唯一的回忆……

    “我看着他的脸,就不断浮现我妈最悲惨的样子,我不想和他在一起,我也绝对不会原谅他,从那一刻,我就当他死了。”狐狸说完,已经泪流满面。

    宋小雷心疼狐狸,想抱她,结果被狐狸一把推开。

    狐狸突然冲着宋小雷大吼:“我最难看的伤疤都揭开给你看了,你满意了吧?我从小就没有父爱,我单亲家庭,我人格不完整,我不是个正常人。”

    宋小雷吓坏了,抓住狐狸的肩膀,“狐狸你冷静一点。”

    狐狸歇斯底里挣扎:“别碰我!”

    “狐狸!”

    宋小雷突然被一只手拉出去,迎面就是被揍了一个猛拳,宋小雷眼前一黑。

    “王八蛋!”是胡海波冲出来一顿大骂。

    宋小雷和狐狸都傻了。胡海波一个绊子放倒宋小雷,狠下猛拳。

    “你凭什么对她动手动脚?”胡海波紧紧地掐住宋小雷,宋小雷喘不过气了。

    狐狸过来一把把胡海波推开,“你滚,我的事情不用你管!”

    “这臭小子欺负你,我今天非打死他不可!”

    “我也不想活在这个世界上,你干脆打死我算了。”狐狸大喊。

    胡海波看着狐狸,气得说不出话。

    狐狸转头就跑。

    宋小雷爬起来喊:“狐狸!”

    胡海波一把拉住宋小雷。

    “你这个神经病到底是谁啊?”宋小雷恼怒。

    “我是她爸!”胡海波回。

    宋小雷傻了,“叔叔……”

    “谁是你叔!你这臭地瓜,心里想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撅屁股我就知道你拉什么屎!你听好了,你根本配不上我女儿!我警告你,离我女儿远点!否则别怪我对你不人道!”胡海波威胁。

    “我没办法离她远一点,我和她已经……”

    胡海波防备地看着宋小雷,猛地揪住宋小雷的衣领,“已经什么?你和她怎么了?你是不是对我女儿耍流氓了?说!你要是对我女儿做了什么,信不信我把你打成女人?!”

    “叔叔……”

    “行了!别在这废话!知不知道我很赶时间?只要你离开我女儿,我就给你一大笔钱,保证你这辈子荣华富贵,衣食无忧。”宋小雷一脸难以置信地看着胡海波。

    “你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不相信是吧?明天我就证明给你看!”

    第二天宋小雷跟着胡海波来到一所私立医院,仰头看着壮观的医院,又侧头看到身边西装革履的胡海波。

    胡海波直直地盯着宋小雷,“看看你这个土鳖样儿!真没见过世面。走,跟我进去。”

    胡海波说着大步走进医院。

    宋小雷连忙跟上。

    胡海波一进医院,医生看到了连忙鞠躬,“胡总。”

    胡海波哼了一声,摆摆手。

    两个护士走出来,看到胡海波,连忙齐声,“胡总好。”

    胡海波点点头。

    一个坐在轮椅上的病人往外走,看到胡海波,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

    “胡总吉祥。”

    胡海波微微一笑,“你吉祥。”

    一个扫地大妈看到胡海波,连忙举着拖把,给胡海波鞠躬。

    “胡总,您又来巡视了?”

    胡海波微微点头,“好好干,干好了给你加薪!”

    “哎呀,谢谢胡总。”扫地大妈开心地喊。

    宋小雷完全傻眼了。

    见宋小雷目瞪口呆的样子,胡海波点头,“没错,这家医院就是我的,整个城市的医院都有我的股份。只要你离开我女儿,我就给你一大笔钱。你要是死缠着她,以后你要是生病,我让所有的医院都拒绝接收你,到时候你只能在大街上哀嚎而死。”

    宋小雷愣了,“叔叔,我就不明白了,你这么有钱,当初为什么离开丽莉母女?”

    胡海波突然长叹一声,“以前我太穷了,照顾不好她们母女,让她们跟着我受穷。当时我就发誓,一定要改变我的命运,变成有钱人,让她们母女衣食无忧,所以我就独自一人出来打拼,现在我终于有钱了。”

    宋小雷看着胡海波,有些感动,“原来你是为了让她们母女过上好日子才离开她们的。”

    “你小子根本不知道钱对一个男人的重要性,没钱,别想养老婆,也别想老婆能一直跟着你。女人嫁给男人,说白了,还不是为了钱?男人没有钱还算什么男人?男人没有钱,就永远是个失败者,就永远抬不起头来!连老婆孩子都保不住的男人,根本没脸活在这个世界上,他们就应该去死!”

    宋小雷看着慷慨陈词的胡海波,傻了。

    胡海波感叹着:“这个现实社会,就是这么残酷。我是不会眼睁睁的看着我女儿跟着你受苦,我可以给你一大笔钱,只要你肯离开我女儿,你考虑一下。”

    胡海波说完昂首挺胸大步离开。宋小雷看着胡海波的背影,若有所思。

    宋小雷来公司找狐狸,跟狐狸披头就说:“狐狸,你真的误会你爸了。”

    “宋小雷,你想让我更讨厌你的话,你就继续提那个人!”狐狸不耐烦。

    “狐狸,你先听我说完。我今天问过你爸了,你爸说,当年之所以会离家出走,其实是为了赚钱让你们娘俩过更好的生活,现在你爸已经是大企业家了。这一切都是误会。”

    “他说谎!这些都是我亲眼看见的,我妈也是被他害死的,他竟然还有脸说慌?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宋小雷也傻了,“狐狸,你看到的可能只是假象,你们父女两个为什么就不能面对面地坐下来,好好谈谈呢?”

    “没什么好谈的!宋小雷,你不用再替他说话了。”狐狸很坚决。

    听了宋小雷的陈诉,华强震惊,“咱俩还真是亲兄弟,连遭遇都一样。美呆是白富美,狐狸竟然也是白富美。难不成狐狸爸爸也认识美呆爸爸,两个人都是商业大亨,都是社会精英,搞不好当年还一起同过窗,扛过枪。”

    “你别扯淡。狐狸是真的误会他爸了。看着他们父女两个这样,我心里很难受。我一定要解开他们父女心结。”宋小雷坚决。

    华强惊讶地看着宋小雷,“雷子,你是宋小雷,不是上帝,有些事你是无力回天的。你再这样下去,别说解开心结了,连狐狸都跟别人生孩子去了。你可要想清楚,狐狸的性格,绝对说一不二,现在趁着事情没有更坏之前,你赶紧低头认错,要不然,后悔一辈子的可就是你了。”

    “不行!别的事我都可以依着狐狸,但只有这件事我不能妥协!狐狸是当局者迷,在这种时候,我一定要比她清醒,我要对狐狸的人生负责,不到最后一刻,我绝对不会放弃!”宋小雷握拳,肯定的!

    一定要帮助狐狸父女解开这个心结!

    “不行!别的事我都可以依着狐狸,但只有这件事我不能妥协!狐狸是当局者迷,在这种时候,我一定要比她清醒,我要对狐狸的人生负责,不到最后一刻,我绝对不会放弃!”宋小雷握拳,肯定的!

    一定要帮助狐狸父女解开这个心结!

    华强不可思议地看着宋小雷,自言自语:“宋小雷啊宋小雷,不作死就不会死,我看你这就是没事找事。”

    胡海波来到任远办公室,大摇大摆地坐在沙发上,大翘二郎腿,打量着任远,不住地点头。

    “现在我这么近距离看你,你果然堂堂正正,一表人才,真是越看越满意。你有钱又绅士,关键是还那么疼爱我女儿,虽然比我女儿大了那么一点,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你真心爱她,我不在意你的年龄。任远,我希望你能娶我女儿。”胡海波说。

    任远傻住了,“请问您女儿是谁?”

    “我女儿叫胡丽莉。我是丽莉的父亲,胡海波。”

    任远立马停止身子,“叔叔你好,可是丽莉已经答应宋小雷的求婚了。”

    胡海波冷笑一声,“你放心,没有我点头,他们这婚根本结不成。再说了,那小子根本就配不上我女儿。你才是我心目中的完美女婿,千万别放弃,等我的好消息。”胡海波说着站起身来。

    任远连忙跟着起身,“叔叔,我送您。”

    “留步。”胡海波出门。

    任远看着胡海波重新燃起了希望,脸上露出微笑。

    此时,晶晶推门进来,立马说:“我已经跟亮亮说清楚了,他不会再来烦你了。”

    任远看一眼晶晶,“晶晶,我看得出来,赵亮亮很喜欢你,他对你很在意。我觉得,他比我更适合你。”

    晶晶一下子慌了神,“我和赵亮亮真的一点关系都没有,请你一定要相信我。”

    任远微微一笑,“晶晶,我不想夺人所爱。既然赵亮亮这么喜欢你,我希望你们能幸福。”

    晶晶吓坏了,“我跟赵亮亮根本就不可能!”

    “晶晶,感情这种事,没有什么不可能。你不需要在我身上再浪费时间,我马上有个会要开,不好意思。”任远说完,对着晶晶微微一笑,起身出门。

    晶晶失魂落魄地站在原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