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四章 峰回路转

宋君 Ctrl+D 收藏本站

关灯 直达底部

    任远将母女俩拉出来,朱莉见他浑身一血,吓了一跳,“你没事吧?“

    “我没事,快救莹莹。“任远二话不说的抱起莹莹,发疯般一瘸一拐地跑在夜色中漆黑的山路上,山路上一辆车子都没有,而他在跑了一大段距离后,终于跪倒在地。

    朱莉冲上来要扶他,“任远,你的腿受伤了。“

    “我没事。“任远重新站起来,不顾自己的伤腿,继续疯狂的向前奔跑,“莹莹,别怕,爸爸在呢,爸爸一定不会让你有事的,你一定要撑住!撑住!”

    朱莉看着身上不断流血的任远,心如刀绞。

    终于到达了医院,任远浑身是血的冲了进来,朱莉蓬头散发地跟在身后。

    一进医院,任远便发疯似的大喊,“医生,医生。”

    很快,医生领着护士推着车迎上来,任远小心的将莹莹放在手术车上,跟着医生推着车往急救室冲。

    当急救室的大门关上后,任远也倒了下去。

    一个护士走过来,看到浑身是血的任远,不由关心的说:“你也受伤了,我给你包扎一下。”

    任远面如死灰的摇摇头,“不,我要等我女儿。”

    护士无奈,只好摇摇头走开。

    任远看着红色的手术灯,突然情绪崩溃,猛地抽了自己两个耳光,朱莉急忙拉住他的手,“任远,你别这样。”

    “都怪我,都怪我,我不该离开你,不该离开莹莹,我从小不在她,害她自闭,害她孤独的长大。老天为什么不惩罚我,非得要惩罚我的女儿,如果莹莹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 我该死!我该死!”

    “任远。”朱莉猛地按住他的手,“任远,你冷静点!莹莹一定不会有事的,我能从鬼门关前走过来,莹莹一定也能撑过来。”

    任远靠在朱莉怀里痛哭,“都怪我!都怪我!”

    朱莉心疼的抱紧了任远!

    时间在一点点流逝,两个人的心也在备受着煎熬,突然,医生推门走出来,“现在病人情况很严重,我们建议马上给病人全身换血。你女儿的血型是rh阴性血,血库里没有,情况很危险。”

    任急忙伸出手臂,“我的血型就是这个。抽我的血,救我女儿。”

    医生看着血肉模糊的任远,“你自己也受了伤,失血过多,换血要抽很多血,我怕你撑不住。”

    朱莉也担心的看着他,任远十分坚定的说:“就算搭上这条命,我也要救我女儿。”

    朱莉握住他的手,两人相视一眼,泪满眼眶。

    手术室内,莹莹躺在病床上,小脸惨白,双目紧闭,小小的身躯上插满了各种管子,临近的床位上,任远身体里的血液正在源源不断的流出,任远看着医生将血袋换下来,眼前渐渐开始模糊,而玻璃窗外,朱莉看着这一切,泪流满面。

    医  生再次走出来,表情严肃,朱莉看到医生的脸色,心一点点的往下沉,“虽然已经完成了换血,但是由于时间过长,很有可能已经对中枢神经造成了损伤,但是我们也无法确定,所以能不能醒来,醒来后会不会对一些器官有损害,造成某些能力比如语言能力等的丧失,还需要进一步观察。我们现在就组织专家会诊,24小时之内一定拿出治疗方案,否则病人可能永远变成植物人了。”

    朱莉腿一软,险些栽倒在地,怎么会这样。

    病房里,任远还处在昏迷中,朱莉默默的握住他的手,感觉到他手心里冰凉的温度,似乎感觉到了朱莉的哭泣,任远猛的从昏迷中醒了过来,睁开眼,他的第一句话,“莹莹怎么样?”

    朱莉看着他,流下眼泪。

    宋小雷迷迷糊糊的就要睡了,忽然听见砰砰的砸门声,他打开门,一身血污的任远倒了进来,宋小雷急忙扶住他,“发生什么事了?”

    “小雷,莹莹现在很危险,求你们,一定要救她。”

    宋小雷一听莹莹出事,脑子里嗡得一声。

    大家闻声聚了过来,十分担心的看着任远,任远把病历放在桌子上,“莹莹对菠萝过敏,虽然换了血,但医生说,很有可能已经对中枢神经造成了损伤,不确定莹莹能不能醒过来。我知道亮亮是it高手,我希望动用全世界的医疗资源来救我女儿,我们只有24小时,你们能帮帮我吗?”

    大家毫不犹豫的点头,亮亮说:“这个忙我一定帮。”

    “嗯。”华强点头,“我们一起收集世界上所有著名医学高校和实验室的相关联系方式,然后向所有医疗论坛发起求助,等待他们的回复。”

    “朱总一个人在医院需要照应,我和美呆去医院陪着朱总。”晶晶和美呆也立刻表态,看到大家关键时刻的不离不弃,任远感动的点点头。

    晶晶和美呆立刻赶到医院,看到朱莉一脸无助的看着监护里昏迷不醒的莹莹,两人走上前,轻轻抱住了她,朱莉看着两个人,失声哭了起来,在这个时候,她不是一个人,还有许多关心她,关心莹莹的人会陪着她一起度过。

    而此时的公寓里,灯火通明,华强和亮亮一直在上网,通过软件,查找过滤医疗信息,寻找医疗资源,发布莹莹病情相关信息。

    任远在一边叹气,脸色惨白,“这件事都怪我,我离开莹莹太久了,连她对菠萝过敏都不知道。我对不起莹莹,我以前错了,好不容易醒悟了想要弥补我的女儿,结果却给她带来了危险,都是我不好,我是个灾星。”

    宋小雷拍拍他的肩膀,“任总,你别自责了,谁也不知道会发生这种事,这只是个意外。”

    “如果我从小就在莹莹身边,根本就不会造成今天这个局面。莹莹现在就不会躺在病床上生命垂危。这一切都是我的错。”

    任远绝望的捂住了脸,恨不得把自己杀了才能谢罪,宋小雷只能安慰他,“不会有事的,莹莹一定不会有事的。”

    医院的会议室里,专家正在会诊,讨论着救治方案,晶晶焦急的走来走去,而美呆在楼梯间给华强打电话,询问他们的进展,每一个人都担心着莹莹,都在为了莹莹而做着自己最大的努力。

    莹莹身上的仪器仍然在滴滴的作响,朱莉无助的看着莹莹,晶晶和美呆在陪着她,华强和亮亮聚在电脑前,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宋小雷和任远在查找资料,时间像是沙漏,谁也阻止不了它的流逝。

    天一点点亮了起来, 微光透过薄薄的窗帘照了进来,任远绝望的瘫软在沙发上,“莹莹,是爸爸害了你,爸爸对不起你,如果你走了,爸爸一定去陪你。”任远说着,泪如雨下,宋小雷看在眼里,眼眶也湿润了起来。

    就在众人绝望的时候,一阵“滴滴滴”的声音传来,这仿佛救世主一般的声音惊醒了所有人,齐刷刷的冲向电脑,亮亮盯着屏幕,惊喜的大叫,“有回复啦,有回复啦。”

    任远听了,猛地坐直了身子。

    “台湾有一家医疗机构给我们回复了,他们有先进的治疗过敏后遗症的技术,他们已经出发了。我们现在就去接他们。”

    任远立刻站了起来,心花怒放,“我现在就去。”

    因为太激动,任远刚走了几步,突然体力不支,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了下去。

    当任远从沙发上醒来的时候,手边放着一杯热水,亮亮正在紧张的看着他,任远眼光茫然的看了看亮亮,好像是做梦一样,突然,梦醒了,他挣扎着要爬起来,“我得赶紧去机场,我要救莹莹。”

    亮亮按住他,“任总,强子和雷子已经去机场了,你放心吧。”

    任远听了,终于松了一口气,看着亮亮的眼神无比的感激,幸好在这个时候,还有大家,他才没有孤军奋战,才没有在这个时候倒下。

    “亮亮,晶晶的事,我想跟你道歉。”此时,任远才有机会向亮亮说一句抱歉,而这句话,他哽在喉中很久了,“我做得那么过分,可你们大家还愿意帮我,真是让我无地自容。”

    亮亮摇摇头,“你和晶晶的事情早就一笔勾销了,而我呢,从来没有怪过你,相反,如果不是你,晶晶也不会这么快来到我身边,任总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任远感动的握紧了亮亮的手,“谢谢,谢谢你们大家。”

    “谢谢,谢谢你们大家。”正在医院的朱莉也通过美呆知道了这个好消息,宋小雷和华强正在去机场的路上,他们接到专家马上就会赶到医院。

    晶晶看着朱莉,终于鼓起勇气说了声,“抱歉。”

    朱莉一愣,听着她继续说道:“朱总,我想跟你道个歉。我利用莹莹去大闹任总的婚礼。我这样做,伤害了任总,伤害了狐狸,伤害了你和莹莹。我的所作所为不但很幼稚,而且很不道德。我真的错了,希望你能原谅我。”